清代安徽省無為州(今蕪湖市無為縣),有船夫倆人,合夥駕一舟往來江上,以載客運貨謀生,一人在船首為篙工,一人在船尾為柁工,柁工就是掌舵的「柁(duò,ㄉㄨㄛˋ)是舵的異體字)。

有一天,有位客人孤身帶著行李要求過江,上了船後,柁工看他隻身一人,行李中似乎裝有金銀等貴重財物,便跟篙工商議,打算謀殺客人,將財物占為己有。

篙工一聽,堅決不同意,無論柁工如何引誘勸說,都不肯答應。當天夜裡,乘船的客人到船尾小解時,柁工便從後面將他推入江中,客商大聲呼救,等篙工聽到聲音,從船艙衝出來時,客人已經沉沒無蹤,看不見人影了。

柁工打開客人的行李一看,果然有貴重財物,他要分一些給篙工,篙工堅決不收,柁工又說:「我發財了,這條船我不要了,就給你吧。」

篙工依然不接受,反而對柁工說:「貧窮富貴,都是上天安排的,你靠著不義之財而富貴,恐怕災禍很快就要上身。我害怕上天與因果報應,不敢如此。」

柁工於是帶著所有的財物走了,接下來的日子裡,他「購置田產,家道日隆,子孫鼎盛」,日子越過越好。而篙工後來改行當了農夫,天天辛苦勞作維持生計,他每每見到柁工家有了「添丁益產之喜」便暗中嘆息「天道無憑」,妻子聽見只以為自己的丈夫忌妒別人。又過了許多年,柁工之孫考中武舉,當了武進士,這在當時是一件風光的大事,柁工回鄉擺開酒席宴請同鄉,「賀者盈門」,篙工也去了。

吃完飯,柁工帶著全家的男女老幼,渡江去往某廟敬神酬願,鄉親們將他們送到江邊白馬嘴渡口登船。柁工全家登上了一條大船,船剛剛駛離岸邊不足百步的距離,送別的人還沒來得及轉身返回,突然江上颳起一陣狂風,大船轉眼就傾覆了,風高浪急,柁工「合家男女老幼三十餘口,無一免者」。

岸上的人們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慘劇嚇呆了,篙工嘆息:「天道果有憑也!」

周圍人詢問篙工何意,其則笑而不言,後來篙工將此事始末暗中告訴妻子。人們才漸漸知道:原來是柁工當年謀財害命,犯下大壞事,數十年後連累親人一起遭報,全家翻船死於江中。人們感嘆柁工殺人奪財,享非份之福數十載,結果賠上全家性命,可見業債償還的越遲,報應來時,償還的程度可能也越重呢!

其實善惡到頭終有報,只是現在暫時還沒「到頭」罷了(圖片來源:Pixabay)

今天,很多世人感到疑惑:為什麼有的壞人看上去生活過的不錯,升官發財,住豪宅開豪車,報應怎麼還不來?甚至因此不再相信善惡有報。其實善惡到頭終有報,只是現在暫時還沒「到頭」罷了。

一旦「到頭」終有報,可能大家會發現報應延後的時間越長,報應的力度可能就越大。另一方面,或許我們也可以理解為:神佛慈悲,不斷推遲報應來臨的時間,給為惡者悔改的機會。如果惡者始終不悔改,可能就要面臨徹徹底底的「算帳」了。

 

文章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唐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