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什麼時間發生,也由天定?

乾隆二十四年,我(紀曉嵐自稱)主持山西鄉試,有兩張試卷,都考中了。一張定在第四十八名,填寫草榜時,同考官萬泉人呂令臨,誤把這張卷子,收入衣箱中,無論如何都找不到。另一張定在第五十三名,在填寫草榜時,陰風幾次吹滅蠟燭,換了別的卷子,蠟燭才不被吹滅了。

揭榜後,拆看彌封,才知丟失卷子的考生,是范學敷;被吹滅蠟燭的那張卷子的考生,是李騰蛟。於是,就懷疑這兩人,是遭到地府的懲罰。

但是,在乾隆二十五年鄉試,兩人都考中了!范學敷仍然是第四十八名。李騰蛟於乾隆四十六年考中進士。由此可知,人的科舉功名,連時間都是有定數的,連早一年也不行!

 

二、遵夢示以避禍!

于氏是肅寧(地名)的名門望族。魏忠賢專權時期,他把王侯將相都視做是糞土。但他生長在肅寧,耳聞目染,便把于氏看得像晉代的王謝大族一樣,為侄子求婚,非娶于氏的女兒不可。剛好于家的小兒子,去參加鄉試,他便置辦酒席,強把于生請到家裡面議。

于生心中思索:「要是答應了,大禍就在將來。如不答應,大禍就在眼前。」倉促之間也決定不下來,便推說「有父親在,不敢自作主張。」

魏忠賢說:「這容易,你趕快寫封信,我能馬上送到太翁那裡。」

孔子說行(圖片來源:Pixabay)

當天晚上,于翁夢見死去的父親,就像以前那樣替他上課,出了兩道題目,一是「孔子說行」,二是「回去獨善其身就行了」。當他正細思時,忽然被叩門聲驚醒。等看了小兒子的信,他才恍然大悟。於是覆信:「許婚」,而附言說:「自己病重,要小兒子速回。」

肅寧距離京城四百多里地,等回信送到,天色剛亮,演的戲還沒有散場。于生匆匆地準備行裝出發,途中迎候的官吏,已為他準備好路上所需的物品,並恭聽他的指示。小兒子于生到家之後,于氏父子都宣稱抱病,不再露面了。

這一年是天啟四年。過了三年,魏忠賢垮台,于氏家族,竟幸運的未受牽連。大局穩定下來之後,于翁坐著小車,遍游郊外,說:「我三年閉門不出,換得今天這樣看花喝酒。真是幸運啊!」

于家遵循夢示,成功避開了災禍。

 

三、小鬼答疑

族祖雷陽公說,過去有一個人,碰到了小鬼,他們意外的很談得來。

這個人問:「命運都是註定的,是嗎?」

小鬼說:「是。不過早已註定的,都是指特別坎坷、通達和特別短命、長壽等大事。至於唐代小說中所說預知人吃什麼,乃是術士猜謎的玩意兒。假如把每個人的這種瑣事都記錄下來,那麼即便以大地為書架,也放不下那麼多籍冊。」

這人又問:「人間的定數能改變嗎?」

小鬼說:「能變。大善能變,大惡能變。」

這人又問:「誰來定?誰來變?」

小鬼說:「是本人自己定,自己變。鬼神沒有這個權力。」

這人問:「報應怎麼有的靈驗?有的不靈驗?」

小鬼說:「人間以一生論善或惡,禍福也以一生來論定。在地府論善或惡,則兼顧前生,論禍或福,則兼顧後生,所以,有時就不能一事一報應。」

這人問:「報應為什麼不一樣?」

小鬼說:「這因每人的本命不同而不一樣。比如說人事,同樣升官,尚書升一級就當了宰相,典史升一級不過是個豐、薄。同樣降級,如果和加級的相比,那麼不加級,就等於降級了。所以雖然事情相同,而報應有時也不同。」

這人問:「定數為何不叫人先知道?」

小鬼說:「情況不允許這樣。如果讓人都事先知道自己的命運,人間就沒有什麼事了,那麼諸葛亮就成為多事的人,唐代六個大臣都成了知天命的人了。」

這人問:「為什麼又叫人偶爾知道一些?」

小鬼說:「不偶爾予以指示,那麼有人就會覺得沒有鬼神,從而肆無忌憚,在無人處,就會為所欲為了。」

(均據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文章來源:《正見網》有刪節

(責任編輯:唐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