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時揚州有位王中丞,少年喪父,家境貧困,靠著替人寫訴狀賺錢,奉養母親。二十歲時經考試得補弟子員,可是,秋試幾場考下來,都不中。

這一年除夕,他夢見兩個穿青衣的人把他叫去,帶到一座雄偉大氣的官署。正堂上端坐著一位帝君,旁邊有兩名紅衣吏使,手拿長榜,帝君正在用筆標判。

標判完,吏使召喚王生晉見。王生來到大殿,匍匐在地上。

帝君臉色十分嚴厲,扔下一本冊子讓他看,王生見到冊子上有自己的名字,下面標明他應當由某次科考得中,並聯捷而入翰林,官至總督,但因為昧著良心替人寫了假狀子,功名已被削除殆盡。

他剛看完,帝君拍案問道:「看清楚了嗎?」王生不住地磕頭求饒。

帝君說:「姑且念你侍奉母親孝順,應當立即改過,還可以還你功名。如惡行不改,就要追索你的性命!」

說罷,命青衣人把王生帶出去。王生悄悄問青衣人,這位王者是甚麼神,答說:「文昌帝君!他剛才標判的是來年的秋榜。你如果改過向善,還可以在這一榜上登名。不要忘了帝君訓誡你的苦心!」

說完伸手推了王生一掌,王生一下子就醒了。

王生回想夢中情景,歷歷在目。想要改過,覺得自己家境貧困,沒有力量去做善事,如果放棄刀筆寫狀生涯,又沒甚麼辦法彌補前罪。

沉思通宵,突然想到:刀筆可以害人,難道就不能用來救人嗎?這樣一定可以挽回自己的罪過。

從此,凡遇諍訟之人前來,他都會想盡辦法勸說調解。

那些沒有道理而要諍訟的,他就規勸一番,說明道理。對於那些有理卻不能自己申辯清楚的人,他才運用自己的文才為他們寫狀子,而且全力給予幫助。這樣做了近一年,終於讓他考中補廩生第一名,從此更加努力為善。

寡婦懷著個遺腹子(圖片來源:Pixabay)

鄰里中有一家人,丈夫突然去世,留下一個寡婦,懷著一個遺腹子。

族人誣陷她不貞節,告官說她懷的不是丈夫的孩子,怕亂了宗族血脈,求官府判她大歸(把她休回娘家,不准繼承產業)。

她的娘家軟弱怕事,不敢為她說話。寡婦受了天大的冤屈,無處申訴,整天哭著要尋死。

有個鄰居知道了,跑來告訴王生。王生調查後確認,少婦是個貞節之人,於是親自到她娘家,寫了上訴狀,讓她母親去告官。

這少婦的兄弟卻顯出很為難的樣子,王生就用道義激勵說服,他們很受感動,於是把狀子遞了上去。

同時王生又召集同學和本地德高望重的老人,告訴他們知縣初一要到文廟宣講聖諭,他準備到時把這樁案子公開提出來。

有人認為,此事與己無關,不願出面,王生說:「保護貞節,維護遺孤,這是有關道德仁義的大事,是讀書明理之人應該做的,並不是為一己之私利包攬訴訟,不能把這件事等同於違法犯禁來看。」

大家被他的大義之心感動,都願意支持他。到了初一,知縣來到文廟學舍,王生等人呈上稟文請他閱覽,知縣也很明理,看完後說:「這是件牽涉名節的事,如果確屬族人誣陷,一定按律例嚴懲。」

幾天之後,開庭訊問,族人都被問得理屈詞窮,承認自己誣告,少婦洗清了冤屈。事後少婦請娘家拿出一百金答謝王生,被王生鄭重的拒絕了。

當年的除夕,王生又夢見以前的那兩位青衣人前來召喚他,來到以前的地方,見文昌帝君和顏悅色地對他說:「我很讚賞你改行之快,已經還你科名。

原應在下一科中試,因你保節全孤的善行感動上天,今科就能考取。你要更加勤修善德,以後前程遠大不可限量!」王生叩謝。

帝君命吏使領他出去,在大門外遇到一老一少,在道旁向他跪拜,王生不知他們是誰,也忙回拜。

他們叩拜說:「承蒙君恩,使我後人得以保全,繼承香火,又保住了我們的田產。愚父子孫慚愧無以回報。剛才聽帝君召王君,所以我們在這裏等候!」

王生這才明白,他們是那位寡婦的公公和丈夫,忙攙扶他們起來。

老者指著少年說:「我兒子受君大恩。我知道你還沒有兒子,我去請求冥司讓他投生作你的兒子,來報答你。」王生謙讓致謝,與他們分手作別。

王生急找帶路的青衣人,已經不見了,正在心慌不知去路時,忽然見到一位黑衣人對他說:「你還沒有回去呀?快跟我走!」

就帶著他急急走去,眨眼之間,見到了家門,王生請問他的姓氏,他笑著說:「我們住在一起多年了,怎麼不認識我呀?」

王生一再請問,他才說是灶神,並從背後推了他一掌,王生一下就醒了。

第二年王生中了解元,入了翰林,官至中丞(巡撫)。

考中解元那年,生了一個兒子,恍惚中好似看到夢中的那個少年進門來,兒子後來也以科考第一名而入了翰林。

刀筆也可以救人,只是有些人不知道罷了。其實,天下能用來濟人利人的行業,又怎限於從事刀筆寫作這一行呢?

人無論身在任何一個階層、行業,在任何環境下,都可以做好人,善用萬物,揚正義之舉。王生因行善救人而得到福報,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古人勇於改錯、善於自省令人欽佩。人有其來源和歸宿,天賦善性,孔子說「天生德於予」,良知是人與生俱來的,任何時候,堅守良知、不斷昇華道德、回歸天理是做人最重要的。

根據《坐花志果‧王中丞》下卷 

 

文章來源:《明慧網》有刪節

(責任編輯:唐樂)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