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日,中國著名的自由民主思想啟蒙人、教育家和社會學家信力建大師在博文中回顧說:1922年的今天,清廢帝溥儀在北京紫禁城大婚,黎元洪特從關稅內撥出10萬元資助大婚。前總統徐世昌、張作霖、吳佩孚、張勳等皆送重禮;五年後的今天,另一場豪華婚禮在上海舉行:蔣介石迎娶當時名媛宋美齡,被後世稱為“中美合作”,蔣介石當天發表《我們的今日》稱得與最敬最愛之人結婚,實有生以來最光榮一日。而筆者想補充的是,62年前的今天,1956年12月1日,蔣介石還完成了另外一件事,其意義和他發表《我們的今日》至少同樣重大;這就是他完成了《蘇俄在中國》的著作。

他在此書中紀述了近30年來國民黨及其所領導的國民政府同蘇聯、中共之間既合作又鬥爭複雜經歷及經驗教訓。蔣介石當年着此書亦希望將其與蘇俄和中共長期接觸、交涉、談判、鬥爭的經驗,與世界分享,並預測共產主義必崩潰,尤其是希望藉此喚醒世人。

蔣介石着此書《中國與俄共三十年經曆紀要》的起因,乃得追溯他當年游俄的經歷。在中國國民革命初期,蔣介石曾對蘇俄充滿了幻想。但在1923年經過3個月實地考察蘇俄后,他摒棄對蘇俄的幻想,斷言蘇俄共產主義絕不適合中國。他說:“蘇維埃政治制度乃是專制和恐怖的組織”、“俄共政權如一旦臻於強固時,其帝俄沙皇時代的政治野心之復活並非不可能。則其對於我們中華民國和國民革命的後患,將不堪設想”。

1923年,孫中山在廣州建立國民革命政府,對抗北洋政府。列強多不支持孫中山與國民革命軍,孫中山僅獲得表面上對華友好的蘇俄支持以因應此情勢。同年9月至11月間,孫中山派蔣介石為代表率團赴蘇俄考察了解蘇維埃體制的政治及軍事系統。

1923年8月5日他在上海奉國父孫中山的命令,約會蘇俄代表馬林,籌組孫逸仙博士代表團,赴俄考察其軍事政治和黨務;8月25日從滿洲里入俄境,9月2日到莫斯科,至11月29日啟程回國,次月15日回到上海。蔣介石將其在蘇俄3個多月旅行、考察和會談所得資料和印象,寫成《游俄報告書》,寄奉孫中山。蔣介石在他的《蘇俄在中國》一書交待:“在我未往蘇聯之前,乃是十分相信俄共對我們國民革命的援助,是出於平等待我的至誠,而絕無私心惡意的。但是我一到蘇俄考察的結果,使我的理想和信心完全消失。我斷定了國民黨聯俄容共的政策,雖可對抗西方殖民於一時,決不能達到國家獨立自由的目的;更感覺蘇俄所謂‘世界革命’的策略與目的。比西方殖民地主義,對於東方民族獨立運動,更危險。”考察后,他認定蘇俄乃“赤色帝國主義”。

蔣介石在蘇俄考察中,發現蘇俄不欲兌現援助革命政府的承諾並堅持認為蒙古不屬於中國,他還發現蘇俄當局對中國國民革命沒有真切認識,“其對中國社會,強分階級、講求鬥爭,他對付革命友人的策略,反而比他對付革命敵人的策略為更多”,並認為“蘇維埃政治制度乃是專制和恐怖的組織,與中國國民黨的三民主義的政治制度是根本不能兼容的”。“關於此點,如我不親自訪俄,決不是在國內時想像所能及的。”蔣介石自此認定蘇俄乃“赤色帝國主義”,共產主義亦不適於中國。

1923年11月28日,蔣介石啟程回國前夕,審閱第三國際對國民黨決議文,突然說:“吁,觀其論調,不知友黨如此,應愧自居為世界革命之中心,前日晤其領袖徐維諾夫,殊無振奮氣象,外強中乾,其成功蓋可知已。下午詣第三國際勉為辭行,談次罄所欲言者,六時送邵元沖登車遊學德國,晚與趙世炎述此次來俄經過情形,戒其毋為外人支配。”

蔣介石在給孫中山的《游俄報告書》中,講述了蘇俄有侵略邊陲的企圖,不可對其過於信任。但是,孫中山認為蔣介石的看法“未免顧慮過甚。”

從蔣介石的書信集里能收集到其諸多游俄體會。蔣介石綜括他在俄考察3個月所得的印象,感覺就是俄共政權如一旦強固時,其帝俄沙皇時代的政治野心之復活,則其對於中國和國民革命的後患,將不堪設想。“俄共的領導者,對於代表團的參觀和考察,到處都表示熱烈歡迎,並懇切接待。但商談中俄之間的問題,而涉及其蘇俄利害有關的時候,他們的態度便立刻轉變了,絕對沒有放棄其侵略的野心。”

蔣介石在後來所着的《蘇俄在中國》一書中第二章第一節“中俄和平共存的第一個時期(民國十三年至十六年)”表述:“中國共產黨不是中國的產物,乃是蘇俄共產帝國的螟蛉。蘇俄的共產主義不適於人類的生存,更不適於中國的氣候,所以他發育的初期,必須寄生於中國國民黨內,施展其滲透、分化、顛覆的陰謀,透過本黨的機關來組織其工農群眾,並假借本黨的名義來隱蔽其階級鬥爭,而其目的是在中國國民革命的獨立戰爭過程中,建立其蘇維埃傀儡政權,製造其在亞洲第一個典型的附庸國。”

維基百科記錄,《蘇俄在中國》初稿僅4萬字,由陶希聖執筆。后經蔣介石不斷地增補、修改至20多萬字,分為“中俄和平共存的開始與發展及其結果”、“反共鬥爭成敗得失的檢討”、“俄共‘和平共存’的第一目標及其最後的構想”,以及“俄共在中國三十年來所使用的各種政治鬥爭的戰術,及其運用辯證法的方式之綜合研究”等四部分。1956年12月25日在台灣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