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一位中西合璧的偉大女性。

她是一個傳奇、一個美麗的神話。

她是一位以自身獨特的魅力贏得了世界,讓全世界為之傾倒的中國女性。

她是唯一的。男人不知道她,就不知道何謂女人;女人不知道她,就不知道何謂美麗。無論在她之前還是之後,都不會有第二個中國女人會有她那樣的魅力。

她的存在昭示給我們一個真理:中西文化一旦真正結合,可以綻放出怎樣驚人的美麗!

她,就是宋美齡。民國時期的國民都稱她為“夫人”或“蔣夫人”,她自稱“蔣宋美齡”。

20世紀是一個風起雲湧波瀾壯闊的世紀,也是一個風雲人物際會的世紀;隨着20世紀的落幕,這個世紀的偉人們也都走進了歷史。

2003年,宋美齡也走了,享年106歲。誰也想不到,為那一代風雲人物畫句號的,竟會是她。而她,是有資格畫這個句號的。

由於人所共知的政治的原因,長期以來,她的形象在中國大陸一直是負面的,是被矮化、醜化的。但一個真正偉大的人物,其光芒是不可能被掩蓋的。

一代風雲人物

一、我中國人民根據五年半抗日之經驗,確信:光明正大地甘冒失敗的風險,比卑鄙可恥地接受失敗,要更為明智。

宋美齡(1897~2003),原籍海南文昌,出生於上海。父親宋嘉樹,又名宋耀如,曾經擔任美南監理會(今衛理公會)的牧師,後來經營出版業致富;母親倪桂珍,出身上海本地的富裕家庭,其中倪桂珍這一支母系的祖先可以追溯到明末大學士徐光啟。宋美齡兄弟姊妹共六人,兩個姐姐宋靄齡、宋慶齡分別比她年長八歲和四歲,哥哥宋子文比她年長三歲,兩個弟弟宋子良、宋子安則分別比她年幼二歲和九歲。她幼年即赴美求學,擁有美國十幾所大學榮譽博士頭銜。

1927年與蔣介石結婚,任蔣介石秘書及英文翻譯,活躍於外交場合,向蔣介石多方面介紹西方文化和政治,推動蔣介石親美。1936年出任全國航空委員會秘書長,積極擴建國民黨空軍,被稱為“中國空軍之母”。“西安事變”中,極力主張和平解決,推助國共第二次合作。1937年抗戰全面爆發,宋美齡以第一夫人和中國航空委員會秘書長的身份去上海勞軍,因日機掃射車速過快,汽車翻入水溝,三根肋骨折斷,當場昏迷,並留下後遺症,直到1942年到美國才徹底治癒。南京保衛戰開戰以後,宋美齡始終陪伴蔣介石在南京督戰,奔走於南京街頭,充當“國際播音員”,在外國記者面前宣傳中國人民英勇抗日事迹和揭露日軍暴行,直到南京淪陷的前5天,才隨蔣介石離開南京。隨後參與武漢空戰,並組建了飲譽中外的“飛虎隊”。

抗戰期間,任全國婦女指導委員會指揮長,並主持全國戰時孤兒收容會,后與宋慶齡、宋靄齡在重慶共同致力於創辦工業合作社,撫恤孤兒,組織戰地醫療救護等。1943年赴美訪問,在美國國會兩院聯席會議演講,呼籲美國各界支援中國抗日戰爭,被美國《時代》周刊評為年度人物。1943年隨同蔣介石參加開羅會談,宋美齡作為蔣介石的夫人兼翻譯,出色完成外交任務,被譽為開羅三巨頭(羅斯福、丘吉爾和蔣介石)以外的另一巨頭。

在台期間,曾任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會主席團主席、婦女工作會指導長等職。1975年蔣介石去世后,長期居住美國長島。1983年10月,應蔣經國邀請返台,頻頻約見並安撫黨內元老及軍方人士,化解革新阻力,終致開放黨禁,在台灣民主進程中起了舉足輕重的作用。1988年1月蔣經國逝世,因擔憂出現台灣人擔任總統兼任黨主席而力阻李登輝出任黨主席。1995年美國為了紀念二戰勝利50周年,再次邀請宋美齡到國會演講,作為二戰唯一健在的領導人,宋美齡再一次在美國國會山颳起了“美齡旋風”。2003年10月24日,106歲的宋美齡在紐約的寓所於睡夢中過世。

宋美齡一生曾三次(一說11次,待考)登上美國《時代》周刊,也是第一個登上《時代》周刊,同時也是唯一的三次登上《時代》周刊的中國女性。她在世界上的影響由此可見一斑。

第一次是在1931年10月26日,她與蔣介石同時登上了時代封面,併當選為年度人物。封面上的小字說明是: President of China & Wife(中國總統與夫人)。在九一八事變之後,這標誌着美國給中國新的領袖人物及其具有西方文化背景的夫人的祝福。

1938年1月3日,宋美齡與蔣介石夫婦再次登上了時代周刊封面。這次的標註是Man & Wife of the Year.,兩人身着便裝,宋美齡靠在欄杆上,蔣介石一手摟着宋美齡,一手拿着帽子,兩人顯得輕鬆隨意。《時代》周刊把蔣中正和宋美齡作為1938年第一期的封面人物,評選他倆為1937年“世界風雲人物”,說明辭是:“1937年,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國家是中國。在陸地,在海洋,在天空,中國人同入侵的日本人展開了殊死搏鬥。尤其是在上海,中國軍隊連續13周阻止了日本人的前進。在這個關鍵時刻,領導這個國家的是一位最能幹的領導人蔣中正和他的傑出夫人宋美齡。”

第三次是1943年3月1日,這一次宋美齡在訪美期間單獨一人登上了封面。那是她生命的高峰時期。封面下面小字的大意是:“蔣夫人——她和中國懂得何謂堅忍。”字面意味比較悲觀,因為當時美英在太平洋戰場上並沒有佔上風,歐洲戰場也呈膠着狀態,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的命運也不容樂觀:日軍有可能打通印緬,進攻雲南,這對國民政府的最後大本營重慶是嚴重的威脅。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宋美齡來到美國,意在爭取美國更大的支持和對中國戰場的了解,可以說責任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