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歷史上著名的國會演講之一

以宋美齡登上1943年3月1日《時代》封面為最高潮的“亞洲第一夫人外交”,是中國現代史上最絢麗、最為中國人長臉的外交篇章。每一個中國人都不應該忘記這一華章。

那是1943年2月18日,美國首都華盛頓白宮。172名新聞界人士擠進了羅斯福總統的橢圓形辦公室。人們正期待着觀看一場精彩的演出,演出的主角是蔣介石夫人宋美齡女士。就在前一天的國會,他們就已經被宋美齡女士的口才所傾倒。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和宋女士一起進來了。羅斯福總統帶着一種叔叔憐愛美麗的侄女的神態,把宋女士介紹給大家。他說,蔣介石夫人是“與眾不同的特使”。他還特別要求記者不要問她“難以回答的問題”。

記者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專欄作家雷蒙德・克萊伯承認這場記者會使他眼界大開。他說:“也許有一天應當讓影星海倫・海斯來演蔣介石夫人這個角色。不過,她演得再好,也比不上活生生的蔣夫人。”

接下來,這位中國的第一夫人走過參議院會議大廳的過道,參議員們的目光全都盯着她。她沒有表情的臉上生着一雙大眼睛。她身材清瘦端正,穿一身黑色旗袍,上面點綴着用作裝飾的小片玉石和圓形閃光的金屬片。她走上主席台,向台下的參議員們微笑頷首。她因事先沒有擬好講稿而向大家道歉,然後發表了一次傾倒參議員全體與會者的即興演講。

她說,杜里特爾將軍領導的美國飛行員1942年4月率隊轟炸東京后,返航時一位飛行員被迫降落在中國的土地上。許多中國農民一邊歡呼,一邊向他跑來,嘴裡呼喊着他能聽懂的唯一中國話:“美國!美國!”(她介紹說,“美國”的中文字面意思是“美麗的國家”。)

她說,“中國人歡笑着擁抱他,就像久別重逢的親弟兄一樣。”然後,她講了自己的一次衡陽之行。那是去參觀“磨鏡台”。相傳2000多年前,有個年輕的小和尚一連數日在那裡盤腿打坐,口中吟誦:“阿彌托福!阿彌托福!”這時,寺院住持拿起一塊磚頭在附近一塊石頭上磨了起來。小和尚不解地問他在做什麼。住持說在磨一面鏡子。

“那不可能。”小和尚說。

“是的,不可能。這就像你天天什麼也不做,只在那裡吟誦‘阿彌托福’,不可能成佛一樣……”

蔣夫人說:“因此,朋友們,我認為,我們不僅要有理想,並聲明我們有理想,還要有實際行動來落實。”

議員們全體起立熱烈鼓掌。美國參議院從來沒有起立鼓掌的習慣,但那一天,大家都起立向她報以熱烈的掌聲,祝賀她的成功。

數分鐘后,她來到眾議院會議大廳。眾議院主席薩姆・雷伯恩走上前來介紹說:“今天是美國人引以自豪的一天,我們很榮幸地請到世界上傑出的女性代表……”

她開始了她的演講。她的開場白用了一段巧妙的恭維話,因為她知道國會裡缺的就是恭維,而她的恭維絕對會讓人聽了舒服:“美國人應當為自己在世界各地奮戰的軍人感到自豪。”……演講結束時,她的一番話更是博得了滿堂喝彩。她說:“我中國人民根據五年半抗日之經驗,確信:光明正大地甘冒失敗的風險,比卑鄙可恥地接受失敗,要更為明智。”話剛一講完,會議大廳里立即爆發出經久不息的掌聲。

她演講時揮動着手中的手帕,不時地用手砸在桌子上,以強調演講的內容;她閃光的眼神流露出她人生經歷的深刻內涵。經過她的努力,美國人開始了解中國。

這是美國歷史上著名的國會演講之一,宋美齡是登上了這個講壇的第二位女性,美國朝野為之震動。演講結束后,議員們全體起立熱烈鼓掌。一位議員說,從未見過這種場面,感動得差點兒掉眼淚。她的演講通過收音機在全美轉播,每天有數百封來自全美各地的信件寄到白宮,收件人都是宋美齡。寫過《林肯傳》的詩人兼記者卡爾・桑德堡在《華盛頓郵報》上寫道,她所要的是什麼?是為了整個地球上的人類。她在答記者問時甚至“將”了羅斯福一把,讓其保證“要以上帝允許的速度向中國運送軍火”。在隨後的幾個月里,宋美齡遍訪了多個州舉行演講,在美國掀起了前所未有的“宋美齡轟動”,由此美國民眾也更加關心支持中國的抗戰進程。當時美國朝野正在推動廢除排華法案,她的活動也有助於有關法案在國會順利通過。她和羅斯福的會談還就戰後中國和亞洲的不少問題取得了共識,為後來的開羅會議作了鋪墊。難怪《時代》雜誌稱讚她為亞洲第一夫人。她發動“夫人外交”攻勢,為中國拉到了幾十億美元的援助。這對風雨飄搖的中國軍隊無異於雪中送炭。

在參、眾兩院的演講結束后,她回到了她的母校韋爾斯利學院。學校在她四年級時曾住過的“塔園”宿舍,專門為她準備了一套宿舍。她舉行了有30名1917屆同學參加的非正式招待會。會上,大家像中學生一樣開心地有說有笑。在她身穿一條海軍藍長褲漫步走過校園后,韋爾斯利學院的校長做出讓步:“她的長褲打扮毀了我們的反對長褲運動,教職工突然之間都改變了原來的立場。”

丘吉爾:“這個女人可不是弱者!”

什麼叫做女人的美麗?什麼叫做女人的智慧?什麼叫做女人的魅力?什麼才叫風華絕代?恐怕只有當你讀了歷史的這一華章,你才會對此有深刻的理解。

宋美齡的“夫人外交”儀態萬千,但在涉及國家尊嚴時卻極為強硬。不過雖然強硬,卻總是彬彬有禮,文明得體,為國家掙足了面子。這一點在1939年8月8日代表蔣介石會見希特勒的特使馮・戈寧時表現得極為充分。

馮・戈寧是來替日本人勸降的。

當蔣介石與馮・戈寧簡單寒暄離開后,宋美齡站起身,小步轉到蔣介石剛才坐的那彈簧椅子前,坐了下來,這全部動作都出奇地緩慢,儀態萬千。“我首先申明,我不是外交官,不會,也不慣於使用外交辭令。一切實話直說。倘有失禮,請勿見怪。但我並不希望你在向希特勒元首回稟時,把我的話加以修飾、美化。”對方表示尊重。接下來她便節奏鏗鏘地說:“敝國領袖蔣中正,我本人,敝國的全體政府官員,全體將軍、軍官、士兵,以及全國國民,萬眾一心,誓與日本侵略者血戰到底,一定要把侵略者全部趕出中國國土。現在、將來,都絕不和侵略者——日本強盜講和。如果日本打不下去了,要求結束戰爭,則必須全部撤退他們的侵略軍,將汪精衛、偽滿洲國的皇帝、大小漢奸,一齊引渡給我們,以接受國民政府之審判……”

……

戈寧訕訕然:“大概,也許,唔,只能這樣吧!”

宋美齡對戈寧說:“我們還是考慮貴國元首的盛情,給你準備一架直飛昆明的軍用運輸機,下午4點,在機場等候閣下。閣下既非正式外交使節,格於國際慣例,本人、敝國領袖都不便設宴款待,還請諒察。本人還該致以口頭之備忘:吾人並未明文宣布先生為不受歡迎之人!”戈寧力求語氣緩和地回答:“是,夫人!我保證將貴國此一口頭備忘轉呈敝國元首。我想,我們偉大的元首將會非常驚訝:想不到貴國處今日之困境,仍有如此強硬之態度!”

宋美齡不等他說完就回答說:“希特勒元首有此驚訝,毫不足怪。因為軸心三國之當政者,一概對於中華民族堅韌不拔之偉大氣概毫無所知。”

丘吉爾曾對羅斯福說:“這個女人可不是弱者!”這位以驕傲著稱於世的英國首相曾不止一次公開表示,宋美齡是他在世上最欣賞的少數女性之一,她的驕矜和嫵媚,都讓人極為心動。

丘吉爾生髮如此感慨,當然不會是無緣無故的。

(原文有刪節)

(一轉自:secret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