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晨在北京出生長大,嫁給中歐國家斯洛伐克的外交官之後,去年隨丈夫派駐台北,發現忠烈祠一直奉祀著她在抗日戰爭中殉職的先人,讓她和家人特別感動。

梁晨從小就聽過「寶島台灣」,去年9月首次踏上台灣這塊土地。在她眼中,台灣不僅充滿多元文化,台灣人心也很溫暖。

梁晨是斯洛伐克駐台代表博塔文(Martin Podstavek)的妻子,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在台灣可以看到多種不同文化,包括日本文化、中華文化、客家文化等。

梁晨從小就聽過阿里山、日月潭等名勝,跟隨夫婿來台後,博塔文開著從母國運來的手排檔汽車,全家大小一起造訪台灣著名景點,也讓她有機會親睹日月潭之美,得償宿願。

34歲的梁晨已歸化為斯洛伐克籍,擁有斯洛伐克語言文學博士學位,目前隨著丈夫在駐台代表處工作。她熱愛翻譯,希望引進台灣童書到斯洛伐克,也將斯洛伐克童書介紹給台灣的小朋友,藉以促進雙邊文化交流。她表示,在推動文化交流的工作上,受到台灣外交部、文化部與企業界的支持。

在過去一年多,梁晨認識不少台灣童書作家,她說,從這些作家身上深深感受到台灣人的魅力,他們不因梁晨是外來人士而排斥她,反而報以熱情,很願意花時間提供她寫作上的建議。

斯洛伐克駐台代表博塔文(Martin Podstavek)的妻子 梁晨(圖),擁有斯洛伐克語言文學博士學位;她曾夢 想成為外交官,卻意外踏上斯洛伐克文學這條路。 (圖片來源:中央社)

舉例來說,她時常和就讀小學的兒子一起創作故事,針對他們的作品,台灣作家們願意提供意見,「就像老師帶著學生走路」,這點讓她很珍惜。

不僅於此,剛到台灣後的幾個月,梁晨主要在家照顧小孩,因此有機會跟附近鄰居、街上賣菜的長輩接觸,以及和孩子就讀小學的老師交流。在她眼中,「每個人的心都很溫暖」,「賣菜老阿公、老阿嬤也很有人情味」。

雖然是首次來台,但梁晨對台灣一直有種特殊的情感。梁晨的外曾祖父(中國大陸習慣稱曾外祖父)金雯是曾參與長沙會戰的國軍飛行員,1942年殉職,得年34歲,獲追晉為上校。

梁晨從小就從外公及媽媽那裡聽到許多關於外曾祖父的故事。她來到台灣後,一直覺得忠烈祠可能會有外曾祖父的靈位,就去了忠烈祠一趟,果真發現他的牌位就在其中。

梁晨的父母今年初來到台灣後,也到忠烈祠向金雯的牌位獻上花圈致意。她說,中國和台灣,一邊選擇忘記,「但這邊永遠記念,讓我們特別感動」。

因為外曾祖父的關係,每當梁晨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總是感覺格外親切,覺得「這是我曾外祖父的國旗」。她也深信,如果金雯沒有殉國,一定會來台灣。

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