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撰稿編輯:Nicole

(本文為《美麗日報》首發)

有人富可敵國、有人貴不可親,二者兼具,那此人福份肯定是很大的。不過,既然落到了人間,那我們且當成一篇傳奇,來讀讀這些人都留下了哪些故事罷。

從古到今,富可敵國的人很多,但像石崇如此這般高調的,大概是第一人了。

石崇(249-300)是河北人,他出生在三國末期,當時東吳還在與曹魏對峙,他16歲時,魏元帝被逼讓位給權臣司馬炎,曹魏滅亡,開啟西晉新頁。

司馬炎是司馬懿的孫子,後來逼迫曹魏元帝「禪讓」皇位,開啟西晉一朝。(圖:公有領域)

石崇從縣令小官逐步升任到太守,官運算還不錯。而後幫助晉武帝司馬炎攻打東吳成功、統一全國。哇,他的地位馬上不同了,被封為安陽鄉侯,後又拜為黃門郎(皇帝常接近的大臣)。

皇帝上朝時,會聽取各大臣意見,予以定奪,但下朝後,會與幾個大臣特別親近,剖析國事、下棋吟詩。這些大臣的地位都是比較高的。

但大家一定覺得奇怪,要打敗地靈人傑的東吳,也不可能只靠石崇吧?為什麼他會受到晉武帝如此另眼相待呢?

石崇有生意頭腦、又很精明,管轄範圍都是荊州、徐州,都是富庶之區,為自己創造相當的財富。(圖:Pixabay)

這就要提到他的父親石苞了。

他的父親雖是布衣卿相,但將地方治理得非常妥貼,讓司馬懿相當賞識,受到重用,擔任徐州刺史(江蘇一帶的監察官)。在與東吳征戰之中,石苞也立下赫赫戰功,賜予征東大將軍、驃騎將軍的名號。

石苞又與其他大臣成功拱上司馬炎為帝,因此受封大司馬(可想像為三軍總司令),位極人臣啊。

不過,這篇文章還要以他的兒子為主,石苞的故事在這裡就先打住了。

所以,大家可以想像,一個青少年在國中的年紀,就看著父親與其他大臣拱司馬炎成為皇帝,這可是不成功就掉頭的大事,又看著父親驍勇善戰。

石崇的穎悟可不是橫空出世,完全是遺傳自父親啊。

石崇與父親一樣,聰明有才,善於治理,又能帶兵打仗。(圖:Pixabay)

不過,他的父親在過世時,沒有留下一分遺產給石崇。

因為石苞認為,六個兒子中,只有老么石崇聰明、有勇有謀,根本不需要他的錢(啊?)。當時,石崇已經24歲了。

我們無法得知他的父親如何想的,但從石崇後來的作為,也可推測,見過大風大浪的父親很擔心他太有錢吧?

有了父親這層關係,可比黃袍加身,但石崇也曾與朝臣不合,被外調到荊州(河南、湖北一帶)擔任刺史。荊州富裕,石崇在這裡是高官,又有生意頭腦,說好聽就是「商道致富」,但《晉書》卻記載他「劫遠使商客,致富不貲。」

湖北自古屬於荊州,是商旅往來之地,相當富庶。(圖:Pixabay)

距今已經將近2千年的事情,我們也難以還原真相,只能猜測石崇可能從遠道來的商旅中,藉機賺錢,賺到自己富可敵國。(好想知道他做了什麼?)

石崇有家世、又有能力,為人四海,但也喜歡與人爭強,幾次因此被罷官、又接著升官,且愈升愈高,從荊州到徐州,都是富庶之區,所以說,他官運真的好好啊。

不過,他也不純然是靠運氣,前面說過,他很能看人,所以他也蠻知道該要捧誰,不是狗搖尾巴的捧,而是讓對方有感,得以傳誦,加上父親在朝中的關係良好,所以官運才一直不錯的吧?

繁華事散逐香塵,流水無情草自春—蓋在京城的金谷園

石崇在首都洛陽附近有個非常有名的庭園,叫做「金谷園」。他寫下《金谷詩敘》:「晝夜遊宴,屢遷其坐。或登高臨下,或列坐水濱。時琴瑟笙筑,合載車中,道路並作。」

從這段敘述中,可以想像走入金谷園,彷彿從人間走入畫中,白天晚上都玩不膩,到處都有美景,也可登高,也有水岸,琴瑟笙筑等樂器,都一起放在車上,遇到可以賞玩的地方,隨處卸下。

(一路還有伴舞的姬妾隨行,金谷園是有多大?)

明朝仇英所畫的《金谷園圖》。(圖:公有領域)

不只這個幾天幾夜才能逛完的金谷園,石崇還有數百名姬妾,平日都穿金戴玉。有幾個特別受到寵愛的,石崇會撒上珍貴的沈香屑(心痛啊),讓她們在上面跳舞,如果沈香屑都維持原樣,就賞給明珠。

沈香十分貴重,一丁點兒都能賣個好價錢,石崇這樣用,大概家中的床大概都是金子堆起來的吧?

朝中富貴人家當然肯定不止石崇一人,他與晉武帝的舅舅王愷之間的較勁,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比如王愷的行幕以紫色綢緞(皇家或大臣出行使用的帳幕)鋪了四十里,石崇聽到後,就用錦布鋪了五十里(當時的「一里」約416公尺)。

晉武帝為了幫助舅舅造勢,從宮中寶庫中拿了一座高達2尺的珊瑚樹,賞給王愷,晶瑩無雜質,王愷十分得意,於是邀請石崇來「見見世面」。

石崇一看,哈哈一笑,用手上的如意敲碎了珊瑚樹,王愷氣急攻心,正要開罵,石崇就說這種珊瑚樹,自己家裡很多,讓王愷隨便挑一座,「不足多恨,今還卿。」

珊瑚寶石是採集海底的紅珊瑚而來。因為顏色稀有漂亮,今日被大量開採,請大家多保護珊瑚。(圖:公有領域)

王愷到石府一看,果真藏有六、七株珊瑚樹,且每株都比晉武帝賞得還高大、顏色還漂亮。

「怕人不知我超有錢」引來殺身之禍

一次,他去了交趾,見到一位姑娘,美若天仙,立刻以明珠三斛作為聘禮帶回家,命名為綠珠。

每次石崇宴客時,美貌的綠珠吹笛跳舞,每每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當時已經掌握大權的趙王司馬倫有個親信孫秀,幾乎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孫秀很喜歡綠珠,遣人告訴石崇,希望以綠珠相贈。

綠珠畫像。(圖:公有領域)

石崇從百名姬妾中挑選數十位美貌的,要孫秀的使者自己挑一個,對方回答:「大人只要綠珠。」石崇不肯,最後來人悻悻而還,孫秀也因此對石崇產生恨意。

後來,晉朝發生「八王之亂」(司馬懿有八個兒子,各自封王),孫秀就在此時借機說石崇也有加入其中,最後石崇被捕,妻兒一起被殺,家產也全數沒收,他自己僅活了51年。

石崇是「富」、「貴」的代表,但卻無法創造王族或世家,因為他極盡奢華、卻不重修養、教育。又喜歡與皇親國戚、權臣一較高下。

所以,古人告訴我們「人怕出名豬怕肥」,行事一定要低調、低調、再低調。

(本文為《美麗日報》首發)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