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忘了嗎?」友人驚駭地汗流浹背,問:「你怎麼會知道?」那人微笑說道:「豈單單是我知道,三界之中誰不知道?」」

1733年,清朝雍正皇帝當朝之時,河北省交合縣有個名叫蘇斗南的書生,剛準備從京城回家,停在白溝河的酒肆時,遇到老友,兩人便坐下來喝酒聊天。

原來,友人剛剛罷官,暢牢騷抑鬱,抱怨老天不公,以為為善為惡,也得不到相應的報應。

此時,剛巧有旅客下馬,入得門來,坐在對面桌子,聽着二人一席對話。

等老友抱怨到一個段落,該人向蘇的友人拱手行禮,說道:「您懷疑因果有閃失嗎?好色的人必然生病,嗜好賭博的人必然貧窮,這是勢;搶劫錢財的人必然受懲罰,殺人的人必然抵命,這是理。

同樣好色而稟賦有強弱,同樣嗜好賭博而技術有巧拙,那麼勢便不能一般齊;同樣搶劫財物,而有為首的與脅從的,同樣殺人而有誤殺、有故殺的,那麼理應另有說法,其中的變化就十分微妙了。需要仔細研究考慮。」

你想一想,好色的人必然生病,嗜好賭博的人必然貧窮,這是勢 (圖片來源:sohu

「功過相抵,或者以沒有報應為報應;罪或福沒有受盡,或者有報應而不立即報應。您拿眼前所見到的,而懷疑天道,不也荒謬嗎?」

「現在我會說到你——你本來會做到七品官但。因為您有機詐之心,偵察方法又多,善於逢迎趨勢,而排擠他人,於是老天將您削減為八品。您升上八品官時,以為心計靈巧細密,才能從酒品升到八品,卻不知你正是因為如此,而由七品官降為八品官。」

接著,又附着他的耳朵秘密地說了一陣,友人驚駭地汗流浹背,問:「你怎麼會知道?」

那人微笑地回答說:「豈單單是我知道,三界之中誰不知道?」說完掉頭上馬,黃塵滾滾中,很快地消失了。

這個故事取自閱微草堂筆記,給大家參考。

(責任編輯:大勇)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