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舊約聖經’的創世紀中,有着神造天地的描述,最後描述了造人的情景。關於這一點日本預言研究家五島勉指出:作為‘舊約聖經’而言,神說“用我們的樣子來造人吧”,然後造了男人和女人。但這裡說“我們”有點兒怪。

當然,‘舊約聖經’是猶太教的聖典,也是其後基督教的基礎性部分。日本人出生時去神社進行參拜儀式,結婚時去基督教教會舉行婚禮,過世時去寺院舉行儀式。對這樣的作法也許會令人不得要領。

然而對於猶太教或基督教而言,神祗有一位。因此神任何時候都是“我”,而非“我們”。

神花了6天來造世上萬物。第一天造了光和黑暗,第二天造了太空上面的水和下面的水,第三天造了陸地以及上面生長的花草樹木,第四天造了太陽和月亮分別對應白天和夜晚,第五天造了陸上的動物、海中的魚類和空中的鳥類,第六天造了人。

神用了“我們”這個詞,僅僅是在造人的時候。在造其他東西的時候,全都是“我”單獨造的。那麼為什麼僅僅是在造人時,神用了“我們”呢。

當然聖經是世界上被翻譯得最多語種的書。當中可能會有翻譯者的錯誤,但在用古代希伯來語寫的“舊約聖經”原本裡面也是僅僅在造人時用了複數的我們。

之所以說造人的神並非一位,是因為就像在西方有耶和華造人的傳說,在中國,則有女媧造人的傳說。自從盤古開天闢地以後,天上有了太陽、月亮和星星,地上則有了山川草木,還有了鳥獸蟲魚,卻就是沒有人類。

這時,在太虛中出現了一個叫做“女媧”的神通廣大的女神。據說有一天,女媧走在盤古開天闢地以後的蒼茫原野上,看看周圍的景象,她覺得在這天地之間,應該再添一點什麼東西進去,讓它變得更有生氣。

當她走到一個池子旁邊,看到了澄澈的池水中倒映出她的面容和身影。她覺得這天地之間就是應該再加上像自己那樣子的生物。於是她順手從池邊抓起一團黃泥,攙和了水,在手裡揉捏着,揉捏成了一個娃娃樣的小東西。然後再把這個小東西放到地面上后,這個泥捏的小傢伙一接觸到大地,馬上就擁有了生命,而且對着女媧開口喊:“媽媽”。女媧看着她親手創造的這個生命,給這個生命取了一個名字,叫“人”。

為了使這個“人”不至於寂寞,她就繼續用黃泥做了許多能說會走的可愛的小人。她一心想用這些靈敏的小生物來充滿大地。但是,大地畢竟太廣闊了,為了能更快地造人,女媧從崖壁上扯下一根枯藤,伸入泥潭裡,將水攪成渾黃的泥漿,然後拿出泥潭,向地面上一揮灑,那泥點濺落的地方,就出現了許許多多的小人。

然後她又想到如何讓這些人能夠長久地生活在大地上,於是女媧就將小人兒分為男女,讓男人和女人結合起來,叫他們自己去創造後代,擔負起養育嬰兒的責任。這樣,人類就世世代代綿延下來,並且一年比一年增多。

(一轉自: secret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