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記不清是何年何月,在一個高山上,有一個年長的僧人,因為修行多年頗有一些道行。山下隔着一條不大不小的河,邊上有一村莊,村中有個農戶家有一女,女孩兒在山中逐漸的長大,轉眼就十四五歲了。僧人幾乎整日的在山中修行,道行日漸增長,冬去春來,女孩也變的越來越美麗善良,而且經常與小夥伴們一起到河邊玩耍嬉戲。

一日,僧人下山溜達,女孩兒正巧獨自唱着歌在此經過。僧人見到女孩兒天真無邪的神情便想用佛法度化她與她結緣,便略施神通把女孩兒的注意力吸引過來,順手脫下由於經常打坐弄髒了的僧袍,放於地上,行色匆匆的就去辦別的事情了。女孩看到高僧走後,留下了僧袍,走上前來拿起仔細觀看,一看衣服已經很髒了,就好心的幫着把衣服洗乾淨了,然後掛在樹上。之後自己就站在旁邊看着,以免衣服被風刮掉或丟失,而且望着不遠處的小夥伴們在那裡玩耍。

可是,事有湊巧,這時已是下午日頭偏西,突然從不遠處來了一條黑色半大狗,只見它渾身上下一身黑,連嘴巴都是黑的,油光鋥亮,身上一點兒雜毛兒都沒有,小圓眼珠兒也夲兒亮;它徑直的向著樹上掛的袍子卯勁,心裡想着:“都怪你(指:小女孩兒)。多管閑事,洗它幹嘛?要不我撕扯着玩兒個痛快,該有多好!真是的!討厭!”先別說它在那對着袍子運氣,再說小女孩兒早就發現了它的“良苦用心”,早已準備好一根結實的長樹杈,站在那裡,狗很生氣又很無奈,她們就這樣僵持了很長時間。到衣服被風吹乾的時候,一直等到高僧回來。小女孩兒把衣服還給了僧人,僧人看了看小女孩兒,臨走的時候對她說:“你若是個男孩兒就好了!”(過去在古代,衣缽只有男子才可傳)然後又慈悲地看了看狗,說:“你只是一條狗。”說完匆匆離去。

歲月幾經輾轉,千百年過去了。

今生的聲樂老師就是那高僧的轉世,他高高的個子,還是當初那舉止不凡的面容。那條狗轉生成了他的老伴兒,個子不高,圓圓的臉,黑黑的皮膚,眼睛圓圓的……記的十年前老師曾經對我說過,這個老伴兒是后找的,那時我一去他家上課,師母就跟我嘮一些沒用的,干擾我上課,老師則總是對師母象對狗一樣的喝斥。那時我一直搞不懂她為什麼總是很排斥我?原來她還記着從前的事。可能是它當人後把業還完的緣故,所以現在他倆反過來了,師母現在當著我的面開始呵斥老師了,也許是為了爭回原來在我面前失去的面子吧!現在知道了從前的事看來就也不足為怪了。

十年前,我們偶然相識。十年後,陰差陽錯我又回到故里。再次遇見他。怎奈他年事已高,耳朵有點兒沉。

(一轉自: secret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