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斬首”轟炸過後,蔣委員長和夫人在黃山官邸“雲岫樓”附近的防空洞前合影。

抗戰期間,日本飛機對中國抗戰指揮中心重慶進行了長達5年半的戰略轟炸,針對中國最高抗戰統帥蔣介石進行過多次轟炸“斬首行動”,企圖除掉蔣委員長和國軍高級將領,摧毀中國軍民的抵抗意志。

先讓我們看看以下日本飛機針對重慶蔣委員長的“斬首”轟炸:

一、1939年6月11日 蔣介石重慶黃山官邸

蔣介石重慶黃山官邸“雲岫樓”。

1938年,武漢會戰後,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和軍委會委員長蔣中正(蔣介石)遷往重慶,成為繼續領導中國軍民抗戰的指揮中心。

1938年12月2日,日本天皇在御前會議上發布了對中國重慶進行戰略轟炸的命令。日軍把重慶定義為“敵國戰略及政略中樞”。在隨後長達五年半的時間裡,對重慶及周邊地區實施了多達218次的無差別“航空戰略轟炸”,史稱“重慶大轟炸”。

日機對重慶的空襲目標,日益集中於蔣介石所在的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1939年5月3日,日本華中第一空襲部隊的攻擊機45架來炸,其主要目標即以“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行營”為中心,企圖炸斃蔣介石和抗日國軍的高級將領。日本大本營海軍報道部長金澤正夫少將發表威脅談話,“無論是逃往成都,還是其他什麼地方,我海軍航空隊優秀的轟炸機隊的能力都能把他們找到,遲早免不了我軍之空襲,號稱400餘州的中國,蔣介石沒有藏身之地乃是實情。”

此後,日軍迅速將蔣介石最常住的黃山寓所納入轟炸目標。6月11日,蔣介石日記云:正午過江到黃山休息。敵機黃昏時又襲重慶,其一部目標則在黃山寓所,有一炸彈適中寓所球場,余正在三樓觀空戰也。

二、1939年8月28日 蔣介石重慶黃山官邸

1939年8月28日,蔣介石在黃山別墅與印度國民大會黨領袖尼赫魯會談,遭遇日機反覆轟炸,不得不三次避入防空洞中。

三、1940年7月8日 重慶曾家岩國民政府

曾家岩是重慶國民政府所在,自然成為日機的轟炸重點。1940年7月8日,國民黨在曾家岩國民政府禮堂召開五屆七中全會。下午,蔣委員長到會發表閉幕講話。日機再次來襲,這一次,日機以重磅炸彈攻擊,彈落院中。

蔣介石日記載:“下午,到國府開全會,閉幕訓話。本日敵機專炸我國府,彼知我全會仍在國府開會,而不被其轟炸所威脅矣。故其千磅之大彈適落於國府院內,而會場禮堂仍如故,無恙也。”

四、1941年8月30日 蔣介石重慶黃山官邸

1941年可以說日機恐怖空襲重慶最兇惡的一年。

1941年8月間,日本陸軍航空軍第三飛行師團長遠藤三郎少將得到情報,蔣介石將在黃山寓所召開軍事會議,立刻制訂轟炸計劃。8月30日,遠藤率領27架零式轟炸機,低空飛行轟炸重慶黃山蔣介石官邸“雲岫樓”,並轟炸市區內曾家岩國民政府。

日本炸彈下落時,蔣介石正在黃山召開各戰區司令長官及參謀長軍事會議,兩名衛兵當場身亡,四名負傷。其險情,蔣介石日記記載:

“余與軍事會報各同志在黃山防空洞東口新樹下談軍事近狀,忽聞機聲,乃入洞內再談。時約十分鐘,聞炸彈愈近,仍不以為意。不意連續轟炸,洞門為崩土塞沒,乃覺其目標即在本洞。乃妻在北洞口茅屋前讀法文,未與我同在一處,甚恐妻被炸,即向北口去尋。幸彼近來,此心始安。惟今日之危,甚於二十七年之武昌與去年柳州之羊角山矣。惟山岩甚堅,洞甚固耳。炸后出洞視察,洞頂山上樹木盡毀,岩土崩墮,衛士重傷者四人,死二人,即往慰問,血跡滿地,悲慘極矣。”

絕密情報從何而來?誰出賣了中華民族?

1955年,遠藤三郎受到毛澤東、周恩來的接見。(以上皆為網絡圖片)

當我們了解到以上這些針對蔣委員長的驚心動魄轟炸,人們不禁要問:日本飛機何以能夠得到蔣介石國民黨高層的情報?是誰一定要置蔣介石以及國軍高級將領於死地呢?這一切轟炸背後真正的幕後黑手究竟是誰呢?

2017年,獨立學者王康向海外媒體指出,日軍轟炸黃山蔣介石指揮本部的情報,“我懷疑是周恩來他們提供的”。這是當年抗日戰爭時期,毛澤東與周恩來勾結日軍想借刀殺人,達到除掉蔣介石的目的。

有些史學家稱日軍相關情報來源是意大利駐重慶的大使館,王康對此表示強烈質疑:“我查了一下,意大利大使館成立於40年的9月底10月初,9月27號,日本、意大利、德國簽署了三國合作條約,成立了三國軸心國集團。而10月初的時候,意大利駐華大使館已經撤離中國,回到了羅馬。他們根本不可能提供一年以後,41年8月30號日本人要轟炸蔣介石在重慶官邸,那裡舉行中國最高軍事會議這樣一個絕密的資料。意大利大使館不可能知道。”

王康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時說:“這個情報的來源,我表示懷疑,雖然我還沒有定論,我懷疑是周恩來他們提供的。”

王康在《縱覽中國》刊文作出如下分析:

一、1941年初,皖南事變后,毛澤東曾反覆要求中共中央南方局、《新華日報》和八路軍駐渝辦事處銷毀所有電報密碼、機密擋案及“國統區”工作人員名冊,儘速返回延安。毛澤東已決定,不再維持與國民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不怕決裂不怕內戰”,立即對國民黨全面展開政治和軍事進攻。因此,消滅毛的頭號死敵蔣介石及其軍事將領,具有最重大的戰略價值。

二、日本福祉大學遠藤譽遠藤譽教授在其書(《毛澤東勾結日軍真相》)中第七章,記述了1956年毛澤東、周恩來會見日本退役陸軍中將遠藤三郎情節。遠藤三郎向毛澤東贈送日本軍刀,毛澤東回贈齊白石竹畫。並首次感謝日本“進攻”(最後一次致謝的對象是日本首相田中角榮,1972年)。日本國比遠藤三郎資歷更老、影響更大、軍階更高者眾多,初知外交慣例和禮儀者皆知,跟1931年到1945年全程參加侵華戰爭的日本中級軍官遠藤三郎會面並互贈禮品,與毛澤東的地位太不相襯。其間必有特殊緣由,遠藤三郎當年轟炸蔣介石軍事指揮本部,應是最關鍵因素。

三、1939年,毛澤東、周恩來已經擁有向日本提供國民黨重要情報的人物和渠道。遠藤譽教授新書的中心人物是潘漢年。潘是中共情報戰線僅次於“特工之王”李克農的人物,其一生最重大的特務工作,是執行毛澤東皖南事變后“聯日聯汪反蔣”戰略決策。他出入日本駐上海特務機關“岩井公館”,與日本陸軍武官影佐幀昭交往甚密,並兩次晉見汪精衛,這使他1955年身陷“高饒反黨集團”且必死無疑。

潘漢年特務生涯的最高成就,是1941年在上海向日本情報機關或在南京通過汪精衛向日本提供蔣介石的最高軍事機密。——這一幾乎改寫中國現代歷史的驚人事件,乃是中共所有情報工作者夢寐以求的殊榮。

四、如果有有心人願意考證日軍黃山轟炸真相,筆者建議,可從三個渠道入手:一,查詢意大利二戰檔案,落實有關情報真偽;二,深入核查日本戰時檔案、尤其遠藤三郎轟炸黃山詳情及會見毛澤東緣由;三,往南京第二歷史檔案館查找汪偽政府有關檔案。

五、事實上,為推翻國民政府,中共還有諸多勾結日本的嫌疑,如1942年攻佔重慶的“五號作戰計劃”(因太平洋戰局對日本極為不利和指揮官冢田攻死亡而擱置),以及1944年日本“一號作戰”(豫湘桂會戰)等。

六、如果說,1989六四鎮壓、蘇東易幟后,鄧小平使用“韜光養晦”之術,讓中共得以度過共產主義全球破產的危機,毛澤東則在八十年前就早已“韜光養晦”,死裡逃生。1931年11月7日,俄國“十月革命”14周年,中共在江西瑞金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公開武裝割據,以推翻中華民國、建立蘇聯式國家。七七事變后,中共向國民政府和全國人民作出四項承諾:實行三民主義;取消一切推翻國民黨政權的暴動政策和赤化運動;取消蘇維埃政府,以期全國政權統一於國民政府;取消紅軍名義及番號,改編為國民革命軍,受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統轄。——儼然偃旗繳槍,洗心革面。

實際上,毛澤東一天也沒有“取消”其根本目標,全部策略即韜光養晦,保存實力,擴充壯大,最後奪取全國政權。同時,在斯大林支持下(1941年《蘇日中立條約》后),離間美蔣、“聯日聯汪反蔣”。這就是毛共在抗戰時期的基本戰略戰術、毛澤東從抗戰韜光養晦轉入公開決裂和全面內戰的歷史。

(一轉自:secretchina)

美麗日報YouTube頻道: https://goo.gl/YsjB9G

更多:

分類: 歷史 文化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