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小說透露怎樣的當地社會面貌,丁柚井和張康明兩名作家到台北國際書展,他們的作品談論人性和暴力,及人對抗命運的過程,且關心當今青年世代面臨的社會現實面,引發關注。

丁柚井2009年獲頒第五屆世界文學獎、獎金一億韓元的作品「射向我心臟」,以及2011年「七年之夜」,是她至今在台翻譯著作。

張康明「因為討厭韓國」,故事以一心移民澳洲的年輕女孩為主軸。他承認這個書名當時很敏感,他所想的只是吸引大眾目光,反映年輕人的想法。

兩名韓國作家今天在台北國際書展聯袂出席「韓國顯像劑:深入人心的另一面」講座,談兩作家目前在台的3本著作。

主持人、韓國社會文化觀察家陳慶德介紹指出,「射向我心臟」故事是精神病院裡病人尋求自由意識,場景描述很細,如同看電影。改編成電影的偵探小說「七年之夜」,書中丈夫角色對妻子有著病態執著的占有欲望,他提問這是否是韓國大男人主義家長制的縮影。

丁柚井表示,她無意突顯大男人主義議題,主要希望在作品中表現,人的暴力性會對家人和社會造成什麼影響,同時想知道暴力可升高到什麼程度。

她表示,人對抗命運,不代表都能成功,重要的是對抗的過程中表現出的自由意志。她持續關心的是人性的黑暗面,及對抗命運的自由意志。

2018台北國際書展8日舉行「韓國顯像劑:深入人心的 另一面」座談會,韓國作家丁柚井(左)與張康明(右 )出席對談。(圖片來源:中央社)

作品一向呈現人性的陰暗面,恐怖、黑暗、死亡的感覺。丁柚井說,下一本書想要策略性轉換主題,沒有精神病人了,打算嘗試幻想小說,主角是隻猴子。

張康明在講座上說,韓國社會集體主義很強,但年輕人10年前開始,不想再為集體的理由,犧牲自己的利益,轉而強調自己要什麼。

他又說,「因為討厭韓國」代表年輕人說出他們不敢講的話,書中主角大聲吶喊:因為討厭,所以決定離開,去追求自己的目標。

他昨天在新書座談會表示,韓國必須承認無法回到過去高經濟成長的環境,應去找經濟成長以外,可解決社會矛盾的方法。

韓國年輕人這一、二年來廣泛使用「地獄朝鮮」這個詞,張康明回答問題說,要脫離地獄朝鮮的狀況很困難,目前還沒有民間團體推動號召改革。

不過,張康明舉去年總統朴槿惠遭彈劾這樁史上第一遭的案例說:「這可視為是年輕世代對既得利益世代的反撲,可能可視為青年努力脫離地獄朝鮮的第一步。」

張康明表示,下一本書聚焦韓國的人員晉用招聘制度,另一本寫脫北者,2本小說可望在今年上半年出版。

來源:中央社

想要每天看新影片?按這裡訂閱Youtube頻道!

加入Line好友,Fun新聞自動送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