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華文作家許裕全是留台生,他說,自己寫作的養分來自台灣。馬來文和英文對他而言是生活工具,「但文學給我非常大的力量,讓我活得更好」,台灣現在成了他的鄉愁。

46歲的許裕全去年在台灣出版短篇小說集「山神水魅」,帶領讀者進入馬來西亞熱帶雨林,窺探其中神秘的魚獸。他應邀到本屆台北國際書展,開幕以來連續兩天都有演講。

許裕全19歲來台就讀台南成功大學,他說,到台灣後大開眼界,那是他第一次到一個純然使用中文的語境。「原來用中文可以是理直氣壯、理所當然。」

他解釋說,在馬來西亞使用中文受限,招牌不能單獨寫中文,中文字體大小不得超過馬來文的1/3。而在台灣,感受到中文可以這樣霸氣,視覺效果非常震撼。

許裕全說話力道強,他說,24歲大學畢業返回馬來西亞後,從台灣取得的養分開始發揮文學爆發力。他跨足詩、散文和小說,寫家鄉的題材,在台灣連獲文學獎。

他7日在演講中提到閱讀的養成來自台灣,喜歡的台灣作家和作品如邱妙津「鱷魚手記」和袁哲生「送行」,及駱以軍「手槍王」,彷彿讓他看見另一個世界,到現在,台灣成了他的鄉愁。

在馬來西亞霹靂州班台漁村出生、長大,許裕全對都市沒感覺。基於「生命是種流動」的概念,他從事過農漁牧業、蓋房子、製造業,喜歡轉換工作型態,體驗不同生活。他接下去要嘗試投入報導文學。

在台出版「山神水魅」的松鼠文化總編輯賴凱俐說,書中描寫鬥魚廝殺的場景,飼主專注在兩隻魚打鬥的畫面,文筆生動細緻,題材新穎,讓她深受震懾。

松鼠文化和季風帶文化在台北國際書展設聯合攤位,展示馬華、新華文學。

許裕全對中央社記者說,馬來西亞是兩岸三地以外最完整保持中華文化的國家。馬華文學不只在馬來西亞本地發光發熱,在海外也是不容忽視的力量。不僅在數量上相對可觀,又因代代有新人交接,不像印尼出現斷層,使馬華文學得以形成滿大的力量。

賴凱俐和季風帶文化負責人林韋地兩人10日將舉行一場對話,講題「南向,從了解南方開始」。

台北國際書展邀請20多名外國作家來台,書展在世貿一、三館持續展至11日。

來源:中央社

想要每天看新影片?按這裡訂閱Youtube頻道!
加入Line好友,Fun新聞自動送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