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留下道家修煉文化的老子李耳,本篇來說說開創唐代貞觀盛世的太宗李世民。唐朝盛世對現今社會仍有許多影響,例如:唐人街、唐裝、唐風、唐三藏取經和孩子入小學後必修的唐詩等等,擁有深遠豐富的文化內涵。筆者記得小學時讀過關于唐太宗的一個故事至今印象深刻,那就是太宗縱囚,如數返回的人間信義。

唐太宗與死囚的約定

這件事情在《資治通監・卷第一百九十四》上記載著貞觀六年發生的這件事:“辛未,帝親錄系囚,見應死者,闵之,縱使歸家,期以來秋來就死。仍敕天下死囚,皆縱遣,使至期來詣京師。貞觀七年,去歲所縱天下死囚凡三百九十人,無人督帥,皆如期自詣朝堂,無一人亡匿者;上皆赦之。”

每一個囚犯不論遠近不管健康或有疾,都在一年後如期地回來服秋決之刑,沒有一個逃亡者,這樣的信義讓太宗對他們開恩特赦,也成爲現今研究特赦現象的典範。這位開創史上昌明盛世的太宗一生事迹繁多如星,妝點了中華文明的璀璨,也留給世人無限的景仰。我們也該讓孩子們了解一代明君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以期在黑白是非不分的現今社會,有所依循與借鑒。

太子的訓誡

在去世的前一年(貞觀二十二年)唐太宗撰著了對太子李治的訓誡,總成《帝範》十二篇,共爲〈君體〉、〈建親〉、〈求賢〉、〈審官〉、〈納谏〉、〈去讒〉、〈誡盈〉、〈崇儉〉、〈賞罰〉、〈務農〉、〈閱武〉、〈崇文〉。這是太宗修養經國的總結,也是成就“貞觀之治”的經緯理論。

從〈序文〉的首要太宗就提及了爲君的最終目地:“撫育黎元,鈞陶庶類。”就是撫育教養百姓,所根據的是什麽呢?是遵循著上天生成萬物的德行,是依著君臣上下地位的結構分工乃謂:“大德曰生,大寶曰位,辨其上下,樹之君臣,⋯⋯”明確了爲君的目標,再配合著倫理結構,用人唯賢,不敢絲毫松懈的戰戰兢兢,才能完成天命的囑咐。

然而,太宗對李治太子的“未辨君臣之禮節,不知稼穑之艱難”,太宗“每思此爲憂,未嘗不廢寢忘食。”現代的父母是否也會對孩子在倫理禮儀和珍視食物上有所重視?還是能上好區的學校就足以堪慰呢?太宗舉了唐堯、夏禹、周、漢開國的神迹,他說一切歸爲:“皇天眷命”。

中華文明的璀璨,也留給世人無限的景仰。我們也該讓孩子們了解一代明君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以期在黑白是非不分的現今社會,有所依循與借鑒。(圖片來源:Pixabay)

天意不可違

是的,沒有奉天承運,何來皇帝诏曰。話說太宗曾發現一個秘籍,內載:“唐三代之後則女主武王代有天下。”身爲唐朝第二代皇帝的太宗當是十分緊張,急召來易學家李淳風。

李淳風向皇帝說明,在唐朝第三個皇帝之後將取而代之的女皇帝其實已生活在宮中,但不能捕殺之。因爲,天定的“王者不死”,其實是沒有機會殺死她的,何況等她當上皇帝時,已不再年輕氣盛,所以雖然會殺戮許多唐朝皇帝的子孫,但還可能有活口的機會。可是一旦違逆天定安排,就算將其殺死,轉生之後的三十年還是一樣會當上皇帝的,屆時年輕手狠,或許李姓子孫將一個也無法存活,這皆是違逆天意的結果啊!太宗明白了天意無可違,也就不再做無謂的追究了。

身爲一代英主尚且順應天意,身爲現代父母是否也需靜下心來想想,我們送孩子上學讀書,所爲何事?難道只是將寶貴的時光耗盡在磨人的考試與排名中?我們是否依著天時順序養育孩子?例如遵循時令而飲食?是否讓孩子心中有著敬天重德的約束?太宗在《帝範》中也舉了許多先人的典範事迹來提點太子,那麽,我們真是應該多花時間講述中華文明中的一些典型人物,讓孩子明白先哲們的修身養性,在他們的心中刻劃仁義禮智信的經典故事,以爲他們日後人生的圭臬!下回我們再說說帝範的其他篇章。

(轉自: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