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能走多遠,看他與誰同行;一個人有多優秀,看他有誰指點;一個人有多成功,看他有誰相伴。

泥土因爲靠近玫瑰,吸收了它的芬芳,從而也能散發出芬芳的香氣,給別人帶來玫瑰的香味。其實,我們人也一樣,和什麽樣的人相處,久而久之,就會和他有相同的“味道”,所謂“臭味相投”就是這麽來的。在一個題爲“創造財富”的論壇上,一位發言人給現場聽衆做了這樣一個小測試,他說:“請大家每人拿出一張紙,寫下和你相處時間最多的6個人,也可以說是與你關系最親密的6個朋友,記下他們的月收入,然後算出他們月收入的平均數。這個平均值便能反映你個人月收入的多少。”測試的結果讓所有人都驚訝不已。

我們中國有句古話:“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美國人也有句諺語:“和傻瓜生活,整天吃吃喝喝;和智者生活,時時勤于思考。”這兩句話所說的其實是同一個道理:朋友的影響力非常之大,大到可以潛移默化地影響甚至改變你的一生。你能走多遠,在于你與誰同行。如果你想展翅高飛,那麽請你多與雄鷹爲伍,並成爲其中的一員;如果你成天和小雞混在一起,那你就不大可能高飛。曾經有人采訪比爾・蓋茨成功的秘訣,他說:“因爲有更多的成功人士在爲我工作。”陳安之的“超級成功學”也有提到:先爲成功的人工作,再與成功的人合作,最後是讓成功的人爲你工作。你與之交往的人就是你的未來。和優秀的人接觸,你就會受到他們良好的影響。

德國行爲學家海因羅特在實驗中發現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剛剛破殼而出的小鵝會本能地跟隨在它第一眼看到的自己的母親後面,但如果它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自己的母親,而是其他活動物體,它也會自動地跟隨其後。尤爲重要的是,一旦這只小鵝形成了對某一物體的跟隨反應,它就不可能再形成對其他物體的跟隨反應了,這種跟隨反應的形成是不可逆的。這種現象後來被另一位德國行爲學家洛倫茲稱之爲“印刻效應”。“印刻效應”在人類的世界裏其實也並不少見。

經常與酗酒、賭博的人厮混,你不可能進取;經常與鑽營的人爲伴,你不會踏實;經常與牢騷滿腹的人對話,你就會變得牢騷滿腹;經常與滿腦“錢”字的人交往,你就會淪爲唯利是圖,見財起意、見利忘義之輩。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什麽樣的朋友,就預示著什麽樣的未來。如果你的朋友是積極向上的人,你就可能成爲積極向上的人,假如你希望更好的話,你的朋友一定要比你更優秀,因爲只有他們可以給你提供成功的經驗。假如你老是跟同一群人做同樣的事情,你的成長顯然是有限的。

人喜歡經營圈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際圈子。大家的區別在于:有的人圈子小,有的人圈子大;有的人圈子能量高,有的人圈子能量低;有的人會經營圈子,有的人不會經營圈子;有的人依靠圈子左右逢源、飛黃騰達,有的人脫離圈子捉襟見肘、一事無成。

無論你的圈子有多大,真正影響你、驅動你、左右你的一般不會超過八九個人,甚至更少,通常情況只有三四個人。你每天的心情是好是壞,往往也只跟這幾個人有關,你的圈子一般是被這幾個人所限定的。

因此,和什麽樣的人交朋友,和什麽樣的人形成勢力範圍,又和什麽樣的人組成圈子,其實是一個很值得我們嚴肅、認真地思考和對待的問題,甚至是你終身最大的一件事。

(轉自: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