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珪,在天寶初年,為長沙縣尉,他一貫廉潔奉公。這次押送河南造橋的木材,剛行至揚州,連遭風浪,木材遺失很多。揚州的主管官員,認為是成珪盜賣了木材,便拷打民夫,民夫不勝痛楚,只好屈打成招,亂說是成珪盜賣了。於是揚州把公文轉至潭州。

當時班景倩,為潭州刺史,是個嚴苛的官吏。長沙官員楊覲,覺得成珪此案,很有油水,便和班景倩合夥,構陷成珪罪。班景倩派楊覲,至揚州收捕成珪等人。楊覲抵達揚州,用小號枷,枷住成珪,陸路而行,到達江寧才上船。進船之後,他便用連鎖鎖住枷,附在船樑上,四面全用釘子釘死,只開了一個小孔,傳送飯食。

成珪自料到潭州,必死無疑了。他從揚州出發時,便在心裡默念「救苦觀世音菩薩」不停。經常一日一餐,有時一天也不給吃飯,只飲清水。過了十餘日,船至滁口,正是黃昏,成珪誦念佛號,懇誠之至,枷和鎖,忽然全解開了,身上利利落落,無所牽累。

等到夜深,船上的人都入睡了,成珪便撬下釘子,跳出底艙。他來到楊覲房上,大呼道:「楊覲,你能把我怎樣!」楊覲驚起,問他如何到這裡?成珪道:「我就是葬身江魚之腹,也不能眼看你輩貪污成功。」

於是他心一橫,跳入水中。他剛到潭底,須臾間遇到一棵懸在水中的樹木,上有豎枝,成珪便騎抱著木枝,到了水面。當時正是深夜,一片黑夜,四顧茫然。那樹木忽而沉到潭底,又浮了起來。成珪便專心誦念觀世音佛號,那木頭又漂到水面,翻轉過來。成珪隨著漂木而行,知道已達岸邊,就潛伏在蘆葦叢中。

江邊的猛獸很多,但都是往來看看,也不加害於他。到了天明,他投奔附近的村莊,村中的人,為成珪換了裝束,送到了滁州。滁州的官員,對成珪的神奇際遇,感嘆讚揚,為成珪購置驢馬、糧食等物。成珪便進入京城,到御史台,申辨冤枉。而楊覲,因走失掉成珪,一時潰散。他也因此出家為僧。

(轉自: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