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頓在科學領域裡的傑出成就,在世上贏得了「歷史上最傑出的科學家」與「近代物理學之父」的尊稱。有關牛頓的傳記,多數都止於講述牛頓的科學成就,卻遺漏了牛頓的信仰。牛頓自己的手稿,展現了信仰在他科學生涯中的重要地位。牛頓從研究自然的奧秘開始,發現自然深不可測終而進入了宗教殿堂,向世人證明了高級生命創造的宇宙是何等奇妙和偉大。

牛頓生於1642年12月25日,父親是不識字的農夫,母親是個性堅強的女人,一起經營在英國烏斯托普的小農場。牛頓的父母倆都屬於清教徒──信仰堅定的基督徒。

在牛頓出生前三個月,他的父親病逝,缺乏人力的小農場沒有收成,家境更是貧窮。母親哈拿才死了丈夫,眼看惟一的孩子也要死了,在最絕望的時候想起了聖經上也有一個名叫哈拿的女子,在難過時向上帝的禱告:「你若垂顧婢女的苦情,眷念不忘婢女,賜我一個兒子,我必使他終身歸於你。」(撒母耳記上1章11節)。牛頓的母親懷抱著她的早產兒,向上帝發出同樣的禱告。在牛頓的一生中,母親的這個禱告對於他的個性與信仰有深刻的影響。牛頓在大二時,在筆記本上寫下禱告:

上帝啊!若我心偏於邪惡,請勿成全我;

不是為得祝福來跟隨你;

不是只在教會中渴慕你;

讓我做個敬畏你的人,

且因著敬畏你,

而不畏懼邪惡的人。

牛頓經常思索當年母親的禱告蒙上帝垂聽這件事,他意識到上帝讓他活下來,一定有些事是要他去完成的。他以畢生精力研究宇宙的奧秘,對「無神論主義」深不以為然,他指出:「當我觀察太陽系時,看到地球到太陽的距離剛好使地球得到適量的光和熱,這可不是偶然的現象!」

在精密研究考察奇妙的宇宙結構後,牛頓更深深地感到創造宇宙者的偉大,真的是無可測度。一名舉世聞名的大科學家,卻自認為對宇宙的奧秘所知有限,有如滄海一粟。

他每日研讀聖經,費心鑽研聖經中的預言和煉金術,並寫下了大量研究筆記,試圖解開聖經中的秘密,以及基督二次降臨和世界末日何日到來的預言。他寫道:「我堅信聖經中所記載的,是由那些得到啟示的人們所寫下來的『上帝之音』」。

牛頓曾說:「在沒有物質的地方有甚麼呢?太陽與行星的引力從何而來呢?宇宙萬物為甚麼井然有序呢?行星的作用是甚麼?動物的眼睛是根據光學原理設計的嗎?豈不是宇宙間有一位造物主嗎?雖然科學未能使我們立刻明白萬物的起源,但這些都引導我們歸向萬有的神面前。」從牛頓的時代開始,幾百年來雖然科學日新月異,牛頓的疑問在人間研究的盡頭還是看不到答案!而萬有的神之靈明更加傲岸了!

論到天體的構造與運行,牛頓嚴正地表示:「從諸天文系的奇妙安排,我們不能不承認這必是全知全能的高級生命的作為。宇宙間一切有機無機的萬事萬物,都是從永生真神的智慧大能而來;他是充滿萬有,全知全能的;他在這無邊無量、井然有序的大千世界中,憑其旨意,創造萬物,運行萬物,並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人類;我們的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宇宙的萬物,必然有一位全能的神在掌管統治。在望遠鏡的末端,我看到了神的蹤跡。」

牛頓畢生的主要精力用於對精神世界的探索,視科學為餘事。他在談到自己的科學成就時說,他不過是在「追隨神的思想」,「照神的思想去思想而已」。

牛頓有一位朋友,就是英國著名天文學家哈雷,他因推算出一顆彗星的軌道,這顆彗星後來被命名為哈雷慧星,他卻不肯相信宇宙中一切的天體是神創造的。

有一次,牛頓造了一個太陽系模型,中央是一個鍍金的太陽,四周對應著天體秩序排列著各大行星,一拉曲柄,各星立即照自己的軌道和諧轉動,非常美妙。一天,哈雷來訪,見到這模型,玩弄了很久,驚嘆叫好,急著問這是誰造的。

牛頓回答說,這個模型沒有人設計和製造的,只不過是偶然各種材料湊巧碰在一起而形成的。哈雷說,無論如何必定有創造它的人,無疑地是位天才。這時,牛頓拍著哈雷的肩頭說:「這個模型雖然精巧,但比起真正太陽系,實在算不了甚麼!你尚且相信一定有製造它的人,那麼比這個模型精巧億萬倍的太陽系,豈不是全能的神,用高度智慧創造出來的?」哈雷這才恍然大悟,也相信了有神存在。

牛頓臨終前,面對仰慕他智慧和稱頌他偉大科學成就的人,謙虛地說:「我的工作和神的偉大創造相比,我只是一個在海邊拾取小石和貝殼的小孩子。真理浩瀚如海洋,遠非我們所能盡窺」。

(轉自:看中國)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