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容是人性 忘卻神性 寬容是一種個人修養,也是一種良好的品質。與人相處之間,常懷寬容之心,就會減少許多矛盾,生活也會快樂輕鬆。

有一天跟玉姐聊天,說到我剛來公司的事情。當時,有一個同事擔心我搶了她的位置,所以非常排擠我。但是,我沒有放在心上,以一種視而不見的態度對待她對我的惡意,又以非常謙虛的言行讓她明白我無心搶她的工作,最後,那個同事對我轉變了態度,不再排擠我。

當我風輕雲淡的訴說著過往時,玉姐很驚訝,因為她以為我和那個同事一直相安無事,是因為我傻,沒有看出來她對我的排斥。

玉姐說我是個寬容大度的人,凡事看透而不計較,善待了別人,也為自己行了方便。可是我捫心自問,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在意,我希望自己能做的再好一點,真正的做到不計前嫌。

玉姐說在意是正常的,不管你怎麼寬容別人,她對你做的那些事情是存在的,記憶是抹不掉的。如果徹底忘掉了,要麼是沒有原則的人,要麼就不是人,而是神了。

這讓我想起曾經看到的一則報導,主人公是一位被非法關押的中年女法輪功學員。

一天,一群員警在審問幾個法輪功學員。一個年輕的員警咆哮一聲,從腰中抽出了寬寬的皮帶,狠狠的向一個年輕的小夥抽去。

這時,一個中年女子衝了過去,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年輕小夥,這個舉動,讓來不及停手的員警十分驚訝。但是,他並沒有停手,一邊抽打著,一邊叫駡著讓中年女子閃開,中年女子沒有被員警的淫威嚇住,依然緊緊的護住年輕小夥。

發了狂的員警無法節制仇恨的情緒,皮帶不停的落在中年女子的身上。這時,通道的盡頭,一個小小的人影走了過來,喊了一聲「爸爸」。揮舞皮帶的員警停了手,看到兒子過來,猙獰的臉上泛起了笑容,告訴兒子自己好好玩,然後又要掄起皮帶。

中年女子不容遲疑的跟員警說:「你把孩子帶走!」 員警說:「孩子看慣了這樣的場面,嚇不著他!」

中年女子依然堅定的說:「你把孩子帶走!有一天,不久的將來,他知道你今天兇狠的、毫無人性的掄起皮帶毒打的是這個世界上最善良的人們時,他會唾棄你的,在他面前你將失去做父親的尊嚴!」

中年女子看著員警,眼睛裏沒有怨恨,只有對員警的憐憫。

員警愣在那裏,眼神從兇狠到困惑到泛著淚光。 過了片刻,員警慢慢的把皮帶繫在了腰上。低著頭,拎起兒子小小的手,向外走去。走了幾步,停了下來,俯下身,輕聲的跟兒子說:「跟阿姨再見,說謝謝阿姨。」 孩子轉過身來,擺動著小手,稚氣的喊著:「謝謝阿姨,阿姨再見!」

員警牽著兒子繼續朝外走著,就要走到通道盡頭的時候,他轉過身來,舉起了剛剛揮舞過皮帶的手,向那位中年女法輪功學員致意。

在無辜的毒打面前,法輪功學員忘卻自身的被迫害,善導了員警,維護了他作為父親的尊嚴,使其放棄行惡,這顯然不是沒有原則,而是一種大善大忍的寬容,這種在個人安危處於危險的情況下,還能無私為對方的著想的胸懷只有具備神性的人才能擁有。

詹姆斯.格林曾經說過——寬容是人性的,而忘卻是神性的。何為神性?神性就是超越於人性之上更加高尚的品質,就是真理、善良、美好的至極所在。這種神性的展現,總是像春風化雨般滋潤著人們向善的心靈,引導著人們從黑暗走向光明。

人世間最大的寬容就是忘卻,這種充滿神性的品質,散發出仁愛的光芒,就像莎士比亞所說:它賜福於寬容的人,也賜福於被寬容的人。

如果說寬容是一種美德,那麼寬容而忘卻,則是一種偉大的精神,是一種崇高的境界!@

責任編輯:方遠

(轉自:epochtim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