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有一對兄弟非常崇信佛門,兩人都出家學道。哥哥精進修行,不久之後便證得羅漢果位。弟弟也是天資聰穎,學問廣博,加之善誦經典,後來應宰相邀請擔任其老師,時人稱他為「三藏法師」。

宰相崇敬佛門,所以常常贈予三藏法師很多錢財,委託他修建寺塔與僧房。不久之後,一座巍峨莊嚴的寺院就建成了。宰相見到這座莊嚴宏偉的寺院,更加信賴、尊敬法師,照常供養他,從來沒有懈怠和厭倦。三藏見宰相心地寬厚,於是心想:「寺廟建成了,需要安置眾僧入寺。我應當告訴宰相,使他邀請我的哥哥來入住。」於是將心裡話告訴宰相。

宰相聽後,回答道:「既然法師相請,但凡僧人,我都不敢違逆,何況是您的兄長呢!」遂即派人去請。法師的哥哥來到之後,宰相見他精進勤懇的用心修行,心中升起敬仰,愈加恭敬地供養他。

有一次,宰相將價值千萬錢的上等布料贈予他。哥哥一心都在精進修行上,絲毫不貪戀任何財物,於是堅持拒絕了。宰相帶著滿心的敬意,殷勤地勸他收下。法師的哥哥實在沒有辦法,又不能拒人千里之外,只好勉強收下了。他想:「我的弟弟著手營造之事,需要很多財物。」於是將布料轉交給弟弟。

不久之後,宰相送給三藏法師一塊普通的布料。儘管事情很小,但是法師心中升起深深的嗔憤之心,一絲惡念縈繞著他。幾天之後,宰相又送給法師的哥哥一塊價值千萬錢的上等布料,哥哥再次將布料轉交給弟弟,法師見了心中更是妒嫉不已。

於是法師拿著哥哥轉交的上等布料來到宰相女兒家,說:「你的父親是宰相,起初很敬重我。今天我的哥哥到來之後,不知道施展了什麼幻術,竟然迷惑了你的父親,以致現在宰相待我淡薄了。我給你這塊布料,你可以拿到宰相面前縫製衣服。如果宰相問起來,你就這樣回答,『這是父親敬重的那名僧人送給我的。』宰相一定會憤怒地不再和我哥哥說話。」

宰相的女兒說:「我的父親一向敬重僧人,猶如愛護自己的眼睛,也像珍愛明珠一樣。怎麼就能因此誹謗他呢?」法師說:「你如果不聽我的話,我就和你永遠斷交。」宰相的女兒實在很為難,無法推託,只好拿著布料,當著父親的面縫製衣服。

宰相看著布料覺得很眼熟,心裡不由念叨:「那名僧人(指法師的哥哥)真是個大惡之人,拿著我的供奉,反而誆騙迷惑我的女兒。」於是,當法師的哥哥拜訪時,宰相不再出去迎接,臉色也變得很難看。

法師的哥哥看到宰相的變化,心裡想:「一定是有人毀謗我,才使宰相改變了初衷。」於是他使用神通騰空而起,施展諸多變化。宰相看到這些神奇的景象,深深敬佩歎服,當即和妻子一起向他頂禮懺悔,比以前任何時候還要敬待他。後來宰相得知整件事的前因後果,將法師和自己的女兒驅逐出國了。

在這則故事中,三藏法師聰穎博學,精通佛典。他原本有著良善的本性,卻被妒嫉心蒙蔽了心智,摧毀親恩,摧毀多年修行的功績,也摧毀了他所有的美譽。他的善念和修行的動力,也因這顆妒嫉心變得脆弱,不堪一擊。他對聲望和名譽的嚮往,對一塊布料的貪念,竟使自己的心無法容下宰相對其兄長的敬意,深深陷在自己的妄念中,難以自拔。妒嫉心看似無形,卻能吞噬人的心智,甚至一切功績。可不慎哉!@*#(據《雜寶藏經》卷三)

(轉自:epochtim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