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華夏五千載,白馬馱經入中原,裊裊香火續百代,清幽古剎遍地開。從東漢佛教傳入中國,白馬寺創建開始,佛門聖地在中原大地遍地開花,香火綿延兩千載。然而當文革的血雨襲來,多少廟宇被砸、多少經書被焚、多少珍寶被毀,至今仍不能統計。歷史上有“三武一宗”滅佛,讓世人清楚的看到滅佛的後果。共產黨建政以來,在華夏大地瘋狂滅佛,持續至今。中共為何必亡?下面這幾個冰山一角的事件,讓我們來一窺因果。

白馬寺:中國佛教“祖庭” 稀世珍寶今何尋

白馬寺位於河南省洛陽市,創建於東漢永平十一年(西元68年),距今已有近2000年的歷史。白馬寺是佛教傳入中國后興建的第一座寺院,也因此被認為是中國佛教的發源地,有中國佛教的“祖庭”和“釋源”之稱。

據《資治通鑒》等史書記載,東漢永平七年(西元64年),漢明帝劉庄夜夢一位金色神人。次日,召大臣詢問,傅毅道:“周昭王二十四年四月初八,山川震動,江河氾濫,晚上西方天空現出五色光華。太史蘇推測:這當是一位大聖人在西天誕生。這位聖人降臨人間是為了救苦救難,他的義理,一千年後就能傳入我國。現在時間已經差不多千年,臣聽說西域有位神人,其名曰‘佛’,陛下大概夢到的就是佛。”

漢明帝隨即遣蔡培等人出使天竺(印度)。一行人歷盡艱辛,到達大月氏國(今阿富汗一帶),遇天竺沙門(印度高僧)攝摩騰和竺法蘭,學佛教經典,獲釋迦牟尼畫像和《四十二章經》。

西元67年,蔡培邀攝摩騰、竺法蘭來洛陽。明帝高興的召見兩位僧人,請他們在外交官署住下,翻譯《四十二章經》。翌年,明帝下令在洛陽雍門外建僧院,是為“白馬寺”,以紀念白馬馱佛經、佛像之功。

白馬寺創造了中國佛教歷史上多項“之最”。中國歷史上第一座古剎;最早來中國的印度高僧禪居於白馬寺;最早傳入中國的梵文佛經《貝葉經》收藏於白馬寺;中國第一本漢文佛經《四十二章經》在白馬寺譯出;中國第一本漢文戒律《僧只戒心》始譯於白馬寺,並最早在洛陽立壇傳戒;中國第一次去“西天取經”的朱士行始於白馬寺;中國第一個漢人和尚朱士行受戒於白馬寺;白馬寺的齊雲塔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座舍利塔;白馬寺的清涼台是中國最早的譯經道場。

白馬寺在近兩千年的歷史中,與中華文化充分融合,歷代帝王之賢者都曾下令進行修繕,文人獻上墨寶,書法家篆刻碑文,留下璀璨的文化瑰寶。白馬寺內曾存有大量千年稀世珍寶。民國時期,寺內的大量遼代泥塑、元代夾紵乾漆造像如三世佛、二天將、十八羅漢等依舊保存完好。

但當十年文化浩劫在中原大地拉開其恐怖帷幕時,白馬寺的劫難首當其衝。

1966年7月20日的一個早上,開啟廟門后不久,廟門外的嘈雜聲和急促的腳步聲驚擾了正在念經的和尚。白馬寺附近的白馬寺生產大隊黨支部書記帶着數百人的隊伍,操着鋤頭、鐵鍬、釘耙、棍棒,聲稱要遵照上級指示“破四舊”。人們推開規勸的和尚,湧進白馬寺。等住持聞訊趕來,天王殿的四大金剛已被打翻推倒。

霎時間,有千年歷史的遼代泥塑十八羅漢、稀世珍寶玉馬在內的所有佛像、經卷、文物都被砸爛、毀掉,兩千年前印度高僧帶來鎮寺之寶《貝葉經》同樣被付之一炬,僧眾被造反人群趕走,寺廟也險些被燒毀。

這一天只有“晨鐘”沒有“暮鼓”,這一天的悲哀訴不盡。

法門寺:“關中塔廟始祖”良卿法師焚身護寺

法门寺

法門寺(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法門寺位於陝西省寶雞市扶風縣法門鎮,始建於東漢末年恆靈年間,距今約有1700多年歷史,有“關中塔廟始祖”之名,建寺之初稱“阿育王寺”。

唐初時,高祖李淵改名為“法門寺”。唐朝是法門寺的鼎盛時期,曾被封為“皇家寺院”。武德二年(619年),秦王李世民在這裡剃度僧人80名入住法門寺。

宋代法門寺承襲了唐代皇家寺院之宏闊氣勢,當時僅二十四院之一的“浴室院”即可日浴千人。

法門寺以皇家寺院的顯赫地位,七次開塔迎請佛骨的盛大活動,對佛教在中原大地的洪傳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由於寺院的佛塔地宮內埋藏有釋迦牟尼佛祖的指骨舍利子,因此成為舉世聞名的佛教勝地。

在文革期間“破四舊”的浪潮中,法門寺也同樣險遭滅頂之災。1966年夏天的一個早上,法門寺近百僧眾正在大殿誦經,忽然“造反有理”之聲不絕於耳,一個小和尚驚慌的稟告住持良卿法師:“一群紅衛兵衝進寺里造反來了!”

良卿法師在中國佛教界頗有名望,曾在著名的白馬寺修行多年,由小和尚逐漸升任白馬寺住持法師,後來,受法門寺眾僧邀請,來此當住持大和尚。法門寺在良卿法師的主持下,僧眾日多,香火旺盛。

良卿法師叫眾僧離開大殿暫避一下,留下幾位老僧和自己一道應對。紅衛兵衝進法門寺時,良卿法師正和環坐着的幾位老僧,全神貫注的誦念經文。

紅衛兵在寺內燒佛經、砸佛像;羅漢堂里形態各異的羅漢像破砸壞了;銅佛殿中莊嚴的文殊、普賢銅佛被捆上繩索拉倒了;香爐、鍾、磬和各種供品被掀翻了;大雄寶殿里那尊被列為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對象的巨型卧佛,被鐵棍、木棒、石頭砸得面目全非。

本以為造反人群毀壞佛像就會離去,然而,狂熱的紅衛兵又奔向埋有佛祖指骨舍利子的佛塔旁,意欲毀掉寶塔,挖開地宮。良卿法師心中一震:意識到事態遠比自己想像的嚴重。一旦寶塔被打開,千年的稀世珍寶將毀於一旦。

他奮力去拉挖塔基的人,力圖阻止他們的所為。瘋狂的人群對80歲高齡的良卿法師拳打腳踢,把他推入挖開的坑中,已是鼻青眼腫、頭破血流的良卿法師立刻昏死過去。

幾個大漢將良卿法師抬出大坑,扔到寶塔邊的空地上。天空下起小雨,老法師從昏迷中醒來,見塔基下的坑越挖越深,估計要不了多久,寶塔就會轟然倒塌。

他回到禪室,披上象徵寺院住持的五色木棉袈裟,並全身澆滿煤油后,來到真身寶塔前,焚身護寺。大火瞬間吞噬了良卿法師,灼烤聲和刺鼻的油煙味在寺院內瀰漫。

大德高僧良卿法師為保護佛院地宮而自焚圓寂於真身寶塔前,寶塔下的佛指舍利方遂得以保全。但其他僧侶遭到了遣散和迫害,寺院遂淪為“扶風縣無產階級造反派臨時總指揮部”。

南華禪寺:“六祖祖庭”六祖真身被毀

南华禅寺进口

南華寺進口(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南華禪寺位於廣東省韶關市曲江區馬壩鎮,建於南北朝梁武帝天監三年(西元505年)。宋開寶元年(西元968年),宋太宗賜名“南華禪寺”,沿襲至今。南華禪寺是中國最著名的寺院之一,是禪宗六祖惠能宏揚“南宗禪法”的發源地,故有“六祖祖庭”之稱。

唐太宗貞觀十二年(西元638年)六祖惠能誕生。惠能曾在此講法,並在這裡創立了禪宗。西元713年,六祖圓寂,留下不腐肉身。其後,六祖的真身就安坐在南華寺的大殿里。

民國時期,近代中國第一高僧虛雲禪師駐錫南華禪寺,籌積款項,相地度勢,重建殿堂。虛雲禪師(1840年~1959年)曾是蔣介石的座上客,為蔣公預言二戰結局。

1942年11月,中華民國主席林森等前往南華禪寺,迎請虛雲禪師到重慶主持“護國息災大悲法會”,法會在慈雲寺、華岩寺同時設壇舉行,為期49天。

1949年,中共篡政,1952年,成立“中國佛教協會”,派員提出佛教的清規戒律應該廢除。甚至提出“僧娶尼嫁,飲酒食肉,也都應當自由,誰也不能管。”

與會的虛雲禪師挺身抗辯,要求保存戒律和佛教服飾,因此被誣為“反革命”。時年112歲的虛雲被拘禁在方丈室內,絕其飲食,大小便均不許外出,並慘遭毒打,頭破血流,肋骨折斷。軍警將他從榻上推倒在地,第二天再來,看見虛雲未死,又予毒打。

在文革中,六祖真身更是慘遭劫難。見證這段歷史的是虛雲禪師的弟子佛源法師。“一天,六祖真身被紅衛兵用手推車推到韶關遊行,說是壞蛋、是假的、騙人的,要燒掉。結果被人用鐵棒在背胸上打了碗口大的一個洞,將五臟六腑抓出來,丟在大佛殿。肋骨、脊梁骨丟滿一地,說是豬骨頭、狗骨頭,是假的。並在六祖頭上蓋個鐵缽,面上寫:‘壞蛋’二字,放在大佛殿。原不准我們看,但我們仍偷偷跑去看了,心裡難過得流淚,偷偷把六祖靈骨收拾起來,但沒有地方可藏。一者怕人知道;二者怕自己不知道哪天被打死。六祖的靈骨不能這麼樣被丟掉啊!於是用一瓦盒上下蓋好,埋於九龍井後山的一棵大樹下,作好標記。並送信給香港聖一法師,要他來時用照相機把這個地方拍下來,以待太平時取出。丹田祖師的靈骨也同遭殘害,我也分別收斂。”(《佛源老和尚法匯》)

佛源法師1958年被打成“右派”入獄,1961年回到南華寺,但受到管制。因為迫害,他患上了一系列疾病,數十年只能吃流質食物。因他堅決拒絕還俗,遭到了不少毒打。“如果不經文革浩劫,六祖真身絕不會受此損壞的。”

大昭寺:藏地千年瑰寶 文革作屠宰場

大昭寺一角
大昭寺一角(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大昭寺位於西藏自治區拉薩市中心,在藏傳佛教中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始建於唐貞觀二十一年(647年),吐蕃王朝的鼎盛時期。建造的目地是為了供奉釋迦牟尼八歲等身像,該佛像由尼泊爾尺尊公主嫁藏王松贊干布時帶入西藏。目前寺院中供奉的是文成公主入藏時帶來的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佛像。

大昭寺建造之初因以山羊馱土,被命名為“羊土神變寺”。1409年,格魯教派創始人宗喀巴大師為歌頌釋迦牟尼的功德,召集藏傳佛教各派僧眾,在寺院舉行了傳昭大法會,后寺院改名為“大昭寺”。也有觀點認為大昭寺之稱始於9世紀。

大昭寺是西藏最輝煌的吐蕃時期的建築,經歷代修繕增建,融合了藏、唐、尼泊爾、印度的建築風格,形成了龐大的建築群,成為藏式宗教建築的千古典範。

藏人有“先有大昭寺,後有拉薩城”之說,大昭寺不僅在地理位置上處於拉薩市中心,在宗教、政治、生活中,更具中心地位,被認為是“藏地的靈魂”。

然而,遺世獨立的大昭寺也未能在文革的腥風血雨中倖免。藏人作家唯色根據父親澤仁多吉當年拍攝的西藏文革照片,訪談當事者70多人,將這段歷史在《殺劫》中。令人悲泣不已的是,文革對西藏文化的摧殘,亦如對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的摧殘,慘烈而徹底。

根據《殺劫》中的圖片和文字,1966年8月,大昭寺經歷了前所未有的破壞。拉薩的紅衛兵來到大昭寺,大量法衣、經書、佛像、嘛尼輪等被砸、被毀、被燒;釋迦牟尼佛像則被戴上高帽,高帽上寫有種種侮辱性的語言,其身上的金銀珠寶、綾羅綢緞全都不翼而飛,連身上和臉上塗的金都被刮凈,甚至鑲嵌在佛像眉心的一顆無以倫比的寶石以及古老的黃金耳環,也不知被何人拿走;所有佛像體內的裝藏之物也都被拿走,大批喇嘛被強制還俗。

1967年,軍隊入駐大昭寺,把殘存的法器、佛像等悉數運走毀掉,除了釋迦牟尼像,其他佛像全部被砸光。很多一層的佛殿都淪為豬圈,樓上的佛殿變為軍人宿舍。一位當時送豬飼料的僧人說:“他們把大昭寺的一角辟成茅廁,我們可以看見他們把尿撒在地上;大昭寺的另外一部份,則被改造成牲畜屠宰場。”另一位當年的紅衛兵也說:“大昭寺除了被當作豬圈,還做過屠宰場,在裡面殺豬拔毛。”

寺內珍藏千年的世界佛教第一至寶,佛祖釋迦牟尼在世時親自開光的三聖像之一:八歲等身像,也在這場運動中被毀。從1966到1976年10年間,西藏境內2700座寺院幾乎被滅絕殆盡,僅有8座倖存。

一位在文革中燒過經書的前僧人,後來自願在大昭寺當清潔工長達17年。“如果沒有文化大革命,我想我的一生會是一個很好的僧人,會一輩子穿袈裟的。寺院也會好好地存在,我會一心一意地在寺院裡面讀經書。可是革命來了,袈裟就不能再穿了,雖然我從來沒有找過女人,沒有還俗,但還是沒資格再穿袈裟了,這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事情……”

(轉自:看中國)

影片推薦:

更多:

分類: 歷史 文化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