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孩子去森小,遇到大學同學也送女兒來,真巧!我們在學時不過是點頭之交。

第二學期末,孩子們在老師協助下,策劃並進行蘭嶼之旅。歸來時,同學將小玉寄在我家幾小時。這兩個小朋友居然離得遠遠的,各玩各的,互不說話。小玉的球鞋因浸過水,我就幫她洗淨、烘乾,當時閃過一念:難道她是我未來的媳婦?

兒子在森小待一年半就畢業了,因緣際會下,我帶他到南投山區的國中就學。無意中看到兒子筆記本簡短的一句話,似乎流露出對小玉的思念。後來聽說小玉得重症住安寧病房,我選了日本小女孩的日記給兒子,分享她在生命最後階段溫馨感人的心路歷徎。很想帶兒子去探望,但因父親住院,終未成行。後來聽說小玉出院了。

再次遇到小玉,是在他們兩人都上全人中學時。她長出肉了,也長高了,氣色紅潤,像看見親人般很高興地跑來抱了我一下。一段時間後,兒子回台北,說有女朋友了。我說:「你想清楚就好。」她那麼活潑外向,不知能不能長久。我認為,那是他們自己得面對的事,無論苦樂,都可以從中學習、成長。

浪漫的情侶在日出(fotolia)

女孩說,有些老師覺得這麼早交往,世界都還沒看夠,為什麼非得和這個人在一起?可是她認為,姻緣天注定,看再多還是這個人。 (fotolia)

畢業後,小玉因打工曾住我們家。有一天在路上看見他們的背影。高個的兒子一手牽著嬌小的小玉,一手牽著她年幼的弟弟,感覺很溫馨,真像一家人。小玉回自己的家後,我曾帶他們到紐約參加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兒子當兵時的懇親會,我也邀她一起去。兩人相戀八年後結婚。

他們曾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談七年級生的幸福之道。小玉表示,高中時,有些老師覺得這麼早交往,世界都還沒看夠,為什麼非得和這個人在一起?可是她認為,姻緣天注定,看再多還是這個人。兒子則說,高中跟小玉交往前,有一天在走廊相遇,有個念頭一閃,「我會和她結婚」,念頭就一直停留。最後真的實現了。

小玉的爸爸和我,大學四年幾乎沒說過話,豈知那時已在牽線了。二十年後我曾閃過的一念,經十多年竟成真,小玉成為我的媳婦。同學和我牽的線,經三十多年,終將兩個孩子結為連理。

(轉自:epoch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