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僧佛圖澄通過其展現的佛法威力而為他人解難,同時制止惡事惡念的產生。

遠距離唸咒解難

此後,郭黑略領兵征伐長安北部山中的羗人,途中陷入了羗兵的埋伏中。此時佛圖澄正在佛堂上打坐,弟子法常在他身邊,只見佛圖澄忽然臉色淒慘地說:「郭公陷入狄兵的包圍了!」他令弟子們為郭禱告,自己也口誦咒語。

一會兒佛圖澄又自言自語地說:「如果從東南方向突圍就能逃命,其他方向都不成。」說完之後又開始唸咒語。過了一會兒他又說:「總算逃脫了!」

一個月後的一天,郭黑略回來了。他說,陷入羗兵包圍後他跟著人群往東南方向跑。馬跑累了,正遇一個手下人推過一匹馬給他並對他說:「您乘這匹馬,我騎您的,能不能逃脫,只能由命。」郭黑略得到了那匹馬,所以才能逃脫。推算時間,這正是佛圖澄為他唸咒的時候。

勸解天子勿親手執法

石虎任命大司馬燕公石斌為幽州牧。當時鎮上有許多凶徒聚結在一起,肆意妄為驕橫殘暴。佛圖澄告誡石虎說:「天神昨夜說:『疾牧馬還。至秋,齊當癱爛。』」石虎不理解這句話,便令各處將牧馬送回來。那年秋天,有人向石虎告發石斌,石虎召回石斌,決定打他三百鞭子,殺死他所生的齊氏。

石斌受罰時,石虎彎弓捻箭親自監督。若罰得輕了,石虎便親手殺死五百人。澄勸石虎說:「禍心不可縱容,當死者不可使其活。但是禮不親殺,以免傷了恩情。哪有天子親手執行刑罰的呢?」石虎於是罷手。

告知轉世真相 制止謗佛惡念

後來晉軍從淮河出擊。隴北瓦城都受到侵凌,三方告急,人心惶惶,石虎生氣地說:「我現在奉佛,反而招致更多的外寇侵凌,佛實在沒有神威呀!」第二天早上佛圖澄入朝時,石虎以此事問他。

佛圖澄聽了便責備石虎說:「你上一生曾經是個大商人,到了一個寺院後,曾給寺院的大會提供經費,那次大會中有六十個羅漢,我也參加了這個大會。當時有個得了道的人告訴我說,這個大會的主人壽命已經完了,他要轉化成另一個人。他死後安葬在你們墓地裡。現在你已當了國王,這豈不是福分嗎?打仗禦寇,這是國家的常事,為什麼要抱怨、譭謗佛法,夜興毒念呢?」石虎聽信了他的話,省悟了,跪在地上謝罪。

為國君講法 對貪臣警告

石虎平時經常問佛圖澄:「佛法不殺生,我為天下之主不用刑罰殺人無法肅清天下,既然違戒殺生,即使又來信奉佛教,誰還能夠得到佛主的保祐呢?」

佛圖澄回答道:「帝王奉佛,應當是心地虔誠地顯揚佛法,不為暴虐之事,不殺無辜之人。至於凶徒無賴,並非教化所能改變,有罪不得不殺,有惡不得不刑,如若暴虐恣意,妄殺無罪者,即使再去減刑罰,信奉佛法,也不能免除災禍。願陛下省欲興慈,廣及一切。如此,則佛教永隆,福運久遠。」石虎對這些意見雖還不能全部採納,但這些話對他還是很有教益的。

石虎的尚書張離、張良,家裡極奢華但都供奉佛教,各自建立起很大的佛塔。佛圖澄對他們說:「事佛在於清靜無慾,以慈悲為懷,施主雖然供奉佛法,卻又貪婪無厭,遊獵無度,積聚無窮;如今正受玩世之罪,請問有何福報可求?」張離等人後來都被殺掉了。

感化落後民族

有一年從正月一直到六月久旱不雨,。石虎派遣太子到臨漳西釜口祈雨,但很長時間沒有求下雨來。石虎又令佛圖澄自行祈雨,當即有兩條白龍降臨他祈雨的廟祠,那天大雨普降,方圓幾千里解除了旱情,這一年獲得了大豐收。

許多落後民族,原不懂佛法,後聞澄如此神驗,便都遙向禮拜,佛圖澄並未對他們宣講佛法而用具體行動感化了他們。

護衛遠處弟子

佛圖澄常常派弟子到西域去買香,有一次,買香的弟子正在道上走,佛圖澄對其餘弟子說,他在手掌上看見這個買香的弟子在某處被搶劫,他正面臨死亡的危險。於是佛圖澄便燒香唸咒祝願,遠遠地護著他。這個弟子回來後說,某月某日於某處被賊所搶,眼看就要被殺死,忽然聞到一股香氣,盜賊無故自驚道:「救兵來了!」扔下他就跑了。

用神通幫助修建佛塔 以慈悲規勸國君止戰

石虎在臨漳維修舊的佛塔,他派人來說苦於缺少露盤,佛圖澄就對來人說:「臨緇城內有座古阿育王塔,地下埋有承露盤和佛像,上面生有茂盛的林木,可以去挖取。」他還畫了一張位置圖給來者。石虎派人按照他說的地方和畫的位置圖去挖,果然挖到了佛像和承露盤。

石虎好幾次想征伐燕國,佛圖澄規勸道:「燕國的氣運未終,很難攻克。」石虎屢攻不克,連吃敗仗,這才相信佛圖澄的規勸。

(轉自:看中國)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