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的人都想得福報,希望自己的子孫後代都能過上好的生活。那人的福報是怎麼來的呢?在古人看來,福報就是人積德行善得來的。

守住善念得福報 兒子個個金榜題名

從前,有個人叫章景綸,他生性喜歡行善積德,見到他人有善行,他總是能夠恭敬謙虛的學習。

時遇元兵入侵,擄掠了上千名女子,關押在一座寺廟中,讓社長李德揚看守。李德揚心地善良,對章景綸說:「這裡關押的女子都是官宦人家的名門閨秀,要是被元兵帶走難免遭到玷污、殺戮,這真是令人不忍心。我想把人放走,但想到家中還有老母,怕連累了她老人家,所以始終沒敢放人。」

章景綸說道:「我是一個人,你把看守這個差事交給我,我把她們放走,這樣元兵追查起來,我一個人來承擔,即使殺了我我也不後悔。」

李德揚見他是真心的,便找來元兵,將看守的差事交給了他。趁著夜色,章景綸將所有被擄掠來的女子全放走了,並且一把火燒了佛寺,然後自己到官府去自首。官府將此事告訴了元兵主帥,元兵主帥也同意他的做法,並沒有責罰於他。

章景綸娶妻後,一連生了五個兒子,都考中進士。章景綸後來一心修佛,死後據說成了神仙,臨死他曾對眾人說:「積德行善,何必讓別人知道。我在世時沒有別的,只是喜歡他人的仁善。」李德揚因為最初的善念,也得到了福報。

行善積德 福報自來

從前,東京有位焦公,因為焦家已經三代沒有嫡嗣了,於是他以到各地經商為名,遊歷各地名山,四處尋訪高人,希望能知道此事的因果。

後來他在五臺山遇到了一位修行有術的老僧,便向老僧詢問自己三代沒有嫡嗣的原因。老僧告訴他說:「有三個原因,一是祖宗沒有積德,你自己也沒有積德;二是夫妻年命可能犯了禁忌;三是不知保養精神,妻妾血寒。」焦公說:「自身沒有積德,夫婦年命都能明白,但妻妾血寒有什麼辦法治呢?」

老僧說:「不難,你要先修德後修身,三年後你再來這裡,我會傳授你藥方的。」

回去以後,焦公時時行方便,處處積陰德。遇到他人有困難,便慷慨救濟;遇到殺生做惡之事,便一心救護勸善,如此施恩布德整整三年。三年後,焦公再次前往五臺山尋訪老僧,一連幾天都沒有找到,正要回去時,一位童子手持藥方出現在面前,對他說:「師父讓我告訴你,你功成行滿了,回家服用此藥後,必定有富貴子孫隨著你的心念降生。」焦公說:「只求有個嫡子就滿足了,哪還去奢望富貴呢?」

回去後,焦公按藥方服用,後來果然生了個嫡子,就是焦員外。

焦員外後來又生了個兒子,但其兒子非常不肖,焦員外悔恨自己怎麼會損德到如此地步。於是他也前往五臺山,希望求教於老僧。結果並沒有見到老僧,有位童子對他說:「師父昨天已經知道你今天會到,所以命我前來接待你。其實師父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你何必再來問呢?你只要能像你父親那樣行事待人,那麼愚昧之人會自己變的賢良起來,貧窮者也會得到富貴。」

焦員外說:「貧窮者能夠變得富有這是命數,愚鈍之人是天生就這樣,怎能再變的賢良起來呢?」

童子說道:「以前後周燕山的竇禹鈞的五個孩子都形體不全,但自他行善積德後,他的孩子都痊癒了,而且因為積德的報應,都科舉登第。這難道不是真的嗎?」

焦員外拜謝後回去了,從此依奉父親那樣去努力行善積德,他刊印醫書贈送予人,並且按照老僧傳授的藥方製成藥,贈送給需要的人,都很靈驗。不到二十年,他的子孫果真都變的很尊貴顯要。其後代也都秉持延續焦家行善積德的傳統,用藥方去幫助他人,也都很有德行。

按照傳統文化觀念看,人能不能得福報,不是求來的,是行善積德積來的。人只要在世上做了仁義行善之事,福報不求自來,這是善惡必報的天理所決定的。可是今天的中國人已經不明白這個道理了,都把個人的貪念、慾望看成了第一需要。人在拚命掙錢,不擇手段的掙錢,掙了錢,又把個人的享受與需要看成第一要素。人可想過:不擇手段掙錢的過程中是在造業,要損壽的,業大到一定程度會有報應的,即使有了錢與權,也沒命享受的,子孫後代也要承受苦難。

(轉自: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