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大清史上三位最著名的皇后之一,雖沒有孝莊的赫赫政績、慈禧的位高權重,然而,她年僅三十七歲的生命卻近乎完美,被後人譽為「大清第一賢后」。

被雍正一眼相中 指定她為弘曆的福晉

富察氏,滿洲鑲黃旗人,比乾隆小一歲。她家世顯赫,祖父、父親、伯父在康、雍、乾三朝都是深受皇帝信任的要臣。出身高貴的她,溫婉淑儀、端莊嫻靜。

富察氏九歲那年,一天雍親王突然來訪,看到書桌上抄錄的經文,有歐陽詢之骨、柳公權之風,便問出自何人之筆。富察氏的父親答道:「是拙女習字。」雍正讓小格格當面寫來,格格略加思索,提筆敬錄了康熙帝的一首五言絕句《古北口》:「斷山逾古北,石壁開峻遠。形勝固難憑,在德不在險。」

雍正問她,可能解聖祖詩意?格格說:「師傅已講過,『在德不在險』一句出自《史記‧孫子吳起列傳》。長城雖險固,沒有德政、明政,再好的天險也擋不住我們滿族的英雄。修仁德才能治理天下。」富察氏的聰慧給雍正留下了深刻印象。

因此,富察氏十六歲參加選秀時,被雍正帝一眼相中,指定她為弘曆的福晉。那時,弘曆早已被祕密立為儲君。雍正是在為弘曆選擇一位未來的皇后。他以其明君的獨到慧眼,選出了大清王朝的一代賢后!

佳麗三千 乾隆最愛的只有她一人

乾隆即位後,立富察氏為中宮皇后。

他在詩中讚美妻子「姿容窈窕」,不僅指她外表美麗,更指她由內在表現出來的美好樣子。

富察皇后是乾隆精神上的知己。她陪他一起吟詩作畫、泛舟撫琴。她耐心傾聽他的心聲,懂得他心之所想,盡心幫他達成所願,與他同喜同憂,替他分憂解難。

乾隆時常掛念各地的降雨情況。遇到乾旱,富察皇后與丈夫一同擔憂、一同祈天降福,每逢旱情之後的雨雪降臨,他們又一同欣喜,相擁慶賀。

在生活上,皇后對乾隆也是呵護備至。一次,乾隆帝患疥瘡,癒後體弱,醫生囑咐須靜養百日。皇后就住到皇帝寢宮的外屋,無微不至地親自照料,直到皇帝完全康復。

乾隆帝納了不少妃嬪,但三千佳麗,他最愛的只有皇后一人。雍正帝賜弘曆號長春居士。乾隆登基後,就將以自己名號命名的紫禁城長春宮、圓明園長春仙館賜給愛妻居住。他說,他對皇后是「一日不見如三月」,足見對她的深深依戀。

[清]郎世宁《心寫治平》圖(又稱《乾隆帝后妃嬪圖卷》)中的皇后富察氏像。(公有領域)

親手縫製的荷包

皇后從不恃寵而驕,她為人和善低調,恪守傳統,生性簡樸,不尚奢華。平日不喜佩戴金銀、珠翠,只用通草所製的絨花來修飾自己。

一次,乾隆對她談起先帝創業時的關外舊俗:衣物都是用鹿尾絨毛搓成線,縫在袖口當點綴的,不像當今皇宮中用金線銀線精繡成裝飾物。

事後,有心的皇后特意用鹿尾絨毛搓成線,縫了一個滿人隨身的荷包,送給乾隆。乾隆大為感動,從那以後,他一直把這個荷包帶在身邊。看到它,就想起先帝創業的艱辛,提示他不忘祖宗本色,也寓有夫妻恩愛珍重之意。

夫君的賢內助

乾隆重孝道,善解人意的皇后就替他恪盡子女本份。

對待乾隆的生母——皇太后鈕祜祿氏,她如同對自己的生母一樣,朝夕承歡,噓寒問暖。太后出身寒微,且與她性格迥異,可皇后待婆婆極為謙卑恭敬,毫無驕矜之色,太后逢人就誇她孝順,一日也離不開這個兒媳。

宮闈內政都由皇后主持,乾隆稱讚她「治事精詳」、「輕重得體」,使六宮上下,自妃嬪以至宮人,無不感恩守法,心悅誠服。她不施心機,以德服人,對屬下平和有禮,慈愛、公平。

她的溫柔陪伴、她營造的祥和後宮,使乾隆能夠心無旁騖地治理天下。乾隆認為,他的千秋帝業有皇后一份功勞,稱她是「古今賢后」。

[清]郎世寧,《乾隆皇帝朝服像》,1736年作,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主持大清朝第一次親蠶大典

相傳,黃帝的妻子嫘祖是歷史上第一位教人種桑養蠶、製作絲綢的人,被尊為「先蠶」。

乾隆九年(1744年),舉行了大清朝以來第一次祭先蠶神的典禮。皇后遵照《周禮》,率領眾嬪妃、福晉等人,去先蠶壇祭拜蠶神嫘祖,向上天祈福,為天下女子做出採桑養蠶織絲的典範。

以後每年三月,她都踐行這一古制。蠶絲多了,她不忍遺棄,便命人染上色彩,織成御衣,親自獻給皇帝。乾隆穿慣了錦衣玉裘,見到這些絲織御衣,感到格外親切,多次穿著它們祭祀登朝。

喪子之痛

然而,作為一個母親,富察氏是不幸的。

婚後次年生下的第一個孩子皇長女,不久就離世了。

嫡長子永璉,七歲就被密定為皇太子,乾隆稱他「聰明貴重,氣宇不凡」。沒想到剛過兩年,九歲的永璉就因「偶感風寒」而夭亡。

幾年後,皇后生下幼子。乾隆稱其「聰穎殊常」,起名永琮,意為繼承大統之人。可小皇子未滿兩周歲,就因出天花不幸身亡。

八年之中,兩度痛失愛子。所生的四個子女中,竟有三個夭折。接二連三的打擊,使皇后悲悼成疾。

示意圖。《弘曆妃及顒琰孩提像》,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幼子去世三個月後,乾隆和太后要東巡山東。皇后大病初癒,卻不顧自身安危,執意隨駕侍奉。她說她夢見了泰山女神碧霞元君,病好後應該去泰山還願。乾隆答應了她的請求。

一路上,祭孔廟、謁孔林,登泰山,遊趵突泉、歷下亭。在龍舟上觀魚時,皇后提到莊子的一個典故:「子非魚,安知魚之樂?」那時,她表面仍保持著端莊嫻靜,儘量為別人做到完美,可內裡的生命正在被哀傷一點點耗盡。

返京途中,舟車勞頓,皇后受了風寒,最終病逝於德州舟次上,享年三十七歲。

示意圖。[清]徐揚等《乾隆南巡圖》(第六卷﹕大運河至蘇州),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無盡的追思

天下臣民為皇后舉哀服喪。乾隆悲慟不已。他不許其他嬪妃再去皇后生前住過的長春宮居住。皇后用過的東珠頂冠、朝珠、器具衣物,一律按原樣安放,這樣保留了四十多年,每年他都親臨憑弔。

皇后的諡號「孝賢」,是由乾隆帝親擬、直接賜予的,這在清朝沒有先例。因為他想起皇后生前的遺願:早在皇貴妃去世時,乾隆賜諡為慧賢。富察皇后在一旁說:「他日賜我以『孝賢』,可以嗎?」

孝賢,是她一生的寫照。

很長一段時間,乾隆都沒有再立皇后。他說,實在是因為我與孝賢的恩情年深日久,任何人都無法取代。

乾隆一生寫了四萬多首詩,但真正能流傳於後世的一百多首,都是為悼念孝賢純皇后而作。

例如:「九御咸備位,對之吁若空。」三宮六院,嬪妃齊備,可是面對她們,簡直就像面對虛空一樣啊。

示意圖。[清]郎世寧,《弘曆觀荷撫琴圖》(局部),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忍誦關雎什,朱琴已斷弦。」意思是,我從此不忍再讀《詩經》中的《關雎》篇,因為我的朱琴已經斷弦。

乾隆八十歲時,又一次來到妻子墓前拜謁,他寫道:「三秋別忽爾,一晌奠酸然……夏日冬之夜,遠期只廿年。」一別三秋,祭奠你時忍不住又哭了。我年紀已老邁,並不想活到百年,唯一的安慰就是,最多不過二十年,就能與你相聚了。

每年的忌辰,乾隆無不親臨,最後一次已是八十六歲。他在椅子上一坐就是大半天。每有重要行程或大事,他都會到她靈前細細訴說:「我們的女兒要出嫁了」;「我們的曾孫已經完婚」;「我們有玄孫了」……

他們相守二十二年,乾隆竟追思了她五十一年。@*#

示意圖。[清]郎世寧,乾隆皇帝漢服畫像,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參考文獻:

《清史稿》
《大清高宗純皇帝實錄》
《清列朝后妃傳稿》
《清宮詞》

 

(轉自:大紀元)

分類: 歷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