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上紐約,華爾街是必遊之地。但華爾街真正能讓人慢慢欣賞、細細品味的,既不是聞名遐邇的銅牛,也不是世界金融的「晴雨表」——紐約證券交易所,而是聳立在華爾街與百老匯交界處的聖公會三一教堂。

高聳入雲的教堂尖頂彷彿是華爾街的航標燈,既是起點也是終點。(圖:作者提供)

這座典型的哥特式建築和它那玫瑰色的砂岩外牆,與周圍的灰白色方型建築形成極大的反差,給人以強烈的視覺衝擊。站在聯邦國家紀念堂前望向華爾街西口,高聳入雲的教堂尖頂彷彿是華爾街的航標燈,既是起點也是終點。

教堂的大門上鑲嵌著精美立體銅雕,內容是《聖經》上的故事。(圖:作者提供)

來到教堂門口,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鑲嵌著精美立體銅雕的大門,內容是《聖經》上的故事。教堂的南北兩側還各有一扇大門,门上同样鑲嵌著立體銅雕,講述了紐約的變遷和教堂的歷史。不管能否看懂銅雕的內容,僅欣賞其藝術性本身就是一種美好的享受。

教堂內的暖色暗光給人以某種神秘感,管風琴那低沉凝重的聖歌令你不由自主地放輕了腳步。(圖:作者提供)
教堂內景。(圖:作者提供)

教堂內的暖色暗光給人以某種神秘感,管風琴那低沉凝重的聖曲令你不由自主地放輕了腳步。前方祭壇上那絢麗的彩繪玻璃和牆壁上的精美浮雕,顯示出西方宗教藝術的昔日輝煌。然而,川流不息的遊客和兩側的禮品店却沖淡了原本該有的神聖感,使人覺得它更像一座博物館。

教堂外的兩側各有一小片墓地,美國第一任財政部長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蒸汽輪船的發明者富爾頓(Robert Fulton)、紐約首份報紙創始人布萊福特(William Bradford)等許多政要名流都安葬於此,這也是三一教堂的獨特之處。不少人認為,華爾街的發達有賴於漢密爾頓在此長眠,是他的財智穩固著華爾街的地位。當然這只是人們對他的敬仰之心,但諸多達官顯貴願長居此地,其中必有因緣。

教堂外的墓地。(圖:作者提供)

三一教堂始建于1698年,在310多年的歷史中歷經坎坷。第一座教堂在建成88年後的一場大火中「灰飛煙滅」;而1790年第二次重建的教堂,則在45年後的一場罕見暴雪中「樓倒屋塌」。現在的這座哥特式建築是1864年第三次重建的,教堂尖頂高達84米,使其成为19世紀初曼哈頓下城最高的建築。

今天,這裡除了主持彌撒、接待遊客外,還經常舉辦音樂會,成了名副其實的多功能教堂。每年聖誕、新年期間,充滿節日氣息的三一教堂和證交所前的巨大聖誕樹,給華爾街增添了某種安詳的氣氛。

如果說紐約證交所等金融機構是華爾街的財富象徵,那三一教堂就是華爾街的精神象徵。常聽人說,沒有華爾街就沒有美國的經濟地位;也許沒有以三一教堂為象徵的神的庇護,就沒有華爾街,就沒有強大的美國。想到此,就不難理解為什麼美國人總是說:「God Bless America!」(神祐美利堅!)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