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2月09日訊】從崇尚現代派的藝術家,成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金獎得主,孔海燕說,修煉法輪功讓她的藝術創作獲得希望與重生。

那是1999年4月24日的晚上,孔海燕徹夜未眠。明天要不要去北京呢?留在家裡固然安全,可如果不站出來發聲,她將如何自處?「如果每個人真的都這麼想,那就沒有『425請願』了。之後呢?這社會將變得沒有人性。」孔海燕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

孔海燕那時修煉法輪功已有5年。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為指導原則,自1992年在中國公開傳出,在提升道德、祛病健身方面顯示出奇效,7年時間就吸引了1億中國民眾修煉。

由於《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刊登不實的文章攻擊法輪功,幾十名學員前去編輯部所在的天津教育學院反映情況,卻遭到特警、武警和防暴警察的毆打,4月23日那天,有45人遭到抓捕。

孔海燕的一位朋友也在其中,那時,她們晚上時常一起學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交流修煉心得。而那天晚上,友人家裡空無一人。她意識到前去澄清真相的朋友也被抓了……

當時,法輪功學員到天津市政府要求放人,被告知只有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經過了不眠之夜,孔海燕決定去北京,向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反映情況,要求釋放被捕的天津同修。那時她還不知道,那天和她一樣自發來到府右街的法輪功學員,會有1萬人。

記錄歷史 五年磨一劍

「4.25」上訪之後,孔海燕常常想到要用畫筆記錄這場「中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和平請願」。最近5年,定居香港的她終於有機會將其畫成巨幅歷史畫卷。

在剛剛閉幕的第5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上,這幅長逾4.1米的《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一舉獲得金獎。

孔海燕繪畫《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圖:新唐人電視台)

「法輪大法不僅讓我變成健康的人,也改變了我的世界觀。」孔海燕在獲獎致辭中表達了她的感恩之情。

畫中呈現了400個人物,他們的面部細節生動;即便只有指甲蓋大小,純淨、堅定而祥和的神情也呼之欲出。(點閱全卷大圖

孔海燕繪畫《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局部。(圖:新唐人電視台)

為突出法輪功學員冒生命危險向政府請願的壯舉,長卷中精心刻畫了三組警民對談的場面,包括學員給警察遞上小蓮花、《轉法輪》,用親身經歷講真相等。上方的空中,在暗示山雨欲來的黑雲之外,漫天可見法輪飛旋,向觀眾傳遞佛法無邊的神奇與威嚴。

為此,孔海燕依循歐洲北方文藝復興時期聖像畫的要求,以求莊重、平靜、嚴謹、精緻;用油方法上,亦使用歐洲傳統的多層罩染法。在色彩上,她「每買一種顏色都請示專家」,以避免顏色的成分相剋,因此「這幅畫能保證百年顏色都不會變」。

更令人驚歎的是,每個人物都是真人肖像,「我都有他們的名字,有他們的故事。 」只不過因為真實的歷史照片太模糊,畫中的人物並不是參加上訪者。

為了創作這幅畫,孔海燕透過身邊朋友找到了500名學員,通過拍照和面對面寫生,最終完成這幅巨製。過程中學員們無條件的配合幫助和同行的傾囊傳授,讓她無比感動。

因為不能回國,為了如實呈現歷史原貌,她也在香港找尋同樣的東西,像是府右街上的國槐樹,最終在香港植物園才找到全港唯一一棵……

孔海燕繪畫《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局部。(圖:新唐人電視台)

從現代藝術轉向傳統的這5年儘管走得艱難,她的寫實油畫技巧卻日臻成熟,也讓她更加堅定自己選擇的道路。

學成現代派 從逐流到反思

孔海燕出生於藝術之家,儘管少時接受過寫實訓練,進入北京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第四畫室後,卻隨著潮流轉向了抽象畫風。她回憶,當時的教學就是鼓勵彰顯「個性」,「畫得不像模特才叫『好素描』,目標就是讓藝術不像描繪的對象,或許這就是人們說的『原創』吧」。

在當代畫壇,藝術家似乎只有憑藉標誌性的「風格」才能成功。大學畢業時,孔海燕辦了第一次個人畫展,畫的全是骷髏;第二次個展之後,她已小有名氣,曾有人要出100萬元人民幣買她的畫。

而這時,孔海燕卻開始思考,這是否就是自己想要走的路。她感到,現代藝術家不僅在追求獨特,也在追求黑暗與非理性,作品流露著絕望與狂亂。

記得開畫展時,一個外國人在一幅抽象畫前跪地,還低頭抵著畫面,那並不是愉快的記憶。雖然他提出買畫,孔海燕卻感到不能賣給他。她很慶幸自己當時的選擇:人和那樣暗沉的畫一起生活,不會從中受益。

孔海燕在創作中。(孔海燕提供/新唐人電視台)

生活中的兩件事,也讓孔海燕開始反思現代藝術。那時她的居室也是畫室,而1歲多的兒子見到牆上掛著的一幅畫總會大哭,畫上是一個眼睛空洞的裸女,最後她只好讓畫對著牆,兒子才不哭了。想到很多小孩能看到另外空間,她思忖,莫非那畫上有什麼不好的東西?

還有一次,她的母親本來要在畫展上幫忙接待賓客,卻不願踏進展廳,說那裡面陰沉壓抑「冒黑氣」,讓人腦袋疼,走出展廳就「像走到另一個世界」……

在「真、善、忍」中歸正

1993年,孔海燕偶然經過一個公園,看到有一群人在煉著舒緩寧靜的功法,前面的橫幅上有三個大字「真、善、忍」,她當下感到了內心的共鳴。這三個字,歸納了人性的美好良善,她意識到,這正是自己要走的路。

「我感覺自己終於找到了人應該是什麼樣。我整個觀念都改變了,從那之後就變了。」她說。

隨著學煉法輪功,她的健康完全改觀。她也決定不再出售現代畫作,進入一所高校教授繪畫基礎課。

孔海燕(中)參加了1999年的425大上訪。(圖:新唐人電視台視頻截圖)

2007年移居香港後,孔海燕聽說了國際「真善忍美展」,這個有各國法輪功學員參與的大型寫實藝術巡展,致力展現法輪大法的美好,也喚起人們對中共迫害信仰真相的關注,其足跡如今踏遍50個國家的900座城市。

在北京城生活了20年的孔海燕,再次想到了描繪「425請願」,展現這一「完全和平」「規模空前」的歷史畫卷。

她努力重拾丟棄多年的寫實技巧,卻發現這並不容易,「現代派也有一套理論和訓練方法,再讓我重新回憶起小時候學的傳統畫法,我感覺眼睛看東西都是歪的,因為一直訓練自己『變形』的感覺嘛……」

她也感嘆尋找正確創作方法之難,「古今中外真正能解決問題的創作理念寥寥無幾,而且談的多是技法,沒人去講心法」,可心法才是會不會創作的關鍵。

孔海燕自1993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有26年。(孔海燕提供/新唐人電視台)

在嚴格按照「真、善、忍」向內修煉、純淨自己、放棄自我的苦修中,孔海燕逐漸開竅了。2014年,她的一幅肖像畫在新唐人第4屆寫實油畫大賽上獲得人文獎。

「那次的獲獎像是我藝術道路上的指路燈。」她回憶說,來到紐約,接觸從事傳統寫實藝術的同行,「我決心成為一個更好的藝術家,也切實意識到作為藝術家的責任。」

這種責任關乎社會,關乎道義。孔海燕相信,藝術作品承載著藝術家的生命訊息,應該給人溫暖與正向的影響,讓人嚮往善良與美好。

她也認為,藝術是影響觀眾的有力媒介,每個藝術家都要選好自己的道路。

「我想展現善良,帶給人以光明與昇華。我相信世界上很多藝術家都想創作傳統藝術、展現傳統價值,所以,這樣的大賽給藝術家這樣的平台非常重要。」她說。

孔海燕在創作中。(孔海燕提供/新唐人電視台)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