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2月10日訊】遠古的人類有過一些超級實用的發明,遺憾的是未能留存至今。幾千年前祖先們的卓越發現和創造力,在今天的人類看來完全不可思議,畢竟很多類似的發明只是相當晚近的事情。

1. 希臘之火:神秘化學武器

照明手稿《馬德里天窗》(Madrid Skylitzes)局部,顯示希臘人正對著斯拉夫人托馬斯(Thomas the Slav)的叛軍艦隊噴射大火。左船上方的標題寫著,「羅馬人的艦隊放火焚燒了敵人的艦隊。」(圖:Wikimedia Commons)

7至12世紀的拜占庭人在海戰中會向敵人投放一種神秘物質。這種液體通過管子或虹吸管射出,遇水會燃燒,只能用醋、沙子和尿液撲滅。這種化學武器被稱為「希臘之火」,今天的人們仍然無從得知其成分。拜占庭人曾經嚴守秘密,知道的人寥寥無幾,最終成了永遠的謎。

2. 柔性玻璃:太貴重的物質

曾有三部史書記載過「可彎曲玻璃」(vitrum flexile),可惜還不足以確定這種物質確實存在過。羅馬朝臣彼得羅尼烏斯最早記載了它的發明。

他在文章中寫到,一位玻璃匠向提比略皇帝(Tiberius)進獻了一個玻璃器皿。之後,他要皇帝把器皿交還給他,隨之扔到了地板上。器皿沒碎,只是凹陷了一塊,玻璃匠立即將其錘擊成形。由於擔心寶物貶值,提比略下令將發明者斬首,柔性玻璃的秘密也隨之消逝。

歷史學家老普林尼也講述了這個故事。他說,儘管人們經常講到這件事,但它可能不完全是真的。

到了歷史學家迪奧•卡修斯(Dio Cassius)那裡,這位玻璃匠變成了魔術師:玻璃器扔到地上時被摔壞了,玻璃匠赤手讓它恢復了原狀。

2012年,康寧(Corning)玻璃製造公司推出了可彎曲的「柳條玻璃」(Willow Glass),其高度耐熱和可以捲曲的特性,在製造太陽能電池板方面派上了大用場。

如果那位不幸的羅馬玻璃匠確實發明了柔性玻璃,可以說他領先了整個行業數千年。

3. 萬能解藥

據說,龐度斯(Pontus,亦譯本都)王國國王米特拉達梯六世(公元前120-前63年在位)研創了一種「通用解毒劑」,到尼祿皇帝的私人醫師那裡更加完善。

美國斯坦福大學民俗學家、科學史學家馬約爾(Adrienne Mayor)在其論文《希臘大火、毒箭和蝎子炸彈:古代世界的生物和化學戰》中說,原始配方已不存於世。不過古代歷史學家說,這種萬能解藥的成分包括鴉片、切碎的毒蛇,還有小劑量的毒藥和解毒劑。

龐度斯(亦譯本都)王國國王米特拉達梯六世像。(圖:Wikimedia Commons)

這種珍貴的解藥以國王米特拉達梯六世命名,被稱作Mithridatium。

馬約爾指出,前蘇聯生物武器高級研究員謝爾蓋•波波夫(Serguei Popov)1992年叛逃到美國之前,正參與一項龐大的生物製備計劃,其中就包括研製現代版的通用解毒劑。

4. 熱射線武器

羅馬人入侵叙拉古時,阿基米德利用一面鋥光瓦亮的金屬拋物面鏡,引燃了敵人的戰艦。(圖:Wikimedia Commons)

古希臘數學家阿基米德發明了一種熱射線武器,馬約爾將其描述為「光滑的青銅盾牌,可將陽光折射到敵艦上」。

2005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學生成功地複製了這種技術。他們用這種有2200年歷史的古老武器在舊金山海港燒掉了一條船。

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2001年也推出了一種熱射線武器,可利用微波穿透 「對方皮膚,將其加熱到華氏130度(攝氏54.4度),讓其感覺有如身上著火」。

5. 羅馬混凝土

羅馬混凝土被用來建造宏偉的萬神殿,該神殿已經矗立了兩千年。(圖:Wikimedia Commons)

古羅馬時期不少宏偉的建築留存至今,證明羅馬混凝土比今天的混凝土更勝一籌——現代產品過50年就會老化。

近年,研究人員一直在努力探索這種古老混凝土能如此耐久的秘密,最終發現其關鍵成分是火山灰。

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新聞中心2013年發表一篇研究文章,首次描述了極其穩定的化合物「鋁矽酸鈣水合物」(C-A-S-H)的凝固力。相比於現代混凝土的製造,古羅馬水泥生產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更低。其缺點是乾燥時間比較長;而且,雖然它為更耐久,強度卻不如現代混凝土高。

6. 大馬士革鋼

用大馬士革鋼製成的劍。 ( NearEMPTiness/Wikimedia Commons )

在中世紀,中東地區使用大馬士革鋼(Damascus steel)這種材料來製劍,其原材料是印度產的高碳鋼材——烏茲鋼(Wootz steel)。令人困惑的是,歐洲直到工業革命才鍛造出同等堅固的金屬。

中東大馬士革鋼的製造秘笈,直到當代研究者運用掃描電子顯微鏡檢查才重見天日。這種技術最早出現在公元前300年前後,但到18世紀中葉時不明不白地失傳了。

考古專家赫斯特(K. Kris Hirst)撰文解釋說,大馬士革鋼的生產包含納米技術,就是添加了某種材料以產生量子級的化學反應——它屬於「煉金術」。

赫斯特引用德累斯頓大學保弗勒(Peter Paufler)主持的研究成果。2006年發表於《自然》雜誌的這項研究提出一種化學反應的假說,「這種金屬(烏茲鋼)形成了一種稱為『納米碳管』的微結構,這種極硬的碳管可以打造出刀片的硬度。」

鍛造大馬士革鋼時添加的材料包括決明子樹皮、馬利筋、釩、鉻、錳、鈷、鎳和一些可能來自印度礦山的稀有元素。

赫斯特猜測,「18世紀中葉發生的事情是,原材料的化學組成發生了改變,一種或多種微量礦物質消失了,或許是因為某些礦脈已經耗盡。」

(本文據英文大紀元報導編譯。)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