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2019 年 12 月 13 日訊】美國耶魯大學法律系教授蔡美兒(Amy Chua)於 2011 年出版《虎媽的戰歌》一書,引起全球熱議,她對女兒嚴格的教育方式因此被稱為「虎媽式教育」,在西方掀起激烈的討論。有人認為這種教育可以培養出學業優秀的孩子,但也有人認為,這種教育方式只適用於東方人,並不符合西方的價值觀。

不過,美國歷史上其實也有在「虎媽式教育」下獲得成功的優秀人才。他們在母親嚴格的教育下成長,不但在長大後鶴立雞群,有些更成為了不起的領袖,美國著名軍事家道麥克亞瑟上將(General Douglas MacArthur)就是其中之一。

許多人對麥克亞瑟上將的了解僅止於他的戰績,以及他在二戰期間所扮演的重要角色。美國作家傑夫 · 米尼克(Jeff Minick)近日在《大紀元時報》英文版刊文,介紹了麥克亞瑟的母親瑪麗(Mary Pinckney Hardy MacArthur)對他的重大影響。

瑪麗於 1875 年嫁給麥克亞瑟的父親亞瑟(Arthur MacArthur),一共生下 3 名兒子,即道格拉斯、他的二哥麥爾坎(Malcolm)和長兄亞瑟三世(Arthur III)。麥爾坎在 4 歲時死於麻疹;亞瑟三世則從美國海軍學院(United States Naval Academy)畢業,後於 1923 年死於盲腸炎。

麥爾坎去世時,道格拉斯只有 3 歲,年紀尚幼的他獲得母親最多的關注,瑪麗不但是他的老師,還是他的人生榜樣和心腹。道格拉斯非常仰慕父親,將其視為英雄,但事實上,他的性格和言行深受母親的影響,他之所以能夠成為名垂青史的人物,和瑪麗的言傳身教大有關係。

瑪麗對兒子的影響被美國歷史學家亞瑟 · 賀曼(Arthur Herman)於 2016 年寫進傳記《道格拉斯 · 麥克亞瑟:美國戰士》(Douglas MacArthur: American Warrior)一書。賀曼寫道,「直到於 1935 年去世之前,她仍是他人生中唯一最重要的女性;更確切地說,是唯一最重要的人。」

《道格拉斯 · 麥克亞瑟:美國戰士》(Douglas MacArthur: American Warrior)一書封面。(圖:Penguin Random House)

於 1978 年出版的《美國的凱撒大帝 —— 麥克亞瑟》(American Caesar: Douglas MacArthur 1880–1964)一書作者威廉 · 曼徹斯特(William Manchester)曾在書中表示,瑪麗非常注重兒子們的學業。他寫道,「他們坐在她的腿上,學習英勇的美德和懦弱的卑劣。」

《美國的凱撒大帝 —— 麥克亞瑟》(American Caesar: Douglas MacArthur 1880–1964)一書封面。(來源:網絡圖片)

道格拉斯本來學業成績中等,可是升上高中時,瑪麗把他送進了位於聖安東尼奧(San Antonio)的德州西部軍事學校(West Texas Military Academy),即德克薩斯主教中學(TMI Episcopal)的前身。這所私立學校被稱為「格蘭德河的西點軍校」(West Point on the Rio Grande),教育水準可想而知。自從入學後,道格拉斯擁有了更好的表現,成為校內冉冉上升的一顆新星。

高中時期的道格拉斯學業優秀,在體育方面也表現不俗,不但參加過美式足球及棒球校隊,更贏過校內網球錦標賽的冠軍。道格拉斯後來以班級畢業生代表的身分畢業,接著就被父母安排參加西點軍校的入學考試。為了確保兒子被錄取,瑪麗嚴格監督他的學業,讓兒子在她面前溫習,為他聘請導師,還安排他到密爾沃基(Milwaukee)的一所高中溫習數學和英文等重要科目。

考試當天,連夜未眠的麥克亞瑟由於緊張而感到身體不適。瑪麗察覺到兒子的焦慮,在考試開始前拉住了他,對他說,「要對自己有信心,要自立,就算最後沒有被錄取,你都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現在,去吧。」

麥克亞瑟最終以 16 分之差,成為該屆入學試的第一名,得以被西點軍校錄取。瑪麗一路陪著他前往學校,在兒子入學後也沒有離開,而是在學校附近的一家酒店租了個房間。麥克亞瑟一有機會就會去探望媽媽,與她分享自己的經歷,有時則詢問她的意見。

身為軍校新生,麥克亞瑟在入學時免不了被學長霸凌,甚至一度被霸凌至失去意識。負責調查這宗案件的軍事法庭命令麥克亞瑟公開霸凌他的軍校生的姓名。麥克亞瑟認為這樣做形同失信,想要拒絕這份命令,但這樣做可能會導致他被軍校開除。

眼前的危機令他陷入兩難,就在踏進法庭之前,麥克亞瑟再度感到不適,跟他在考入學試那天一樣。不過,瑪麗再次成為了他的指路明燈。就在出庭作證之前,他打開了瑪麗交給他的一封信,上面寫了一首詩:

假如這是一份困難的差事,就讓它成為你的任務
讓這個驕傲的世界向我致敬
讓它在你獲得勝利時說出口
讓她的努力結出碩果:「這個男人是她的兒子!」

麥克亞瑟最終守住了自己的信用,平安度過這場考驗,並以全級第一的優異成績畢業。

道格拉斯從軍校畢業後,瑪麗仍然在他的生活中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不但寫信向在一戰期間擔任美國遠征軍總司令的約翰 · 潘興上將(General John J. Pershing)推薦自己的兒子,還在兒子服役初期和他一同前往遠東地區,盡量守在兒子附近。

母子倆只有一次發生過不和,原因是瑪麗對兒子的第一任妻子不滿意。她拒絕出席兒子的婚禮,對他的第一任妻子加以奚落。這段婚姻最後以離婚告終。1937 年,道格拉斯迎娶了第二任妻子瓊妮(Jean Marie Faircloth MacArthur),和她相伴終生。

道格拉斯 · 麥克亞瑟於 1918 年在法國所攝。(來源:公有領域)

瑪麗對兒子的關心也許會令一些人覺得反感,但麥克亞瑟本人從來沒有對她的教育方式感到不舒服,這名孝順的兒子直到臨終前都一直惦記著母親。美國第 34 任總統艾森豪威爾(Dwight Eisenhower)在 1935 年擔任過麥克亞瑟的助理,他表示,瑪麗過世對麥克亞瑟造成了很大的打擊,令這名將軍好幾個月都精神不振。

麥克亞瑟本人也在瑪麗的葬禮結束後給朋友寫了一封信,寫道,「母親的去世對我而言是沉重的打擊,我正在重新調整自己,適應改變的環境,卻遭遇了最大的困難。」他稍後寫道,「失去母親在某種程度上擊昏了我,我竭力求索,卻徒勞無功。」

如此深厚的母子親情在歷史上非常罕見,足以證明瑪麗對麥克亞瑟的影響有多大。賀曼便在《道格拉斯 · 麥克亞瑟:美國戰士》中寫道,「她一直是他人生的中心 ⋯⋯ 她既堅強又有魅力,既務實又感性,是個無藥可治的浪漫主義者,同時也充滿了處世智慧 —— 這些性格都被她傳給了她的兒子。」

麥克亞瑟最終沒有辜負母親的期望。他於二戰期間成為同盟國(Allies)軍隊的主要指揮官,在戰爭結束後擔任駐日盟軍總司令,為日本的政治和經濟帶來了巨大的改變。他在 1950 年參加了韓戰,卻在 1951 年與當時的美國總統杜魯門(Harry S. Truman)意見不合而被解職,自此退出軍界,成為美國歷史上唯有的 9 名五星上將(General of the Armies)之一。

很多人認為,麥克亞瑟之所以能創下不凡的成就,要歸功於他的母親以及她的「虎媽式教育」。希望子女出人頭地的媽媽們,或許會從中獲得借鑒。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