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是每個人所願,而「養生」是中華文化裡獨有的,《黃帝內經》裡說「春養生、夏養長、秋養收、冬養藏」。傳統醫學為什麼能擁有獨步天下的理論與實踐?讓我們隨著名中醫師胡乃文,從「另外空間」的角度,一探中醫養生之道的奧秘。

《黃帝內經》是一本有關醫學的書,不過當我們翻開書一開始閱讀時,會發現它談的不是如何治病,而是怎麼生活。

精通中西醫的胡乃文醫師說,《黃帝內經》第一篇就講到一個概念:因為修為和生活方式不同,可以造就出幾種不同的人,有真人、至人、聖人、賢人等幾種。「『真人』能夠把握陰陽、提挈天地,就已經是超越宇宙之外了,陰陽跟宇宙都可以被他一手把握一手提起來,這樣的話他還會有像我們現在講的生病嗎?」次一等就叫「至人」,他們是福德全到,他的生活狀態跟陰陽已經算是相通的了;「聖人」、「賢人」就是根據陰陽而生活。

胡乃文醫師。(圖:作者提供)

《黃帝內經》第二篇,就講人們春夏秋冬怎麼生活的。「一般人如果只是注重養生,光看前面一兩篇足矣,就可以活得快快樂樂了。而如果能根據那些陰陽之理行事,就會變成聖人、賢人。」胡乃文說。

原來「聖人」不是老夫子才講的,醫書裡講的還很具體。

《黃帝內經》。(圖:台北故宮博物院)

真正的「生」理學

胡乃文表示,那個「中」是harmonic,和諧的意思,應該是和諧的醫學,而不應狹隘的被解釋為「中國的」醫學。他認為中醫是講究人和天地互相和諧的一種醫學,而且是真正的生理學。

中醫醫理重要的特徵是關於穴、脈之說,因此可以透過針灸、點穴、穴道按摩等方式來治病。而穴、脈則是活人才有,死人沒有。西方的醫學基礎主要來自對人體的解剖,和以麻醉後的動物量測身體反應的「麻醉生理學」。所以胡乃文認為中醫是真正的「生」理學。

(圖:shutterstock)

那麼,穴是什麼東西?胡乃文表示,從神經學的觀點來看,穴位就是一個神經末梢的集中地,因此有「電位高,阻抗低」的現象。以探穴器偵測時,只要是穴位的話,那個地方電阻抵抗特別的低,而死人身上則量不到。

那個地方是一個神經末梢集中的『神經叢』;所以扎針會有酸、麻、脹、痛的感覺,就是和這個神經叢有關。扎在不是穴位的地方,不會酸痛到那個樣子。扎針的酸痛是感覺舒服的痛,是酸麻脹痛針感的痛。

每個穴位的阻抗不一樣,所以有大穴位、小穴位,大穴位的阻抗更低,阻抗越低電流就越大。有病的地方,那個穴位的阻抗就特別低,特別能夠檢查到。身體有病了,就找那個阻抗特別低的穴位,從那個穴位去治,效果最好。

戶門關大不同  穴位名稱有內涵

現在有些人將穴位以編號表示,叫做「國際編號」,胡乃文認為,這種做法不大可能認識到中醫重要的內涵,因為「每一個穴位的名字都有它的意義」。

像『戶』、『門』、『關』,關大、門小,戶就更小,一扇的叫『戶』,兩扇叫『門』,更大的叫『關』,像是氣戶穴、腦戶穴、魄戶穴,內關穴、外關穴,神門穴、命門穴。

膻中則是非常重要的穴,意味著壇城,也就是拜佛的地方;百會,所有的脈都會於此叫百會穴;列缺是神的名字,是閃電之神,一閃電病就好了,主要治咳嗽、頭痛。

豐隆穴也是神,是雷神,豐隆治痰神穴。豐隆既形容聲音也形容位置,是很豐滿而隆起來的。中醫的穴道每一個名字都有意義,穴如其名。

那麼這些穴位名稱如何而來?「過去的醫學家通過『內觀』發現人有穴跟脈,也就是這些名稱是古人觀察人體在另外空間的顯象所得知的。」胡乃文醫師說。

「我有一些感覺非常靈敏的學生,我扎針以後,問他:這個針現在在哪個位置?他可以告訴我,這個到頭、到哪個位置。就是脈都走過去了。」他還有一位學生,甚至在針還沒扎下時就已經感受到。顯然,在另外空間穴脈的運作與我們目前可見的形體不完全相關。(待續)

——《映生活》雜誌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