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1月29日訊】前任台大校長、台大電機系教授李嗣涔,為美國史丹福大學電機工程博士,專攻半導體光電元件。學術研究上有相當優異的表現,於1987年榮獲中山學術著作獎與中國工程師學會優秀工程師獎,曾五度獲得國科會傑出研究獎,教育部學術獎,並為IEEE Fellow。

但這些專業領域的研究,在他心裡的份量可能都及不上他對「生命學問」的研究。1992年,他開始做手指識字實驗,接觸了大量特異功能者,從而改變了他的生命觀、宇宙觀、人生觀。

「我一直在演講,也告訴學生,人生兩套學問。一套叫生存的學問:從小到大讀書,學習一個專業,將來找到好的工作,能夠賺錢養活自己,成家立業,傳宗接代;另一套叫做生命的學問:你從哪裡來,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怎麼樣過有意義的生命?」

在他看來,生命的學問越早開始越好,「這一套東西,你年紀越大對你越重要,到你要閉目之際,可以說是最重要的東西,你不早想,你還是會遇到。你一生一定會碰到。慢慢多理解,就可以早知道。早知道以後,就比較不會白活此生。」

特異功能原是人的本能

與受訓的孩子合影。

李嗣涔透過研究特異功能,以及自己實際訓練,認為所謂的特異功能是人類的本能。「少數人會有特異功能,動物也大部分存在,其實這是人的本質,小孩子都可以。我們小的時候也可以,只是我們不曉得,沒有人教,沒有去發展,後來慢慢退化掉了。只有少數人還保有那個能力。」


訓練小孩子時,他們安排一連四天的課程,每天兩個小時,總共8個小時。訓練過程,一開始先打坐10分鐘,靜下來,然後想像,想像一個蘋果或一根香蕉,通常這些小孩子可以看到。好像額頭前面會出現一個螢幕,螢幕上會出現圖像。看到了以後,讓他們感覺手指,感覺微風吹過指尖,把注意力集中到他的肢體,之後開始進行手指識字的練習。


經過訓練之後,大概有兩成五的小朋友可以訓練出手指識字的能力,較高功能則是兩成左右。「我訓練的大概兩成到兩成五的比例。有一次在美國則達到六成,15個小朋友,有9個出功能。」他認為,如果訓練時間更長,應該能有更顯著的效果。


手指識字很厲害以後,李嗣涔就訓練孩子念力:把一根鐵絲放到膠捲盒,手握著膠捲盒,就可以把鐵絲折彎;或者可以折斷火柴,或在火柴上寫字,也可以移動物品等。

受試者中有一位中日混血兒叫高橋舞,從小即具備跟動物溝通的能力。目前,她在美國當獸醫,治病過程中經常能提出與別的獸醫不同的觀點,應用後往往能治癒動物,所以老闆很賞識她,經常給她加薪,怕她跑掉。老闆與同事都不知道怎麼回事。據高橋舞說,有些動物生病,事實上是心裡不舒服,裝病。

另類科學研究的最大震撼

從科學領域轉向另外空間的探索,對李嗣涔本人無疑也帶來極大的震撼:「就是另外一個世界存在啊!還可以跟他溝通。你就知道人死後意識還存在。肉體雖死,意識長存。雖然很多人本來就相信,但還是心存懷疑,我是不懷疑的。」


「因果輪迴,不是不報,時間未到。菩薩畏因。曉得每件事都會造成後果。對我造成的影響就是『敬天畏神』。」李嗣涔表示,一般人生病有各種形式,除了物質的身體,人有身、心、靈,身體會生病,心會生病,靈也會生病。身的病,雖有中西醫,但還是很多病治不好。心的病,精神病,更不曉得怎麼治;靈的病,不會治。因為現在的科學不承認有靈,所以靈的病就沒辦法治,就要靠靈療者。

「『舉頭三尺有神明』這是真的,其實不需要三尺,就在你旁邊。另外一個世界是存在的,你的一言一行,祂都知道。」

透過特異功能的研究,李嗣涔認為能給人一定的啟發。「我沒有功能,所以接觸不了另外空間的生命。但是,我們透過有特異功能的人,能知道的就太多了。他們可以直接跟神靈溝通,經過他們的對話,了解事情。間接溝通。」

感知天意,也許有利於一個人做「正確的選擇」。

「天時、地利、人和,一切事情的成功,這三個條件都要具備。天意就是那個天時,一切剛好因緣俱足,剛好在那個地方,right time、right place、right person,事情發生,去做就可以成功。」

「人生就像是樹枝狀的發展,就是不同的選擇走了不同的人生。你在20多歲的時候有幾個選擇,出不出國念書、結婚的對象;你每一個選擇都走了一條岔路,你也回去不了。到另一個階段,你又做了一個選擇,人生本來就是這樣,一條一條的岔路,每一個關頭都做了一個選擇。有人可以看得到,你選擇了這條路,將來會怎麼樣,選擇了另一條路會怎麼樣。」

然而,更重要的意義在於「敬天畏神」,人也就會自我節制,而不是只過動物性的生活。

他建議一般人「多讀、多了解、多看、多接觸」,「科學的精神是要嘗試去理解不被理解的事物。」

「每一個人都有一個認知的堡壘圍在四周——像一面銅牆鐵壁——這是你從小所受的教育,社會所傳播的知識,還有你的認知所築成的。你相信它是真的,你就看不到外面。外面的世界也無法接觸到你。」

「你願意相信還有其他的可能性,你願意去找其他的資料,那個鐵壁就裂了一條縫,你就可以鑽出去了。只要假以時日,不是原來的科學認可的,那個世界就會接觸到你,你就可以感覺到了。」

傳統科學面對特異功能的困難

儘管李嗣涔以很嚴謹的態度面對自己的實驗,也受到各領域的推崇,但還是受到不少攻擊,認為他們所做的是「偽科學」。

「常常有人說,美國、大陸都有人說給你一百萬,讓你在他面前證實,為什麼不去呢?我們當然不會去做這種事情。因為特異功能不是說做就能做的。」


「通常是在很輕鬆的狀態下,嘻嘻哈哈,突然進入那個狀態,就可以做了。沒進入那個狀態做不了,所以要等,要培養,給他一個很好的氣氛,很好的環境。」

「如果給他創造一個很嚴肅的氣氛,老是覺得:你會不會作弊,他根本不想跟你配合,那永遠也做不出來。這樣就更讓不相信的人可以拿來攻擊:你看在我嚴格的條件下,就做不出來對不對?你們的都是有問題。」

「就好比有人要研究人能不能睡覺,設計了一些條件:拿著燈照你,嚴格掌控,姿勢要這樣……你能睡著嗎?結果睡不著,他就可以宣稱:你看每個人都說他會睡覺,在我嚴格的實驗控制環境條件下,他沒睡著。所以人會睡覺是假的、騙人的、是偽科學。」


李嗣涔分析:「人不是像實驗室裡的機器,一開電電就來了,一照雷射就反應。人不是的,但一些人會強用物體的程序,來檢驗這個現象,那就出問題。」他認為實驗要能夠成功,必須配合人的狀態來設計實驗。「反對者不懂這些,他們設定一個框框來套用,要在他的框框裡面被套出來,他們才承認你。但那很難。」

李嗣涔坦言,在一些反對者的眼裡,他們的實驗還不夠科學。「但事實上,可重複的例子很多,只是他們不接受。西方做了很多超心理學(Parapsychology)的研究。早在1882年就開始了。有正式的學術雜誌發表。一百多年來他們有很多實驗證據,一大堆的文獻,但不被物理學界接受,不聽、不看、不承認,三不政策。」

當前科學的宗教化

雖然他的研究已經有了深厚的基礎,但目前並不被學術界接受。「手指識字我向國科會(現為中華民國科技部)申請了多少次,申請計劃,希望國家有錢來支持做這方面研究,都沒結果。」

「不會被接受的,這就是科學的疆界。科學是有框框的。你把框框打開一點可以,它覺得你有偉大的發現,但是你要跳出框框去的話,所有人都把你打回來。要判你死刑,說你是偽科學。現在科學基本上就是一個宗教了。」

目前學術界為什麼普遍停留在生理上,不做另外空間的探討?李嗣涔表示:因為不能生存。就像伽利略被羅馬教廷判異端一樣,現在的科學形同宗教,「它不能判你生命的死刑,但是它要判你學術的死刑。那個氣氛並沒有改變」。

「我知道我跟柏拉圖在做一些類似的事情。例如利用功能人以意識遨遊外星文明,作為人類文明發展的參考。」李嗣涔說。

(本文圖片由李嗣涔教授提供。)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