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1月30日訊】人有沒有靈魂?

過去對於瀕死經驗的研究已經相當多,而經歷過瀕死經驗的人,他的人生觀通常會有很大的變化,比如對死亡不再恐懼、不再汲汲營營的為生活拼搏、更願意分享等等。

周大觀基金會執行長趙翠慧有過兩次瀕死經驗,曾看過「自己走在前面,腳交叉著用跳的前進」,也曾在發高燒時感覺有股力量衝出頭頂,並看到自己的背影走向很大的螢光幕。幕後是比太陽光強烈千萬倍的光,她卻不覺刺眼,可以直視;此外,還聽到悅耳的音樂,讓她不自覺的睡去。

這是她在台灣第一本談瀕死經驗的書──《重新活回來》中提供的經驗。

(圖:shutterstock)

台灣瀕死體驗研究者、高雄凱旋醫院精神科醫師林耕新表示,多數有瀕死經驗的人講出經驗後,都會被認為精神有問題,也因此有過經驗的人通常不願提起。

我們採訪了現年60歲的黃恩益,他在八九年前曾經歷了一次「死而復生」。

黃恩益居住在南台灣,當時原本經營塑膠成型染色的生意,因經濟衰退,很多相關產業一夕之間倒閉,他的生意也一落千丈,虧了不少錢,沉重的經濟壓力讓他食不下嚥,經常只是喝奶茶度日。長期飲食不正常的情況下,幾個月後某日突然血糖過高,昏倒在地。當時是下午5點多,家裡沒有其他人。

「直到晚上9點多,我兒子下課回家,看到我時我肌肉都在抽搐了。他趕快聯絡親人,把我送到醫院。」

家人把他送到台南永康奇美醫院,過程中護士一直不讓他睡覺,「我那時候昏昏沉沉的一直想睡覺,都沒有痛的感覺。」

到了醫院,當時急救站設在停車場,他依稀記得醫生跟護士,朦朧之中他還看得到。「突然我覺得自己飛起來了,停在天花板上看到我自己,然後又看到帥哥醫生。後來我跟我兒子還有妹婿講,他們都感到奇怪。因為那個時候心電圖已經成一直線了。我親眼看到那個儀器,還有醫生、護士的樣子;我妹婿在旁邊幫我起來(急救)的時候,醫生拿方塊鐵板(電擊器)電我,我的身體就跳起來。可是我都沒感覺。整個過程只看到畫面,沒有聲音,就像看電影,突然之間電影沒有聲音那樣。」

(圖:shutterstock)

「我還看到一整排很多在急救的病床,還有病人。」

「有一股力量,好像外面有風逼著我往外面飛去,好像外面出風口有一個人。我感覺身體很輕,慢慢飄出去,外面的顏色是很淡很淡的黃綠色,灰灰的。我覺得空間就好像一個弧度。」「我飄了一小段又被吸回來。我看到我兒子在我旁邊哭泣,好像有一個向心力,讓我又回來了。」

「然後就很暗,也沒有記憶,好像還沒出生前,那個空洞、黑洞那樣。」

「我清醒後告訴他們這個經歷,他們都不相信,因為我一進到急救站眼睛就沒有睜開過。整個過程大概5、6分鐘。」

「醫生認為像我這樣的情況,不是死亡就是植物人,沒想到我能活過來。」

他表示自己的經驗不那麼典型,沒看到光,也沒看到對自己生命的回顧,他認為也許是因為他一心想著還有未了的責任,所以就又回來了。

(圖:shutterstock)

經過這次事件,他變得不在意生死,「因為自己都變成靈魂了,還怕什麼?」生活中他也不管血糖會不會太高,很輕鬆自在的活著。

你相不相信有靈魂呢?不論你是否相信,認真思索研究是有必要的,

這些經驗是不是有什麼意涵?是不是透過這些人的經驗,讓人們明白一些什麼?林耕新在為《重新活回來》寫序時表示,科學的精神是探索未知,至今科學無法完整解釋瀕死經驗的諸多現象,所以,承認這是一種未知,並進一步去探索,才是真正的科學的精神,尤其是,有沒有靈魂這個問題可嚴重的影響著我們的價值觀,並進而影響我們生活中的種種決定!

(圖:shutterstock)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