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2月03日訊】生命輪迴對許多人而言仍是不確定之事,然而對《輪迴紀實》一書作者小蓮來說,輪迴卻是確定的真理,因為他已經看見太多。小蓮是傳說中的所謂「宿命通」功能者。特異功能究竟是如何得知前世的?在機緣安排下我們採訪了他,揭開這個罕為人知的謎題。並從他所知的許多輪迴故事裡,了解所謂的「命運」這件事。

靈魂存不存在?有沒有輪迴?早在二十年前美國心理醫生布萊恩·魏斯即撰寫《前世今生》一書,披露他對患者進行催眠後意外進入前世的研究。該書於1988年出版,旋即成為美國暢銷書,並連續96週名列佛羅里達州暢銷書排行榜。

透過催眠他的病人凱薩琳,魏斯博士的心理治療進入另一個領域。

東方文化普遍存在輪迴轉世的概念,也耳聞不少古代人或近代人關於前世的故事,像是蘇軾與黃庭堅,分別有前世是和尚與女子的說法,而近代的作家司馬中原,則記得自己的前世。

湖南、廣西兩省交界的侗族自治縣坪陽鄉自古即有「再生人」的特異文化,目前當地一共7800多個村民,有一百多人能清楚說出自己的前世,宛似一個「再生村」。

不管是透過催眠回溯前世,還是自己能記得,前世今生的課題變得更神祕而事關重大。在一些機緣之下,我們採訪了特異功能人士「小蓮」,他以其自身的經驗為我們揭開這個神祕的領域。

《輪迴紀實》一書作者小蓮是個能看到前世的人,也就是佛家所說的「宿命通」功能。書中他寫出了大量自己與他人的前世經歷,有歷史上知名人物,也有名不見經傳的人。我們採訪了身在大陸的作者,揭開傳說中的「宿命通」究竟是怎麼回事,並探討輪迴與命運之謎。

《輪迴紀實》和正見網出版的《前世今生》為講述轉世輪回的書籍。(圖:網絡圖片/美麗日報合成)

「看見」前世

「從小我就能看到別人看不見的東西,雖然不是很清楚,但卻是現實中沒有的。」

「比如在一個冬天很冷、沒有月色的夜晚,屋內也沒有點電燈,我突然看到我家草房的房簷處通紅一片,嚇得我趕緊起來,推醒母親:咱家房子是不是著火了?母親不解的說:哪有哇?你看錯了。長大一點就能看到在空中有無數圓圓的直徑兩三毫米的物體飛速的旋轉。而別人卻看不到。」

關於所謂宿命通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有這樣功能的人能知道別人的前世?小蓮為我們揭開了謎底:「大約是1998年,有一次我在打坐中,彷彿經歷了時光隧道一般,我到了一幢很漂亮的房子裡,房的正中央有很多像電影膠卷一樣的東西,只不過這『膠卷』是巨大的。我走上前去一點點的打開,就看到了自己或別人前世的一些『鏡頭』。」

「有一次我在打坐中,彷彿經歷了時光隧道一般,我到了一幢很漂亮的房子裡。房的正中央有很多像電影膠捲一樣的東西……」示意圖。(圖:tomertu/shutterstock)

從他的敘述得知,擁有宿命通功能的人是在另外的時空中「看見」別人的前世,有趣的是,還像是看電影一樣,而且有的歷歷在目分秒可知,有些則是片段甚至是小點式的內容,據他說,這其中的分別是因為「緣分的差異」。

「有的人我根本不能知道他的一點前生的經歷,而有些人對我而言是歷歷在目。如果有緣份,能讓我知道該人前生的情況,一般就如同播放一部老電影的膠捲一樣,想看他一生中某個時段都可以看到。」「很多時候只是看到一個點,或者是一個很小的面,而不是一個人一生的分分秒秒所有經歷的全部。所以細心的讀者們在看我的輪迴文章中會發現有時我就一筆帶過,沒有細寫。這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三個小故事看輪迴

今生對某個他鄉或是某段歷史事蹟很感興趣的話,也許就是輪迴中留下的記憶。圖為日本大阪天守閣。(圖:公有領域)

自然的我們也有疑問,怎麼確定看到的這些就是所謂的前世?其實一般能看到或記得前世的人,經常都能說出與之相關的人事物,循線追查也往往如其所述。小蓮也很快的舉了三個例子。

「一位上海的朋友到我家跟我聊起輪迴話題,這位朋友是學日語的,而我對日文和日本文化基本不懂。當他問我他是不是當過幕府將軍?我說哪年你是什麼幕府將軍。他隨後上網去查,結果一年不差!」

「幾年前遇到一位臺灣朋友,她讓我聊聊她與姐姐之間的故事,並告訴我有人說她姐姐前世的丈夫要出現了。為了回應她的提問,我寫了一個故事。她姐姐看完故事之後,驚訝得半天沒回過神來。文中她姐姐從前的丈夫(在今生)的名字一字不差的在那裡!而我跟她只是通過網路聊了幾次,對其家庭親屬關係一概不知。」

「有位朋友生了一個男孩,讓我給起個名字。我想了想:根據這孩子從前的經歷就叫『騰宇』吧。過了一個月左右,他說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他有一個走動不是很勤的親屬,這位親屬家有個六歲小女孩。前些日子總是念叨:騰宇太爺,騰宇太爺。總是不停的唸叨。把一家人都給弄蒙了,在親屬中沒聽說有叫騰宇的呀!後來很偶然的這位親屬的家人到他家串門,得知剛出生的這個小男孩叫騰宇。這下子著實讓兩家人吃驚不小!」

因為小蓮已經看到的這些前世,與這些人的今生還發生著關係,因果還未結束。(待續)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