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2020 年 02 月 06 日訊】龐貝古城(Pompeii)位於義大利北部,在古羅馬文明時期,是很繁華的城市,不但有繁忙的港灣和豪華酒店,更有很多別墅、寺廟、劇場、講堂、宮廷和教堂。當時龐貝人信奉及時享樂,龐貝更被稱為「酒慾之都」,足見龐貝人的道德價值已經淪落到什麼地步。直到公元 79 年 8 月 24 日,這座城市被厚達 20 米的火山岩漿淹沒,從此走進歷史。

直到 1827 年,來自俄羅斯的畫家卡爾 · 帕夫洛維奇 · 布呂洛夫(Karl Pavlovich Bryullov)到訪龐貝古城遺址,龐貝末日的情景才得以入畫,成為轟動世界的經典作品。對這名畫家來說,龐貝古城不僅僅是消失的城市,更為人類文明的過去和未來帶來了非常清楚的訊息。

左圖為公元前 6 世紀年建立的龐貝古城遺址。右圖為龐貝古城的「逃犯花園」(Garden of the Fugitives)內被火山灰掩埋的遺體。(圖:Pixabay / Lancevortex,Wikimedia Commons)

布呂洛夫曾經到訪很多歐洲城市,但他最喜歡的城市都位於義大利,他本人也在歐洲居住了 12 年多。1833 年,他完成了代表作《龐貝末日》(The Last Day of Pompeii),先是在俄羅斯成名,後來畫作流傳到義大利,獲得義大利人的喜愛,令他成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畫家之一。

1834 年,布呂洛夫憑著自己在義大利的成功,被俄羅斯當時的沙皇尼古拉斯一世(Nicholas I)召到俄羅斯,其名作也在帝皇美術學院(Emperor Fine Art Academy)獲得展出,成為其他新人畫家的傑出模範。

俄羅斯畫家卡爾 · 帕夫洛維奇 · 布呂洛夫。(圖:公有領域)

《龐貝末日》花費了布呂洛夫數年時間才完成。為了重現龐貝古城末日當天的情景,布呂洛夫事先前往義大利,到龐貝古城和同樣被維蘇威火山(Mount Vesuvius)爆發所摧毀的赫庫拉尼姆古城(Herculaneum)遺址進行考察,並在那裡動筆完成這幅畫的初稿。

《龐貝末日》並不是第一幅描述龐貝古城如何被火山岩漿淹沒的畫作,但布呂洛夫利用精湛的繪畫技巧、對光影的掌握,以及對當年情景的領悟,使畫作栩栩如生,讓每一個看到這幅畫作的人都有身歷其境之感,使之成為備受稱讚的經典作品。

布呂洛夫曾經這樣說道,「看見這些廢墟令我不由自主地回到從前,眼前的一幕幕如此生動又痛苦,這些牆垣仍舊完整、這些街道依舊水泄不通 ⋯⋯ 你不得不在路過這些遺址時產生一種感受,使你忘記一切,除了這座城市內發生的那場恐怖災難。」

圖為龐貝古城的所在地。(圖:維基百科)

《龐貝末日》充分表現出布呂洛夫對這場災難的想像。在他的畫筆之下,龐貝人因縱情聲色,耽迷物慾,最終迎來突如其來的慘痛結局,作為對這座城市的懲罰。

維蘇威火山突然爆發,滾燙的岩漿噴湧而出,席捲周圍的每一寸土地;雷電交加則預示了即將吞噬龐貝古城的災難。

圖為布呂洛夫的代表作《龐貝末日》。(圖:公有領域)

畫中的人物則代表古羅馬人墮落的特徵,包括自私、貪婪、殘忍、性亂和信奉邪異,他們在上蒼降下來的天譴面前瑟瑟發抖,看起來渺小又無助。布呂洛夫用這些人物表達他對當時龐貝人的看法,在他眼裡,正是古羅馬帝國的道德沉淪及禮教崩壞,導致龐貝古城最終註定被毀滅。

《龐貝末日》成功刻畫出龐貝古城當日的慘狀,包括自然界的殘暴力量,同時指涉《聖經》典故「所多瑪與蛾摩拉」(Sodom and Gomorrah)。布呂洛夫大膽地使用鮮明的顏色,讓作品中的每個細節都充滿劇情和張力。

背景裡爆發的維蘇威火山、噴湧而出的岩漿,加上從天而降、佈滿整個天空的閃電雷鳴,讓龐貝古城的末日被恐怖和燦烈的氛圍籠罩。布呂洛夫使用黑色來繪畫火山灰雲和籠罩在絕望的人們上空的烏雲,象徵著人群被地獄吞噬。

圖為1890至1900年間的龐貝古城墳墓大街(Street of the Tombs),復原照片,美國國會圖書館藏。(圖:公有領域)

地平線上的火紅色則與黑暗的天空形成強烈對比,火光照在倒塌的建築和人們身上,無論男女老少,都無法避開這場結局。《龐貝末日》中的地點是龐貝古城 8 個入口之一的赫庫蘭尼姆大門(Herculaneum Gate)。之所以選擇這個地點作為畫作的背景,是因為這個地方在 1820 年代被清場,讓布呂洛夫得以觀察這個地點的原貌,以如實重現龐貝古城在毀滅當天的情景。

《龐貝末日》充滿了許多絕望的靈魂,他們企圖逃離眼前的災難,但沒有人可以逃脫,因為他們都必須為自己犯下的罪惡,迎接最終的審判。石頭建築在地震中倒塌,觀者彷彿可聽到男女老少的驚恐哭喊,人類的脆弱在死亡和毀滅面前暴露無遺,龐貝人的墮落和絕望也生動地展露在布呂洛夫的妙筆之下。

布呂洛夫不僅僅是高明的畫家、精於構圖和色彩運用的大師,更是一名哲學家,他利用畫作和群眾對話,探討一個偉大文明的毀滅。

圖為《龐貝末日》中央的女子。(圖:公有領域)

畫作的中央是一名衣衫不整的女子,周圍都是數不盡的財寶,象徵著龐貝人的貪婪、慾念和墮落,正是龐貝人的道德沉淪導致了他們悲慘的結局。這名女子也許代表著古羅馬人當時最令人髮指的罪惡,包括性亂、貪婪和虛榮。

圖為位於畫作左下角的母女三人和異教祭司。(圖:公有領域)

畫作的左下角有一名女子,在兩名女兒的陪伴下跪在地上,抬頭望向天空,臉上掛著驚慌的表情,仿佛已經預知這場災難無法以人力克服,只能盼望神的干預,但這一切已經來不及。

她們身旁站著一名脖子上掛著十字架的祭司,他手持火把,站在黑暗中,抬頭望向正在倒塌的異教神像,代表了那些信仰異教的人都無法逃脫的黑暗。

身穿白袍的基督教牧師。(圖:公有領域)

和異教祭司形成強烈對比的是這名身穿閃亮白袍、頭髮灰白的基督教牧師,但他和其他人一樣受到天譴,也許是因為他選擇對這座城市的腐敗和罪惡視而不見。他焦急地蓋上頭部,企圖逃脫自己的命運,卻被暴露在從天而降的白色光芒之中,因此也無法逃脫。

畫作右下角的男子和他死去的新娘。(圖:公有領域)

畫作右下角的一名年輕男子可以說是整幅畫表情最激烈的人物,他難過地把死去的妻子抱在懷裡,生死對他來說已經不再重要,因為他最愛的人已經死去,令他失去活下去的渴望。

正在攙扶年老父親的兒子們。(圖:公有領域)

布呂洛夫也不忘給作品灌注充滿人性的一面:在巨大的危險面前,兩名孝順的兒子堅持攙扶著年老的父親逃亡,寧願死去也不願拋棄他;父親則把手伸向天空,似乎正在祈求上天原諒他們,或者至少原諒他的孩子。這三人象徵著閃爍的希望:即便在最險惡的處境中,人性的良善依舊存在。

孝順的母子。(圖:公有領域)

同樣孝順的還有父子們身後的這對母子,成年的兒子抱著渺茫的希望,努力地想把跌倒的母親扶起來,母親卻伸手去碰兒子的胸口,仿佛叫兒子先逃走,不用救自己,可是兒子卻堅持留下來。

這對母子之間的互動代表了布呂洛夫眼中人類最基本的道德:無論何時何地,我們都應該堅守孝道,並且堅持良知與道德。

最後,在畫作中表情充滿恐懼的人群裡,是布呂洛夫本人的自畫像,他頭上頂著畫具,默默看著悲劇在自己的眼前展開,仿佛提醒我們,我們和畫作裡的人物一樣,終有一日會為自己和所處社會的德行面對審判。

龐貝古城留下的遺跡顯示,在維蘇威火山爆發時,人口只有區區 2 萬人的龐貝古城內,竟然有超過 100 家酒館和 25 家正在營業的妓院,足以證明當時的龐貝人有多沉迷於酒色。

不僅如此,城中作為古羅馬最古老圓形競技場的龐貝競技場,足以容納 12,000 人,進一步突顯了龐貝人如何沉迷於人獸搏鬥等不道德的活動。或許正是如此程度的道德淪喪,使這座繁華的城市最終迎來毀滅,代表上天給人類文明帶來的慘痛教訓。

《龐貝末日》目前在位於聖彼得堡的俄羅斯博物館展出,這幅面積達 30 平方米的畫作,代表的也許不僅僅是龐貝市民悲慘命運,而是跨越時空,象徵著更為廣闊的世界。

它讓後世的人們鑑古知今,其中寄寓著這樣的警示:貪慾、殘暴、背離天道將會招來災難。唯有守住善良,對神佛抱著真誠的信仰,人類才有機會走出滅絕的劫難。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