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2020 年 02 月 06 日訊】法國歷史上有一位知名的國王,那就是路易十七(Louis XVII)。他可以說是法國命運最慘的國王,剛出生就要面臨血腥暴亂,更在活著時承受難以言喻的身心折磨,逝世時只有 10 歲,而他在恐怖之中所體現的高貴品行,卻為後世所銘記。

路易十七於 1785 年出生,出生時名為路易 · 查爾斯(Louis Charles),是父親路易十六和王后瑪麗 · 安托瓦內特(Queen Marie Antoinette)排行最小的兒子,但他一出生就面臨悲慘的命運。

1789 年,法國大革命爆發,小查爾斯失去哥哥約瑟夫(Louis Joseph),更被迫在 1793 年 2 月見證父親路易十六被雅各賓派(Jacobins)處決。為了恢復皇室,年幼的小查爾斯在保皇派的扶持之下登基,成為國王路易十七,卻面臨共和派的層層阻撓,終生無法執政。

圖為庫查斯基(Alexander Kucharsky)所作路易十七(Louis XVII)的畫像。(圖:公有領域)

路易十七的厄運始於 1789 年 10 月,麵包的價格節節攀升,引發民憤,使法國皇室最終被叛亂的巴黎婦女軟禁在杜樂麗宮(Tuileries Palace)。每一名皇室成員都有革命衛兵看守,甚至瑪麗王后探望子女和在夜裡睡覺時也無法擺脫革命衛兵的監視。

不肯低頭的路易十六一家多次試圖逃脫,都宣告失敗,直到路易十六在眾人面前被行刑,小查爾斯則被隔離於家人之外,在叛軍眼中,他就是下一位法國國王。革命政府把他交由安托萬 · 西蒙(Antoine Simon)看護,他是一名鞋匠,也是法國大革命的鐵桿支持者。

在新政府的默許之下,西蒙以種種令人髮指的方式虐待小查爾斯,試圖把這名年幼的國王改造成新市民。這段經歷被瑪麗王后御前的首席宮廷女官康龐夫人(Jeanne-Louise-Henriette Campan)詳細寫在了她的回憶錄中。

根據康龐夫人的回憶錄,西蒙任意使小查爾斯挨餓,接著強迫他暴飲暴食,不只毆打和羞辱小查爾斯,還把他當作「一頭狼狗」來訓練。西蒙會在深夜時分用「卡佩」(Capet)這個對法國開國皇帝之一于格 · 卡佩(Huge Capet)的謔稱叫小查爾斯起床,命令他走到自己的床前,然後對他拳打腳踢。

圖為普立約爾(Jean-Louis Prieur)版畫,被軟禁的路易十七。(圖:公有領域)

路易十七的姊姊瑪麗 · 特蕾絲公主(Marie Therese)在回憶錄中稱呼西蒙為「怪物西蒙」,指西蒙強迫小查爾斯喝白蘭地酒,在他表現出同情心時懲罰他,唯有當小查爾斯表現卑劣的時候才給予獎賞。

英國和西班牙的外交秘書長更透過間諜聽說,小查爾斯曾經在軟禁期間被妓女強暴,以便將性病傳染給他,製造證據來誹謗和處決他的母親瑪麗皇后。後來,一些革命政府官員甚至強迫他簽名,指控瑪麗皇后對他進行性騷擾。

有一次,西蒙再次虐待小查爾斯,當小查爾斯痛苦地倒在地上,西蒙笑著問他,「卡佩特,如果你是國王,你會對我做什麼?」慈悲的小查爾斯想起了死去的父親,他回答道,「我會原諒你。」

1794 年 1 月,西蒙終於離開了小查爾斯被關押的聖殿塔(Square du Temple),但厄運仍然沒有遠離他。一些回憶錄透露,小查爾斯當時被鎖在漆黑的房間內,被當作動物一樣關著,偶爾才能吃上衛兵遞給他的食物,甚至被迫在房間裡大小便。

圖為法國畫家古柏坦(Charles-Louis de Coubertin)繪畫,革命官員正在審問年僅 10 歲的查爾斯。(Tylwyth Eldar /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直到 1794 年 7 月,革命領袖保羅 · 巴拉斯(Paul Barras)探望小查爾斯,發現這個小男孩內心佈滿陰影,連開口說話都成問題,小查爾斯的待遇才獲得戲劇性的改變。這名儲君終於可以洗澡,穿上乾淨的衣服,呼吸外面的新鮮空氣,但他從此再也無法說話,甚至無法自主步行。

1795 年 5 月,路易十七突然病重,最後在同年 6 月 8 日死於肺結核。負責給他進行解剖的醫生有四位,包括菲利普-讓 · 佩勒坦(Philippe-Jean Pelletan),他震驚地發現,這個年幼的小國王身上佈滿怵目驚心的傷痕,足以證明他生前受到了西蒙和其他革命獄卒的殘忍虐待。

路易十七最終在 6 月 10 日入土為安,墳墓上卻沒有任何石碑,使人們至今仍無法找出他被埋葬的地點。不過,佩勒坦醫生按照當時的皇室習俗,在解剖期間偷走了路易十七的心臟,保存在蒸餾酒精內。這顆被謹慎保存的心臟,便是這位不幸的法國國王留下來的唯一遺物。

圖為路易十七被保存的心臟。(圖:Zantastik~commonswiki /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法國大革命背後的邪教陰影

很多現代歷史學家經常把法國大革命時期的革命家視為「進步分子」,實際上,如同歷史上的諸多恐怖行徑一樣,雅各賓派的背後,也有著信奉撒旦的邪教的陰影:雅各賓派與邪教組織「光照幫」相連,共產黨正是起源於「光照幫」。

雅各賓派將「恐怖暴力」定為國策,發起反宗教運動,大規模處決「革命敵人」。雅各賓派還實行「削減人口計劃」,斷頭台被稱為「國家的剃刀」,被處決或死於監禁者超過4萬。

雅各賓派不到一年就被推翻。隨之,「光照幫」滲透和控制了巴黎的「正義者同盟」,該組織後改名「共產主義者同盟」,馬克思和恩格斯受託撰寫宣言,這就是1848年出版的《共產黨宣言》……

雅各賓派的恐怖真相無法掩蓋,而法國皇室如路易十六、路易十七在令人髮指的惡行面前表現出來的高貴風度,更為後人留下歷史的見證。

法國畫家尼古拉斯-安托萬 · 陶奈(Nicolas Antoine Taunay)的畫作《地獄斷頭台的勝利》(The Triumph of the Guillotine in Hell),刻畫出法國大革命時期雅各賓派的恐怖行徑。(圖:公有領域)

責任編輯:蘇明真

分類: 歷史 傳統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