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2020 年 02 月 07 日訊】人類歷史上有很多野心勃勃的政權,為了對權力和利益的慾望,不惜違背良知,幹下令人髮指的惡行,最後卻都逃不過法律和道德的審判;東柏林青年費希特爾的英年早逝,以及2名警察兇手多年後的獲罪,便給後人留下深刻的警示

剝奪靈魂自由的柏林圍牆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戰敗的德國被分裂成 4 個地區,分別由隸屬同盟國的美國、蘇聯、英國和法國管制;該國首都柏林也同樣被分裂成 4 個相似的區塊。

與此同時,共產主義陣營國家和西方資本主義陣營國家之間的冷戰也日趨白熱化,持續增加的外交紛爭和軍事威脅導致東德收緊邊境管制,使柏林成為雙方情報機關鬥爭的中心。

越來越多東德人難以忍受東德社會主義政權的經濟落後和思想控制,他們嚮往經濟繁榮、自由民主的西德,不惜冒險潛逃到西德。為了阻止東德人逃走,1961 年,東德政府建立臭名昭著的柏林圍牆,堅固的牆體加上帶刺的鐵絲網,徹底將東德和西德分開。

圖為 1961 年興建的柏林圍牆。(圖:公有領域)

許多嚮往自由的東德人嘗試翻越這座高達 2 米的圍牆,卻在過程中不幸被衛兵開槍打死。1961 年 8 月 24 日,年僅 24 歲的貢特 · 李特分(Günter Litfin)企圖從位於費德里奇街(Freidrich Street)站點逃走時中彈而亡;1966 年,2 名 10 歲和 13 歲的孩童逃走時被開了整整 40 槍。

在柏林圍牆屹立的 28 年期間,約有 5000 人被目擊賭上自己的性命想要翻越圍牆,逃到自由的西德,其中有 200 人被射死。1989 年 2 月 6 日,克里斯 · 格弗洛伊(Chris Gueffroy)在翻越柏林圍牆的過程中被打死,成為最後一名因翻越柏林牆喪生的人。

叩問良知的東德青年之死

彼得於 1944 年 1 月 14 日出生在柏林,就在他出生數天前,希特勒剛對倫敦展開大規模襲擊,英國則重新佔領義大利佩魯賈。戰亂中出生的彼得並沒有在二戰期間承受多少災難,但他不幸地必須生活在恐怖的氛圍之中,每個人就連活下去的權利都受到約束,一言一行都被嚴密監視,隨時面臨被祖國暴政逮捕和迫害的風險。

彼得生活在東德魏森塞(Weissensee),早在 14 歲時就已經是熟練的工匠。他的姊姊住在西德,在柏林圍牆豎立之前,彼得經常到西德探望姊姊,對圍牆的另一邊自由美好的生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62 年 8 月 17 日,彼得決定和朋友赫爾慕特 · 庫貝克(Helmut Kulbeik)一起從東德逃到西德。當天中午,兩人躲在一家木工作坊內,偷偷觀察在柏林圍牆站崗的邊境衛兵,等待翻越這座高牆的機會。

兩人試圖翻過圍牆時被東德邊境衛兵發現,赫爾慕特僥倖逃過一劫;彼得卻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東德衛兵開多槍射殺,在圍牆東邊倒下,被困在滿是尖刺的鐵絲網內。

陷入絕望的彼得痛苦地求救,但無情的東德士兵對他視而不見;另一頭的西德士兵也不敢插手,只是給他拋了一些繃帶。彼得身受重傷,奄奄一息地倒在血泊裡足足 50 分鐘,直到失血過多身亡。

就在距離他倒下不遠的地方,東德士兵對他的死亡無動於衷;西德士兵礙於東德衛兵的威脅,不敢伸出援手;駐守在查理檢查站(Charlie checkpoint)的美國軍警也接到上級的指示,拒絕採取行動,這三方就這樣眼睜睜看著無辜的彼得被活活打死。

彼得被槍殺後漸漸失去生命的這一小時被上百名西德人看在眼裡,眼前毫無人性的一幕激起了他們的憤怒,他們在圍牆的另一邊高聲怒喊,「冷血兇手!」痛罵殘忍的東德士兵,東德士兵這才趕到現場,把彼得的遺體帶走。

彼得 · 費希特爾被開槍射殺後無人施救,在將近 1 小時後痛苦地死亡。(Ninian Reid/Flickr, CC BY 2.0)

這場真實的暴行被鏡頭拍了下來,提醒下一代這場不可容忍的罪案真相。自從東德崩潰後,彼得被遺棄致死的地點豎起了紀念柱,上面雕刻了幾句話:「彼得 · 費希特爾在柏林圍牆東邊的痛苦死亡象徵了一場泯滅人性的罪行 ⋯⋯ 這場罪行曾被東德視為合法。」

 

圖為攝於 1984 年,為彼得 · 費希特爾豎立的紀念柱和花圈。(圖:公有領域)

連婦孺都不放過的「格殺令」

彼得是第 50 名在柏林圍牆被東德衛兵射死的受害者,也是最有名的受害者之一。他和其他死者的死亡都源自一份合法的「格殺令」,這份長達 7 頁的文件在馬格德堡(Magdeburg)一名東德衛兵遺下的文件中被發現。

這份文件是東德共產主義政權下達射殺命令的鐵證,是對於前東德祕密警察史塔西(Stasi)曾矢口否認存在相關政策最直接的反駁。文件上面寫著,「即便邊境掃蕩涉及叛徒經常利用的婦孺,也不要害怕對他們使用武器。」

當年開槍射殺彼得的 2 名東德士兵直到將近 30 年後才被法庭公審,並在 1997 年遭到法律制裁。雖然有鑑於德國統一後的法律框架,兩人得到的判決遠遠低於謀殺罪的刑罰,但法庭下達的有罪判決,加上 2 名兇手入獄,終究給人類留下了深刻的啟示。

任何人都必須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服從命令」永遠不會成為開脫惡行的藉口;而那些選擇違背良知道德的人,遲早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