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2月16日】上中學時,很喜歡歷史,但是僅僅記住的是零星、零碎的知識點,沒有一條線貫穿其中,比如歷朝歷代的興衰更替,中共的歷史課本告訴我們是社會的黑暗,官吏的貪贓枉法激起民反,並沒有明確點出是人道德的敗壞帶來的天懲;古羅馬帝國當時盛極一時,歷時最久、民族與文化最多樣化,人口曾達1.2億,兩倍於公元元年的漢朝,就是這樣一個大帝國卻被一個叫馬其頓的小國家所滅,原因是什麼,當時並不清楚,只記住了古羅馬帝國建國與滅亡的日子。

中共為什麼迴避因果關係,避而不談道德對人對國家的影響?

今天被稱為「武漢肺炎」的「熱核級瘟疫」肆虐大陸,危機全球人的生命安全時,黑死病與古羅馬帝國的覆亡這樣的揭露因果關係的文章不斷的被海外網站揭露出來。閱讀了這樣的文章才找到了答案:歷史驚人的相似,因果關係從古至今都沒有改變,「武漢肺炎」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給人類帶來的災難,中共掩蓋歷史真相還是為了毀滅人類這個目的,中共才是一切災難的根源。

古羅馬帝國的四次大瘟疫

公元65年至565年之間,羅馬發生過四次大瘟疫,死人無數。前三次分別發生在65年尼祿統治時期、164-180年馬可·奧里略時期和250-270年間蓋勒烏斯、克勞第烏斯統治時期。而這二百多年期間正好是基督教遭受羅馬皇帝迫害的嚴重時期。第四次羅馬大瘟疫是一場始發在541年查士丁尼統治時期的大鼠疫,史稱「查士丁尼鼠疫」。也是世界史上三次大鼠疫的首次。

公元54年至68年間,古羅馬皇帝尼祿(Nero)故意在羅馬城縱火,然後嫁禍於基督徒。為了煽動民眾的反基督教情緒,古羅馬的一些理論家編造了不少針對基督信徒的謠言,諸如誣衊他們在拜神時要殺死嬰兒並喝其血、吃其肉,還說他們狂飲等等,所有古羅馬社會的惡行都被強加在基督信徒身上。四年後,尼祿本人被殺。公元65年,羅馬爆發嚴重瘟疫(後世學者認為可能是重症瘧疾),據載有3萬人喪生。

尼祿將基督徒綁上火刑柱燒死,並舉辦「遊園會」觀賞。[波]西米尔拉德斯基(Henryk Siemiradzki),《尼祿的火炬》(The Torches of Nero),1882年作,私人收藏。(公有領域)

圖拉真皇帝(98—117年在位)當政後,讓猛獸撕裂咬碎了安提阿第二任主教依納爵,也讓後者憑藉「我是神的禾穗!」等名句流芳百世。圖拉真與普林尼的對話也顯示他在小亞細亞的迫害越演越烈。這三位皇帝身後的125年爆發了一次蝗災,緊接著是第一次全國性的大瘟疫(奧羅修斯大瘟疫),奪走100萬人的生命。

公元166年,羅馬發生第二次大瘟疫,史書稱之為「安東尼時期黑死病」,最高峰時期每天死2,000人,皇帝馬可·奧里略(Marcus Aurelius)也未能倖免。15年左右的時間內死了500萬人,羅馬帝國人口減少1/3,君士坦丁堡死了一半人。

德修斯(Decius)成為第7位迫害正信的羅馬帝王,他把帝國的衰落歸罪於宗教信仰自由,將迫害基督徒作為首要目標,為保證統治強制推行思想統一。公元250年,也是他篡權的第二年,他命令基督徒必須在選定的反悔日放棄自己的信仰,否則將受到地方總督的審判。身為基督徒的政府官吏或被罰為奴隸,或被沒收家產;最堅定者被處死。平民處境更是悲慘至極。

同年,第三次大瘟疫(西普里安瘟疫)來襲,波及整個帝國,持續了約20年之久,死者總計2500萬,是人類歷史上最為嚴重的瘟疫之一。在瘟疫高峰期的251至266年間,羅馬城每天有5000人喪生。公元270年,帝王克勞狄二世也死於瘟疫。

公元303年,戴克里先皇帝發出敕令,開始了「羅馬帝國政府發動的最大一場宗教迫害」,眾多摧毀教會、收繳《聖經》和屠殺教士的暴行發生。

公元541年到公元591年期間,第四次大瘟疫(查士丁尼鼠疫)傳入君士坦丁堡,帝王查士丁尼也染上了瘟疫。君士坦丁堡人,從庶民到貴族,度過了痛苦不堪的3個月,入冬時病狀變得更加致命並轉成了傳染性肺炎。這次黑死病瘟疫持續到公元700年,其間反覆爆發,最高峰時期每天死1萬人。共造成3000萬至5000萬人喪生,這次大瘟疫引起的飢荒和內亂,使東羅馬帝國元氣大傷,走向崩潰。

[尼德蘭] 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聖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災區向神祈禱》(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局部,1497年作,美國巴爾的摩市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藏。(圖:公有領域)

一幅油畫的啟示

法國學院派畫家居勒-埃里·德洛內(Jules Elie Delaunay)1869年創作的一幅表現羅馬大瘟疫的油畫《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至今對人還有啟示。這幅畫的歷史背景是聖徒塞巴斯蒂安殉道。

塞巴斯蒂安是戴克里先稱王時期的禁衛軍隊長,因信仰基督被戴克里先下令亂箭射死,塞巴斯蒂安的威望非常高,行刑者們都不希望自己射出的箭可以致命,都躲開他的要害部位,使他活了下來。塞巴斯蒂安並沒有因此而躲起來,他去見國王戴克里先,說不該阻止信仰自由,被戴克里先下令當場亂棍打死,屍體丟棄於污穢之地。

德洛內的油畫《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就是描述接下去發生的事情:聖徒塞巴斯蒂安殉道之後,一位善良天使顯現,他指揮一個惡鬼手持長矛戳擊那些助惡為虐的人家的大門,門被戳幾下,家裡就死幾人。也就是說,這家人有幾人幫腔國王戴克里先迫害正信的,家裡就死幾人。

這幅油畫展現了善惡有報的天理:助紂為虐,迫害正信者,終究難逃天理的懲罰。

[法]居勒-埃里‧德洛內(Jules Elie Delaunay),《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Plague in Rome)。(公有領域)

古羅馬城瘟疫終止的原因

據記載,4次瘟疫之後,又過了89年,公元680年,羅馬市民敬捧聖徒塞巴斯蒂安的聖骨遊行,並虔心懺悔,羅馬城的大瘟疫才因此徹底消失。

這一神蹟驚醒很多周遭的國家,紛紛請求敬奉聖徒塞巴斯蒂安聖骨。公元1575年米蘭與1599年里斯本兩地的大瘟疫中,誠心懺悔的居民亦敬捧聖骨繞市而行,瘟疫由此停止。

神佛的威嚴與慈悲同在。人能真誠悔過,轉變惡念,有善念與禮敬神佛的心,神佛就給人未來。

法輪功真相是人走向未來的唯一保障

21世紀的今天,古羅馬帝國迫害正信的一幕仍在神州大地上重演。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與江澤民相互勾結迫害法輪功修煉群體以來,各種酷刑、活摘器官的罪惡被不斷的揭露,中共的罪惡一步步被世人熟知。

與古羅馬不同的是,那個時候沒有人直接告訴墮落的人群只有道德昇華才能保住性命,沒有人把真相講的像今天法輪功學員這麼透徹明白,而且法輪功直接把宇宙特性真、善、忍揭示給人,明確指出:順應宇宙特性真、善、忍而行就是真正的好人,背離宇宙特性真、善、忍而行就是真正的壞人;把始作俑者中共與江澤民的魔鬼真面目真實的揭露出來;還把「天滅中共」與「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保命」的天機反覆的告訴給人。人只要明白真相,做出選擇就能得救。

古今中外的歷史上發生的各種災難沒有無妄之災,都是有因果關係的,特別是對修煉者,對正信的迫害,帶來的災難更可怕。人在大災大難面前並不是孤立無助,還有神佛在看著呢,就看人自己的一思一念如何反應。

[法]普桑(Nicolas Poussin),《阿什杜德的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圖:公有領域)

明慧網2020年1月31日刊登了一篇《九字真言小故事:南亞大海嘯中的二十分鐘》,展現了人在災難面前如何自救的故事。原文摘錄如下:

這是一個發生在泰國普吉島的真實故事。敘述者是一位法輪功學員,講述了她的女兒在2004年12月26日南亞大海嘯中驚心動魄、化險為夷的經歷:

2004年聖誕節,女兒和朋友去泰國有名的普吉島海濱度假。其間,震驚世界的印度洋海嘯發生了!可就在那吞噬了幾十萬生命的巨浪來襲之前的二十多分鐘,女兒乘船離開了普吉島,前往另一景點皮皮島(也是重災地)。

在去皮皮島的航程中,女兒在船上享受著陽光美景,壓根都沒感到波濤洶湧的海嘯正悄無聲息的從船下潛過,襲向普吉島。當女兒看到海水變的渾濁並明白災情后,立即對身邊同伴說:快念「法輪大法好!」同伴疑惑道:管用嗎?女兒堅定地回答:「管用!」……

女兒太幸運了,如果她從普吉島晚走二十多分鐘,或者早到同樣是重災地的皮皮島哪怕半小時,都絕無可能躲過這場災難。數小時後,當她返回普吉島時,素有人間天堂美稱的海島已變成人間地獄。她走進酒店,只見大堂裡橫七豎八全是屍體。回程前,女兒把身上帶的錢全部捐給了當地受災民眾。

凡是得知女兒這次經歷的親朋好友無不為她慶幸,更覺的神奇得不可思議。

與之相反的卻是另外一番景象:2020年元旦前夕,武漢冠狀病毒肺炎四處傳播之時,武漢市洪山區維穩辦不顧百姓安危和疾病傳播,竟然列出40人的法輪功學員名單,準備年後實施綁架並關押到所謂石嘴中學關愛中心洗腦,這就是武漢市洪山區政府光天化日之下對百姓幹的卑劣之事,因為中共的刻意隱瞞,當時「武漢肺炎」已經達到了人傳人的地步,而中共的官員們想到的不是如何挽救百姓,而是迫害法輪功學員,迫害好人。中共毀滅人類的罪惡目的由此可見一斑。

據財新網報導,武漢市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前主任、正局級黨官王獻良,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搶救無效,於2020年1月26日(大年初二)下午6點,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北區)去世。時年62歲。

2016年5月20日,武漢市政府以「市委統戰部市民宗委聯合舉辦全市宗教界代表人士培訓班」為題,報導了時任武漢市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主任的王獻良搞全市宗教界代表人士所謂的反邪教工作培訓班,說要堅持全面貫徹黨的宗教信仰政策,要堅持黨領導宗教。三年半後,他走在了黨的前面,為黨下葬去當棺材板。

(圖:網頁截圖)

中共是魔鬼,毀滅人類才是它來在世上的唯一目的,指望它,人把希望寄託到魔鬼身上只會走向地獄的深淵。法輪功真相才是人躲過瘟疫,走向未來的唯一保障。

災難都是針對壞人,道德敗壞到不可救藥的人而來。法輪功學員在自身遭受嚴重迫害的情況下傳播真相與福音,就是在喚醒人的善念與良知,明明白白的在救人,在從中共邪黨手中搶人、救人。如果人都明白真相,選擇三退,這樣的生命已經擺脫了中共魔鬼的控制,不屬於中共管了,已經不在惡報的範圍內,屬於走向未來的生命了,已經具備了擺脫瘟疫的基礎了。

如果他能信心更足,能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把真相傳播給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擺脫中共邪黨得救,那他就是做了積下無量功德的大善舉,給自己以及家人的未來奠定了相當好的福報基礎。孰好孰壞,孰優孰劣,相信身在大瘟疫的災難面前,世人能分得出輕重,關乎生命未來的二選一的選擇題,並不難選。

老話講:一步錯,步步錯。選擇錯了,這一步​​走錯,將是走向陪同中共魔鬼殉葬的萬劫不復的惡報深淵!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