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3月01日】近代中國有位名人叫饒鳳璜(公元1876—1953年),字「聘卿」。他的父親饒應祺曾任清朝新疆巡撫、兵部侍郎以及「總理各國事務大臣」等要職。饒鳳璜可謂出身名門,他自己也很努力,光緒十九年(公元1893年)十七歲時中秀才,1901年自費留學日本,次年歸國應試,中舉人,後又擔任清朝奉天省道員、郵傳部參議、東三省總督署參事等職。

清朝退出歷史舞台後,民國二年(公元1913年),他任民國荊宜施鶴道觀察使,旋改鄂西觀察使,後任湖北省政務廳長;民國七年(公元1918年)任總統府秘書,後任國民政府行政院中央賑濟委員會委員兼秘書長;後被選為國民參政會參政員、國民政府立法委員。

饒鳳璜中年後立志研究中醫,頗有成就,在抗戰期間,以中央賑委會名義在重慶瓷器街創辦中醫救護醫院,專為市民診治。因他成就遍及政界、醫界,被人譽為「政醫雙雄」。

民國二年,饒鳳璜任荊宜施鶴道觀察使。民國前期的「道」,是介於省與縣之間的一級地方行政單位。 「荊宜施鶴道」位於今天的湖北省西部,轄江陵、石首、監利、松滋、枝江、宜昌、宜都、巴東、秭歸、恩施等二十縣,觀察使署設於江陵縣(今湖北省荊州市荊州區)。

1935年的荊州。(圖:公有領域)

在任上,他的夫人生了一個女兒。這個女兒剛滿月不久時,家里幹活的老女傭到處找針線,都沒找到,這時那個女嬰手指著某處,開口說話告訴女傭針線在何處。女傭見到這種奇異之事,驚駭莫名,趕快告訴大家,大家都嚇壞了。

饒鳳璜的夫人有見識,便親自詢問女兒。剛滿月的女兒開口回答母親,「我前世是郡城裡某巷某戶人家去世的老婦人。夫人生我的前十幾天,我的靈魂就已經來到了您家中,徘徊在庭院樹下。在這十幾天中,夫人某日見到某人,某日為某事做了什麼安排,我都一一目睹」,並說給母親聽。饒夫人聽後明白女兒不是妖怪,而是帶著前世記憶,投胎當自己的女兒來了。

饒夫人便告訴女兒:別人沒有見識,大驚小怪,你這樣說話有危險,會被當成妖怪淹死的。從此這個女嬰就不再表現超常了。這個女嬰所說的前世住址,郡城裡某巷某戶人家,饒鳳璜本來打算抽空去訪問一番的,可是不久就接到調令離開了,沒機會去拜訪了。

後來等他女兒也大了,他任湖北省政務廳長時,才將此事告訴了同事。大家才知道其女有前世記憶。後來饒鳳璜任總統府秘書,當時的國務院秘書長兼經濟調查局副總裁是郭則澐。他知道此事後,將其記錄了下來。

當時的國務院秘書長兼經濟調查局副總裁郭則澐知道此事後,將其記錄在《洞靈小志》中。(圖:公有領域)

這件帶著前世記憶轉生的事例,涉及的人物都是名流,不可能有意造假,可信度極高。而且神奇的是女兒的元神,在轉生前就已經來到了下一世的母親身邊,看著她說話、做事。這不僅證明了有神論才是對的,更說明了另外空間裡有眾多的生命在看著每個人的言行。

那麼中共宣揚無神論,讓人不再信神,不再相信神會了解每個人的言行與善惡,不就是放縱人的慾望,讓人不斷做惡,成為神眼中的壞生命,從而被淘汰嗎?其實就是如此,中共就是一個誘惑人變壞,讓人被淘汰的邪惡組織。遠離中共,生命才有希望。

資料來源:郭則澐《洞靈小志》

——本文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