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3月06日訊】中國是文明古國,古人信神,信「天人感應」,相信「天人合一」,相信「君權神授」,認為皇帝是上天的「兒子」,自己的皇位是上天賜予的。自己必須上遵天道,下尊人道,國家才能平安,人民才會幸福。

如果出現了水災、旱災、蝗災、地震、隕石、彗星、日食、山崩、冬天打雷、春天降雪等災害、異常天象,必是自己有治理之過、治理有罪,上天用這種形式來警告自己。必須趕快找出自己的不當之處,發布「罪己詔」昭告天下,改過,改邪,才能獲取上天的原諒,從而停止各種災害、怪異天象。

從中國歷史來看,從大禹開始,除了秦始皇和隋煬帝外,絕大多數皇帝都下過「罪己詔」。

堯曰:「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圖為《四部叢刊》之《論語》。(圖:公有領域)

據歷史學家統計,中國有八十九位皇帝下過「罪己詔」,其中有的皇帝多次下「罪己詔」,周成王有260份「罪己詔」,唐太宗有28份「罪己詔」。就連亡國皇帝崇禎都6次下過「罪己詔」,不過最後一次下「罪己詔」是推責任給大臣。

慈禧由於自己支持「義和團」,招致「八國聯軍」入侵中國,給中國人民帶來巨災巨難,也以光緒皇帝的名義發過「罪己詔」。但慈禧的「罪己詔」也是開脫罪責,把責任推給大臣及百姓,表明她和皇帝沒錯。袁世凱下過相當於「罪己詔」的撤銷帝制的總統令。

從崇禎和慈禧來看,不承認自己有責有罪、推責給別人的都是亡國之君。

這裡僅舉幾個例子:商湯建國初期,連年大旱,五穀不收,商湯就「剪髮斷爪」,把自己當成供奉上天的犧牲品,祈禱於桑林,曰:「餘一人有罪無及萬夫,萬夫有罪在餘一人,無以一人之不敬,使上帝鬼神傷民之命。」於是,百姓大悅,雨亦大至。

商湯「剪髮斷爪」,祈禱於桑林,曰:「餘一人有罪無及萬夫,萬夫有罪在餘一人。」(圖:公有領域)

唐太宗貞觀二年(公元628年),旱蝗併至,「罪己詔」曰:「若使年穀豐稔同修乂安,移災朕身,以存萬國,是所願也,甘心無吝。」唐太宗為了百姓有飯吃,甘願上天把所有罪責降到自己一人身上。多麼仁慈善良親民的皇帝啊。百姓哪個不愛戴這樣的皇帝?

唐太宗有28份「罪己詔」。(圖:公有領域)

唐德宗上任不久,有幾個節度使叛變,公元783年,叛軍攻入長安,德宗倉皇出逃,被叛軍追殺到奉天城,次年春,德宗下《罪己大赦詔》,在歷數自己的罪責後說:「天譴於上而朕不悟,人怨於下而朕不知」;「上累於祖宗,下負於蒸庶,痛心靦面,罪實在予」。此詔真心感人,「四方人心大悅」,「士卒皆感泣」,軍心民心大振,局勢因而大變,不久叛軍皆被平息。

唐德宗下《罪己大赦詔》,在歷數自己的罪責後說:「天譴於上而朕不悟,人怨於下而朕不知。」(圖:公有領域)

只有承認自己的錯誤、罪責,懸崖勒馬,並推出新政策糾正錯誤,才能使上天原諒自己的罪責,才能政通人和,天和,地和,人和,政權穩固,人民安居樂業。

從中華文明興起到流氓土匪中共篡權之前,中國人都是信神的。就是不是信佛、道的,一般百姓都信神。當然也有五毛人不信神的,比如南朝時的范縝竟然被魔操縱著寫了一篇文章《神滅論》,還有「三武一宗」滅佛的罪惡之事。這些人都遭到了惡報。

這些負面人物的出現並不代表中國人的主流,絕大多數中國人還是信神的。

但是,中共篡權以後,用馬克思邪惡主義的無神論、唯物論統治中國,以為自己是老大、上帝,沒有任何法律和道德約束,上逆天道,下違人倫,把天人合一、天人感應等傳統文化精要全部誣衊為迷信封建,加以批判、取締。上天給的各種警示和懲罰,它們認為那都是「自然災害」,與它們的惡政沒有任何關係。

毛澤東當政時期,沒幹一件好事,「土改」、「鎮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文化大革命」。一個運動接一個運動整人,殺人,迫害人,罵神、批神、砸神像、毀廟宇,自己都承認是「無法無天」,號召國人「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光他自己及其幫兇就害死了八千萬各個階層、各種職業的中國人。

我們看看1919年五四運動,當時的總統徐世昌是怎樣對待學生、商人、市民的抗議的。

徐世昌(中)曾為清政府的軍機大臣。(圖:公有領域)

1919年巴黎和會,列強同意日本的請求,把德國占領的山東半島讓給日本,消息傳來,立即激起國人的強烈憤慨,5月4日,北京有25000名學生、工人、商人到北京政府抗議,要求拒絕簽字,懲辦賣國賊曹汝霖、陸宗興、章宗祥,學生燒毀了曹汝霖的住宅——趙家樓,痛打了在曹家的章宗祥,當時徐世昌只是逮捕了32名學生。

後來抗議浪潮迅速蔓延到全國,徐世昌又逮捕過170人,用馬隊衝散抗議的人群,也沒有下令衛隊用槍掃射抗議的人群。最後徐世昌妥協,發布了四道命令,其中兩條是撤銷曹汝霖、陸宗興、章宗祥的職務,命令參加和會的代表拒絕簽字。學生運動勝利結束,過程中徐世昌沒有對抗議的學生、市民開一槍,還是有人性的善良的。

我們看看被中共說成是「軍閥」的段祺瑞是怎麼對待學生運動的:

1926年,為了抵制日美英等八國向北洋政府發出通牒、無理要求天津大沽口撤銷砲台、取消軍事防禦措施,3月18日,北京各界群眾、師生五千餘人在段祺瑞的執政府前集會抗議,要求拒絕「八國通牒」。群眾集會當天,段祺瑞不在執政府,情緒激動的人群與政府的衛兵發生了衝突,衛隊長擔心局勢失控,不好交代,就命令衛兵開槍驅散人群,結果當場打死47人,傷150多人,此為「八一三慘案」。

段祺瑞得知這一慘案後深感「愧疚」、「有罪」,雖然不是他下令開的槍,但段祺瑞沒有為自己開脫,而是承擔罪責,並感嘆:「一世清名,毀於一旦。」

段祺瑞很快成立了調查組,調查死傷者的名字給予優撫。在悼念遇難者大會上,段祺瑞當眾下跪,並發誓終生食素贖罪,這個誓言一直堅持到終生,沒有食言。

皖系軍閥首領、曾三次出任國務總理,後擔任臨時執政的段祺瑞。(圖:公有領域)

我們再看看被中共誣衊得一無是處的蔣介石,是怎樣對待群情激憤的學生的。

1931年,日本佔領東北後,全國人民憤慨,北京、上海、山東等地學生到南京聚會抗議政府不作為。12月8日,蔣介石親自接見學生,聽取學生的意見,感知學生的憤慨。12月17日學生搗毀《中央日報》,毆打中央執委蔡元培和行政院長代理院長陳銘樞,與軍警發生衝突。12月18日,首都衛戍司令谷正倫奉命調集軍警數千人包圍學生,把六七百名北平學生、2500名濟南學生、千餘名上海學生強行遣返。並沒有開槍鎮壓學生。

在以後由中共挑唆煽動而發生的多次學生抗議運動中,蔣介石多次親自接見學生,當面解釋政府的政策。面對學生激昂的情緒,蔣介石並沒有失去理智,沒有命令軍警開槍鎮壓。

中國民國總統蔣介石面對學生激昂的情緒,從沒有失去理智。(圖:公有領域)

這些,與共產黨鎮壓「六四」學生,形成鮮明對照!

為什麼被共產惡黨罵為「軍閥」的徐世昌、段祺瑞、被侮辱得一無是處的蔣介石,都能夠在群情激昂、甚至打砸、搞破壞的情況下隱忍學生,理智對待學生,不開一槍,而共產惡黨就敢用坦克、機槍射殺學生、市民呢?

其實徐世昌、段祺瑞、蔣介石這些人是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的,講的是「仁、義、禮、智、信」,有「廉恥心」、「羞辱心」,講的是「溫、良、恭、儉、讓」,做官都想給自己留個好名聲,誰也不想讓自己遺臭萬年的罵名留給後人。殺害青年學生可是天理不容的罪惡啊。

而共產惡黨信的是馬列邪惡主義,講的是砸爛,暴動、階級鬥爭,革命(要人的命)、專政,「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沒有任何「禮義廉恥」,不怕遺臭萬年,不怕罵名千載。它們沒有負罪感。在共產惡黨的「字典」裡,沒有「認罪、道歉、我錯了」這類名詞,只有「偉大、光榮、正確」。共產黨是魔鬼黨,恐怖黨。

我們來看看習近平幹了些什麼?

習近平「十九大」以前就與江澤民、曾慶紅搞交易。江澤民同意習近平把「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中,習近平繼續放任對法輪功的迫害,甘願為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背上黑鍋。

2017年10月「十九大」剛閉幕,習近平率領七大常委到上海中共「一大」舊址對著馬魔頭宣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此後被魔附體,開始一步一步走向深淵而不知。

2018年4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世界有史以來最邪惡的《共產黨宣言》,加深魔鬼附體,稱:「牢記初心,不忘使命。」

2018年5月,高調舉行會議,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為馬魔招魂、搖旗吶喊,魔性大發。

2018年5月,中共高調舉行會議,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圖:視頻截圖)

2018年12月16日,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體學習,再次學習世界上最邪惡的《共產黨宣言》,魔鬼已經完全控制了習近平的大腦。

2019年2月,破壞「一國兩制」,暗中鼓動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修訂《逃犯條例》。大陸無法無天,隨便整人、折磨人,甚至被活摘器官,香港人民哪裡答應?「返送中」於是遭到香港商界、法律界的強烈反對。從6月9日開始,抗議遊行不斷升級,香港政府不但不撤銷修訂《逃犯條例》,反而態度強硬,激起香港人民的極大憤慨,連續幾個月抗議香港政府追隨中共的邪惡政策。

直到9月4日,林鄭月娥才不情願地宣布撤銷修訂《逃犯條例》,但為時已晚,由於香港人民的合法抗議活動受到了來自共產惡黨從大陸派來的警察並勾結香港黑社會暴力打壓,有的被「跳樓」,有的被「自殺」,有的被打殘打傷,於是,香港人民喊出了「天滅中共」、「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等口號。

由於共產惡黨不遵守「一國兩制」,說《中英聯合公報》早已過時,它的魔鬼嘴臉在世界人民面前暴露無遺,也使台灣人民認識了共產惡黨的邪惡本質。大量台灣人民開始轉變立場,全力支持反對共產惡黨,不承認習近平2019年1月2日對台灣提出的充滿鬼胎的「一國兩制」的騙子提議,使共產惡黨極力想讓民進黨落選下台的目的落空。蔡英文以817多萬張選票創造了台灣選舉的新紀錄。

而最初的武漢冠狀病毒檢測結果在12月27日出爐,中共政府很早就已經知道了「人傳人」的嚴重性,但由於共產惡黨的邪惡本質,為了「維穩」層層隱瞞,「磚家」王廣發說「可防可控」、無「人傳人」;還卑鄙無恥地將12月31日李文亮醫師在微信上給親朋好友發的注意防護的忠告說成是「謠言」,公安半夜加以抓捕訓誡封口,直到武漢肺炎大爆發。

1月20日,習近平才首次公開對疫情講話,1月26日才成立以李克強為組長的中央疫情領導小組。上下隱瞞疫情,到爆發不可收拾了,上下又互相推責。

習近平不但不承認自己的責任,還在2月23日有17萬多人參與的視頻連線會議上表揚自己,說自己怎麼從1月7號開始,開了多少次會議,採取了什麼措施,收到了什麼效果,好像他這個「一尊」沒有任何責任,都是你們的責任。

越不認罪責,越讓神不能原諒,讓人瞧不起,失民心越多,滅亡就越快。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