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3月17日訊】美國每一位建國先賢都有自身的天賦,並配合其他人的才能來造就建國偉業。在這群人之中,有一個人並非社會或自然科學知識或領導才能,而是憑自身的威嚴和國人對他的敬愛,高居於他人之上。他就是美國第一任總統華盛頓。

跟其他富有才智的總統比起來,華盛頓並不是最優異的那一個: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除了是政治家,也是天才科學家及投資者;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博學多聞,被譽為美國憲法之父;亞當斯(John Adams)因幫助建立嶄新獨立的美國,被譽為「獨立的巨人」;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敏銳的思維更被認為是美國經濟的奠基石……

不過,這些偉人都未曾像華盛頓那樣受美國人敬仰。華盛頓逝世後,生前戰友、著名美國將領羅伯特 · 愛德華 · 李(Robert Edward Lee)的父親亨利(Henry Lee)在寫給他的悼詞中寫道,在美國各地,人人都認為華盛頓是「從戎應戰、締造和平、贏得民心之第一人」

儘管人們總是給予華盛頓崇高的讚譽,但華盛頓自認為是很普通的人,而且是個「了不起的普通人」他的成就恰恰印證了一句話:「謙卑是一種了不起的領導素質,它能夠贏得尊敬,而不是引起恐懼或仇恨。」

畫家吉伯爾特·斯圖爾特(Gilbert Stuart)1795年為華盛頓總統繪畫的肖像。(圖:公有領域)

戰爭時期

美國在建國前曾經歷兩大戰爭,即英法北美戰爭(1754—1758年)和美國革命戰爭(1775—1787年)。在這兩場戰爭期間,華盛頓都擔任美國軍方總司令,率領美國民兵獲得勝利。

英法北美戰爭爆發時,華盛頓只是一個20多歲的年輕人,但參戰5年的經驗不但讓他學會很多關於指揮軍隊、領導才能和軍事策略方面的寶貴知識,更培養出他面對逆境和困難時的勇氣和堅定不移的心。

1755年,在莫農加赫拉戰役(Battle of Monongahela)中,面對法國和原住民軍隊的攻擊,華盛頓身為愛德華·布拉多克少將(Major General Edward Braddock)的副官,成為唯一一位毫髮無傷、在野蠻爭鬥中倖存的副官,更幫助很多倖存的士兵躲過敵軍突擊,帶他們回到軍方基地,使他們免於更慘痛的災難。

華盛頓也頒布法令,表明弗吉尼亞民兵的地位高於英國低階官員,成功獲得弗吉尼亞民兵的認可。

在成功佔領杜奎尼堡(Fort Duquesne)、為美國民兵奠定在這場戰爭中的勝利後,華盛頓被視為戰爭英雄,但他卻選擇在這個時候辭掉自己在軍中的職務,在位於弗吉尼亞的種植園裡度過自己接下來16年的生活。

美國革命戰爭爆發再次激起華盛頓的愛國之心。他在這場戰爭期間擔任大陸軍總司令,當時美國民兵資源貧瘠,新兵缺乏訓練、糧草供給少得可憐、設備和武器也破舊不堪,被當時的將領格連(General Nathanael Greene)這樣形容:「多半人無衣可穿,三分之二以上的人都在挨餓。」

華盛頓的對手是英不列顛帝國的強大軍隊,他們身著紅色軍服,曾經征服美洲和非洲大陸。不過,最後,華盛頓成功戰勝英軍,迫使英國承認美國獨立。

德裔美國畫家埃瑪紐埃爾·洛伊茨(Emanuel Leutze)1851年的畫作《華盛頓橫渡特拉華河》(Washington Crossing the Delaware)。(圖:公有領域)

身為大陸軍總司令,華盛頓卓越的領導和軍事才能絕不能被草草帶過,更有傳說指他對英國的威脅更甚於曾經征服歐洲的法國將軍拿破崙。華盛頓的影響力如此巨大,以至於他在1798年退出政壇時,亞當斯總統仍委任他擔任三星陸軍中將和美軍指揮官,以嚇退法國,使美國年輕人不用捲入另一個帝國發起的戰爭。

美國革命成功之後,華盛頓憑藉自己的名聲和榮耀廣獲讚譽,並登上總司令的職位。可是,他一點也不眷戀自己的名聲,宣告「現在,我已完成了被賦予的使命,即將推出這個偉大的舞台 ⋯⋯」就這樣悄悄回到自己故鄉的農場。

美國畫家約翰·特朗布爾(John Trumbull)1824年的畫作《華盛頓將軍辭去總司令一職》(General George Washington Resigning his Commission)。(圖:公有領域)

歷史學家戈登·伍德(Gordon Wood)總結道,華盛頓一生中最偉大的決定,就是在身居高位之際辭掉自己總司令的職位。歐洲貴族對他的這個決定驚訝不已,以至於英國國王喬治三世(George III)稱讚華盛頓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男人

和平時期

卸下大陸軍總司令的重任後,華盛頓回到自己位於維農山莊(Mount Vernon)的故鄉,過著普通的平民生活。不過,這樣的生活很快就成為泡影。1789年,由於美國人相信,只有打敗過英國的人才能擔任他們的總司令,華盛頓在不情願之下當上了美國總統。

華盛頓的願望非常簡單,就是在維農山莊過著平凡的生活,但這個願望最終無法實現。圖為美國畫家朱尼厄斯·斯特恩斯(Junius Brutus Stearns)1851年繪製的作品《華盛頓在維農山莊務農》(Washington as Farmer at Mount Vernon)。(圖:公有領域)

華盛頓是美國有史以來唯一一個獲得選舉團一致投票的總統。離開維農山莊前往紐約的辦公室,向好友亨利·諾克斯(Henry Knox)坦承,他覺得自己就像「正在前往刑場的罪犯」美國第三任總統傑斐遜曾評說,華盛頓「與其是現在這樣(即當上總統),他寧願進了墳墓」,還說「與其成為世界之王,他寧願待在自己的農場」

華盛頓掌握著至高無上的權力,但他同時也面對許多困難和挑戰。美國正從君主制過渡到民主制,當時的美國人仍普遍抱著殖民主義的想法,他們打從一出生就被教導要崇敬英國國王,因為英國是他們的祖國。獨立是什麼?自由是什麼?聯邦又是什麼?對他們來說,對皇室忠誠,才是生命的意義。

身為無私的人民公僕,華盛頓不在自己的總統官邸內發號施令,而是親身到一個又一個州屬,跟那裡的人民見面,傾聽他們的心聲、向他們傳遞訊息。他決定成為親自接觸人民的領袖,而不是躲在官邸內會見他人,給他們上位者給予平民的尊榮。

在首次總統任期內,華盛頓去過13個州屬,這段長達2400英里的旅程俱被記錄在美國各地坑窪不平的碎石路上。無論走到哪裡,他都表現出民主領袖的姿態,從不炫耀和揮霍。每當來到一座城鎮,他就在城郊拋下自己的馬車,親自騎馬進城,以朋友的身分接觸人民。他願意走進破落的房子,以傾聽人們的擔憂和盼望。

華盛頓總統如此有名,以至於他無論走到哪裡都受到人們的熱烈歡迎。當時的人們仍保持著舊傳統,把總統當成國王看待,甚至高唱英國人問候喬治三世時的歌詞:「陛下來了,英雄來了。英雄來了!吹起小號吧,擊鼓吧,歡呼吧 ⋯⋯」

圖為美國畫家吉伯爾特·斯圖爾特(Gilbert Stuart)1797年為華盛頓繪製的肖像畫。(圖:公有領域)

在美國人心中

華盛頓總統深深打動了美國人的心。他逝世的時候,美國上下都悲慟不已,為了向他致敬,美國人穿了好幾個月的悼服;在海洋的另一邊,英國海軍也降下半旗;拿破崙更下令為華盛頓舉國哀悼10天。

圖為位於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的華盛頓紀念碑。(圖:公有領域)

美國很多個州屬都有向華盛頓致敬的工程建築。以他命名的華盛頓特區內豎立的華盛頓紀念碑是該首都最高的高塔;南達科他州拉什莫爾山(Mount Rushmore)也有他的巨型雕塑。華盛頓在美國郵票上出現的次數還多過美國其他所有名人的總和;美國很多城鎮裡的許多學校和街道也都以他的名字命名。

儘管美國上下以最恭敬和莊重的方式紀念華盛頓,他卻選擇被安葬在最簡樸不過的地方——維農山莊的家族墓地。他還下了這麼一道指示:「我在此強調,我的遺體應該悄悄安葬,無需任何誇張的葬禮遊行或悼詞。」

對美國人而言,華盛頓是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兩名總統之一。他的偉大不在於傲慢自負或超然離群,而在於簡樸和謙卑的美德。

責任編輯:蘇明真

标签: 分類: 歷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