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3月19日訊】文字不僅在創造時就被賦予了神聖的內涵,而且在歷史發展進程中,文字和人一樣,仍然在被不斷地豐富著內涵。文字伴隨著人一起走過了歷史,在每一個重大的歷史節點,文字都沒有缺席,現在走到了末劫的最後,文字與人、與其他正信一樣也走入了末法時期,不僅字形被變異,涵義也被變異,甚至被普遍地壞用、惡用、糟蹋……然而,這是不應該的,往後文字也一定會被歸正,與人一樣返本歸真,文字的形、義和功用也會回歸到正確的軌道上來。這將會是現在和未來人的重要使命之一。

「思」字背後的涵義與修煉的關聯很深,他和很多其他字一樣都是為了奠定今天的修煉和信仰文化。筆者也僅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和層次進行的一點淺悟,也許有不當之處,僅供讀者參考。

一,元神所住

「思」字很簡單,就是一個「田」和一個「心」,然而最初的「思」字上半部不是「田」,而是指的人的頭。例如金文為「」,篆文為「」,上半部的部件是「囟」(音信),是指嬰兒的頭。嬰兒出生後一年之內頭骨還沒有長攏閉合,會留下一個開口,這個開口就叫「囟門」。所以「思」字的上半部其實就是指的人的頭部。而下半部就是「心」字,在金文和篆文中就是人的心臟的形狀。

那麼問題來了,「思」字通常都是指的人的思維活動,按照現代醫學及人們的經驗感受,人的思維活動都是從大腦發出來的,與心臟無關呀。難道古人的醫學和經驗與現代人有很大的差異嗎?也許是這樣的。按照這種「思」字的字形,就意味著人的頭和心都可以進行思維活動了。當然這對於現代人來說是難以理解的,然而對於修煉人來說卻很好理解。法輪大法《轉法輪》中這樣寫到:

「如果元神在泥丸宮,那麼我們確實感到是大腦在思考問題,在發出信息;如果是在心,那麼確確實實感到是心在思考問題。」

「人體是一個小宇宙,煉功人的許許多多生命體都可能產生一種換位作用。」

我們從表面意思去理解,現代的普通人很難感受到元神換位的現象,所以才會固執地認為是自己的大腦在進行思維,而古時的修煉人卻可以感受到,所以能夠創造出頭和心相結合的一個「思」字。

當然,「思」字同時還告訴了人的思維的真正來源並不是人的肉體器官,而是肉體背後的元神,否則就不會有心和頭都可以進行思維活動的現象了,因為我們都知道,心臟和大腦的結構和功用是截然不一樣的,如果都能夠進行思維活動的話,那麼肯定是因為有元神在活動。古代神話中有一個「刑天舞干戚」的故事,說是戚天被天帝砍掉頭後,他就還可以繼續戰鬥;而現代也有人的大腦萎縮後還可以正常地生存,雞的大腦被斬掉後也還在活著的案例,這都說明人的存活及思維還有更深層的原因。

由此可見,「思」字的創造是與人體修煉緊密相關的。

心田是一片沃土。(圖:shutterstock)

二,心田是一片沃土

無論東方還是西方的正統文化,其實都是在為今天奠定修煉與信仰的文化。因為他們的目地是一致的,所以很多文化內涵其實也是相通的。

「思」字到了漢朝,上半部代表頭的「囟」字在隸變過程中被變為了「田」字,這個變化過程是在繼續為「思」字奠定內涵。 《說文解字》中對「思」的解釋是:「思,容也。」《尚書》中也寫到「思心曰容」,還有「思心之不容,是謂不聖」。筆者認為,這裡的「容」字既指一種寬容的心性,又指容納、又指容器。引申出來,「思」字的涵義就很豐富了。

首先,人的心和頭都可以容納元神,是元神的居所,所以叫「容」;其次,把「囟」換為「田」,「田」的容納的意義比「囟」更明顯,有個詞叫「心田」,因為田裡面可以栽種糧食作物、經濟作物或藥材等有益之物,也可能會有雜野草、毒藥或各類蟲蛇等有害之物,總之,這個田是一種場所,是一種載體,什么生物都可能會有。

如果把「思」字對應到人身上,那就說明了人的心也是一種載體或場所,不僅人的元神可能會住在那裡發出信息,同時可能還會有更多其他靈體來影響人的思維。所以對於人來說,如果不及時去打理和清除,那麼這塊田就是一團亂七八糟、五花八門、好壞混合、良莠不齊的雜田,所以人的心裡總是充滿了各種心猿意馬、各種私心雜念、各種七情六慾,最後擠壓掉了真正的元神的思維,使人的正念被淹沒。

對於普通人來說,大家都認為自己的思想是從自己的頭腦裡發出來的,所以是自己的所思所想,然而「思」字的涵義卻告訴人們,平時人們的所思所想並不是真正的自己發出來的,而是被容納進了各種各樣的干擾信息,並非是真正的自己。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在傳統文化中不把「思」字釋為「想」,而要釋為「容」的原因。

「田」是應該有主人的,這個「田主」是要負起責任來的。(圖:公有領域)

「田」是應該有主人的,這個「田主」是要負起責任來的,他不僅要確保這塊田不會被其他人搶占去,同時還要打理和經營好這塊田,讓這塊田成為良田,要勤而行之地進行耕種,撥草、除蟲害,要有毅力和信心經歷風霜雪雨等劫難,最後結出累累果實,獲得正果。否則的話,整個過程稍有懈怠或走心,就不能達到很好的收成,甚至顆粒無收,導致全家人都面臨生存的危機。

人是否能好好經營自己的這塊心田,與自己整個生命體系的生存狀況緊密相關。《大學》中說「心正而後身修」,還有「自天子以至庶人,一是皆是修身為本」,就是提醒所有人都要正心修身。

西方的基督教信仰中有一個典故,是耶穌把自己傳道比喻為撒種:有一個撒種者(耶穌)出去撒種(傳道),一些種子撒在石頭上,太陽一曬種子就被曬死了(石頭比喻人的那種根本就不相信的、如石頭一樣冥頑不靈的心,這樣的人對道是反對的);有些種子撒在路上,種子不能入土,飛鳥就來吃掉了(比喻人對傳的道不反對,但將信將疑,或左耳進右耳出,道入不了心);有些種子被撒在荊棘叢,雖能入土發芽,但其他的植物會搶占他的生存空間,所以種子也長不大,結不出果實(比喻人相信,但內心的私心雜念太多,導致無法專注修道);最後有些種子被撒在肥沃的土壤中,於是很快的生根發芽,茁壯成長,最後結出了累累果實(比喻人不僅堅定地信,而且努力修行,最後獲得大成就)。

西方的基督教信仰中有一個典故,是耶穌把自己傳道比喻為撒種。1888年出版《The Delightful Stories》插圖。(圖:公有領域)

在西方文化中,還把人的大腦比喻為上帝和魔鬼的戰場,人的所思所想是正是邪,就是看上帝在主導還是魔鬼在主導。

中國古代有很多動物附人體修煉的故事,其實就是本屬人的田被動物佔有了,被動物用來栽種它的果實。還有些邪教要殺人取心來貢奉獻祭,筆者所悟就是要取人的心來幫助背後的邪靈修煉。明白者都知道這塊田的珍貴,但人卻不知道。

三,修煉的過程

神傳文化的神州大地自古以來都是以農業為本,筆者理解農業也是在奠定著一定的文化內涵,種田的過程其實非常類似修煉的過程。

田要分貧瘠或肥沃,肥沃的田種子的根就會入土很深遠,容易生長得好,而修煉人也要講究根基;人在撒種之前要先除雜物和鬆土,修煉人在修煉之前也是要先淨化身體和心靈;撒的種就是這一法門的道,就是這一法門的修煉機制,最終幫助人獲得正果;種田的過程中會經歷時間、辛苦、外界的干擾和破壞,修煉的過程也會有消業和各種魔難;種田的過程要經常除雜草,施肥,而修煉的過程也要經常去不好的人心,不斷豐富和堅定正念;同樣是種田,也是同樣的種子,但有些人最終的收穫頗豐,而有些人收穫不佳,甚至有人顆粒無收,同一法門的不同弟子修煉的成果和層次也是如此。只不過,對修煉而言,最重要的是「心」。這不是牽強的比喻,而是真實的過程。

從「思」字的字形演變來看,其實涉及到了三個關鍵的人體修煉的部位,一是頭部(頭頂是囟門,腦中是泥丸宮),二是膻中穴(即心臟的位置),三是小腹(即丹田)。修煉的人看過法輪大法《轉法輪》中<玄關設位>一節就都知道了,筆者在此不輕易作理解了。我們都知道「田」(丹田)是能夠經過修煉生出無數的法或術類的東西,最後生成自己的一個世界;而大腦中間是人元神所在的地方,頂部是百脈交彙的地方,也是很重要的部位。而「思」字的演變中這幾個地方都涉及到了,但最重要的是心,不論走到哪一步,始終要重視心性,這是基礎,不會改變。

以上就是筆者所感悟的「思」字。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