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5月17日訊】近日,從中國大陸來到美國哈佛大學做訪問學者的石窟藝術研究者陳海濤,攜家人在大紀元網站發表聲明表示,斷絕與中共少先隊及共青團組織的一切關係,「既是身分的退出,也是內心的覺醒」。他希望國內同胞多了解中共歷史,結束中共暴政。

退出中共組織聲明

陳海濤今年42歲,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碩士研究生畢業後,在甘肅敦煌從事敦煌藝術研究與數字媒體闡釋工作,現在哈佛大學藝術史與建築史系訪學,關注重點是美國博物館闡釋自身藏品價值的方式。他還選修了亞洲佛教藝術、印度繪畫、日本藝術等課程,以期將敦煌藝術以動畫影片、展覽、文化創意課程等多種形式傳遞給社會公眾。

遠眺世界文化遺產敦煌莫高窟。(圖:陳海濤提供)

陳海濤在敦煌工作期間,朋友同事都認為他是個誠實善良的人。他熱愛敦煌藝術,在工作的13年間,與中央美術學院畢業的太太陳琦合作出版敦煌研究專著一部,公開發表中英文論文11篇,創作發布敦煌闡釋影片2部,策劃海內外敦煌文化創意體驗展覽6場,承擔中共國家級課題項目2項、省部級1項,還獲得中共國家級獎項2項。

陳海濤在石窟中對壁研究。(圖:陳海濤提供)

陳海濤在退黨聲明中說,「我是一位中國古代石窟藝術的研究者,見證了中華文明曾經是多麼豐厚的吸納了人類的多個文明版塊的成果,進而創造出豐富精彩的藝術成就,這都是在神聖信仰的啟迪下,大眾真誠、善良、堅忍的心靈力量所推動的。而當把研究照進現實的時候,我卻一度感到深深的乏力與困惑。」

他表示,來美國後接觸到了自由的資訊,通過《九評共產黨》等書,看到了中共在其歷史上對中國人民的邪惡作為。了解了中共對信仰的殘酷迫害,手段極盡卑劣與殘忍,也為自己多年來被中共蒙蔽而產生的遲鈍,感到懺悔。

「今天,當整個世界都被中共病毒所籠罩,封家鎖國、百業凋零、生靈塗炭之時,我們更加清晰的看到,中共對內實施恐怖高壓,迫害信仰、私刑綁架、活摘器官;對外大行賄賂收買,讓多少的國際組織被其利益所裹挾,打破了人類社會的正常規則。」陳海濤說。

為此,陳海濤與家人宣告,「要努力從內心中覺醒,離開惡的蒙蔽。」「鄭重聲明斷絕與中共少先隊及共青團組織的一切關係。既是身份的退出,也是內心的覺醒。」

陳海濤在美國印第安納州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演講介紹敦煌藝術及其闡釋工作。(圖:陳海濤提供)

人生理想

在接受退黨中心網站專訪時,陳海濤更深入地闡述了自己思想覺醒的過程。「我對於古代絲路藝術非常著迷,一直夢想能更豐富的闡釋敦煌的歷史藝術價值,能夠把個體的生命與歷史和藝術連接起來,希望在豐富的敦煌藝術中達到我的人生理想。」

在2019年之前,敦煌莫高窟每年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訪遊客200萬左右,這些遊客各種素質與背景的人士都有,這種情況連續數年。

陳海濤在工作中發現,那麼多遊客千里迢迢的來到敦煌,希望能一睹古代藝術。他們大多數通過工作人員的講解與闡釋,細緻生動地了解到古代絲路文化與信仰的成就,原本舟車勞頓,疲勞蒙塵的眼睛都會放出一種光彩。

陳海濤製作的歷史藝術闡釋影片《降魔成道》。(圖:陳海濤提供)

陳海濤認為,遊客這種光彩就是他們了解了古代先民的文化與信仰的成就,在敦煌得以與自身的文化母體相連接所產生的喜悅與啟迪。這種喜悅與啟迪將會長久陪伴他們,給他們帶來新的人生思考視角與資源。

「這就是人們心靈深處對信仰與文化本有的渴望。」陳海濤說,「在當下中國偏重物質財富的社會環境中,如果能提供更多機會,會有更多大眾了解信仰與文化的魅力,進而去尋求提升自身的生命境界。」「但生活的現實卻與藝術的夢想完全不同,在中國的社會現狀中生活,人生是很片面的。」

在自由社會覺醒

在美國生活一段時間後,陳海濤見證到了清澈、潔淨的空氣與自由、良善的心靈,這個民主社會透明的信息資訊及豐富的社區支持系統,讓他深為感慨。對比在中國大陸生活中的種種遭遇,他深切感受到在中共的邪惡統治之下,自己心靈其實受到莫大傷害。

在中國大陸時,陳海濤就常常覺得中共的一些舉動非常出格,例如刻意不提供公共服務供給,製造稀缺性以尋租,基於戶籍的限制,給外地孩子接受基本的義務教育製造極大的困難,在寒冬臘月大肆驅逐所謂「低端人口」,對公眾言論的無端封殺與神經質般的言論禁忌。

他也接觸過一些中共黨內的人士,他感到這些人作為個人時,還是有基本良知,但當遇到一些重大抉擇與判斷的當口,他們往往「黨性」優先,那種深深的無奈與擰巴、變形的人性就出現了。

陳海濤2018年在新西蘭惠靈頓舉辦敦煌藝術體驗課程。(圖:陳海濤提供)

陳海濤認為,中共鼓動社會大眾只注重財富的獲取,而不允許關注日益逼近的極權陰影與社會治理潰敗,社會結構的設計弊端叢生,黨管一切、信息審查、懲戒真話、告密監視、戶籍歧視、「超生」懲罰、社會服務資源匱乏不均,公民權利沒有保障,如同一道道枷鎖,將國家與民族綁縛的無處透氣,失去生機,這些都令人無力與無望。

在美國,陳海濤也經歷了美國對共產中國由綏靖走向對抗的歷史性時刻,美中貿易戰、香港反送中運動、台灣大選、新疆集中營、中共病毒席捲全球接踵而來。

因此,他進一步意識到,中共確實是寄生與絞殺其所依附的社會與國家的邪惡組織,本質上就是反對社會的善良公義,反對歷史與文化的積澱,破壞對神佛宇宙的敬畏,視生民如草芥。通過縱容惡與慾望,製造極權恐怖、飢餓匱乏、仇恨愚昧去控制其治下的所有人。今天禍害世界的中共病毒,就是中共屬性的一次變現。

盼望大陸民眾早日拋棄中共

在這期間,陳海濤也認識到,在過去的十多年,中國大陸經濟在廣大人民的辛勤工作與沉重的環境和社會代價下,不可持續的維持了若干年的上升,中共的權貴們攫取了其中絕大部分的紅利。而普通民眾對比中共在前幾十年製造的普遍赤貧與極度封閉,生活水準也可能有一定的提高。但他們在中共的宣傳誤導下,可能又會被其欺騙、迷惑,而默認其治理的合法性,甚至感恩戴德。

為此,陳海濤期望大陸同胞應儘可能去了解中共的歷史,分清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共對其執政幾十年來的無數暴政沒有任何反思,如果任其發展,這些暴政一定還會重演。在當前的全球脫鉤與清算中共的大環境下,中共可能會再度閉關鎖國。同胞們應盡其所能,順應歷史潮流,盡快退出中共邪惡組織,結束暴政,避免被其侵害。

陳海濤2018年在泰國舉辦「佛陀之蓮——敦煌文化創意體驗展」。(圖:陳海濤提供)

(本文原載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網站。)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