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6月04日訊】中華傳統文化認為瘟疫乃神鬼所為。《太平經》上說:「陰氣勝陽,下欺上,鬼神邪物大興,而晝行人道,疾疫不人若不敬靈、道德淪喪,自然做的惡事就多,積攢到一定程度,就會招難,如果社會整體道德水平下滑,瘟疫等災變就會來臨。

那麼如何化解呢?儒家認為一個人能認錯悔過是安身立命之本。而在佛家看來,真心懺悔則是消減業力、避禍消難的根本,加之誠念真言,就會得到神靈的護佑和加持,從而化解魔難。

下面為大家提供幾個歷史上真實的小故事。

真心懺悔 化解仇家三世索命

明朝刑部右侍郎、「東林八君子」之一的高攀龍在《高氏家訓》中說:「見過所以求福,反己所以免禍。常見己過,常向吉中行矣。」

清人王士禛在其筆記裡記載著一個書生真心懺悔,化解仇人三世投生他家索命的故事。

清時安徽桐城有個書生叫姚東朗,他有個兒子叫三保。三保九歲的時候,忽然得了一場大病,三天三夜不吃飯,只是喝點水,並且口念佛經。

倏忽間,三保的口音突然變成了河南口音,家裡人感到很奇怪。三保對父親姚東朗說:「我前世是河南地域的一個和尚,和某道人曾經同屋相處。那時,我手裡有三十金,道人就想把我的錢借走,我當時拒絕了。當天夜深的時候,那個道人就把我所有的錢財搶走了,連我做和尚的度牒身份證明也搶走了,隨後又把我殺了滅口。」

「我冤死後就轉生到父親您家中來了,那時我是您的弟弟,叫嵩少的就是我。那個道人後來死後也轉生到父親您家中來了,做了您的女兒,現在出嫁到溧陽潘氏的就是殺我的道人轉生的。」

「她六、七歲的時候,我看她幼小,不忍心報復殺她。我年方十八時,陽壽福祿就盡了,只好再次轉生,就是現在的我,您的兒子。而今她已經遠嫁了,我又無法報仇,還得再轉生一次,才能報劫財奪命之仇。」

「父親您前世是河南縣令,道人當時給你行賄,你竟沒有追查他的劫財殺人的命案。我連續兩次投生到你家來,二十七年的衣食養育的物資費用,足足可以和你受賄的錢數相抵了。我即將要轉生到溧陽去討債了。」

姚東朗聽罷三保一席言,大驚失色,痛悔不已,趕緊問道:「這個冤債可以化解嗎?該如何化解呢?」三保說:「只有憑藉佛法的力量才能化解。」說完就離世而去,這是乙卯年六月的事情。

書生姚東朗於是前往花山求見月律法師,見到法師後,姚東朗將事情前因後果一五一十的全部說了出來,並且懇請法師,要求做懺悔的法事。法師見他真心悔過,就為他行了禮水懺的儀式,並且讓他拿出三十金供奉寺廟僧侶。

姚東朗虔誠遵辦。懺悔完了之後,得知溧陽的女兒孕身墮胎了,竟然身體無病恙。就在前一天的夜裡,溧陽女兒做夢夢到一個僧人,嘴裡叫嚷著登堂而入,週身火光焰射,過了很長時間才離去。

人們這才明白了只有佛法的力量才能化解這一魔難。三保臨終前畢竟告訴了父親真相,而且也說出了化解魔難的方法,父親事後也的確誠心懺悔,並且求佛事、舍財物,三世的怨緣得到了佛法的化解。

宋人持咒念真言度劫難

宋時的族人洪洋,從樂平縣往家趕路,日薄西山,天色漸晚,估計要深夜才能趕回家了。兩個僕人抬著轎子,一個下人擔著行李,主僕四人行色匆匆。

縣邑往南二十里是吳口市,過了吳口五里地就是魚陂畈。洪洋一行趕到魚陂畈已經是二更天了,玄月微明。突然好像是從山裡傳過來的聲響,似乎是幾十棵巨大的山木折斷所發出的轟雜聲,由遠及近。

洪洋說,這是山虎出沒的動靜,但感覺又不太像。心中倍覺奇怪,就趕快下了轎子,和僕人商量著,速速找個掩體躲藏起來,過後再回到吳口。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前不著村後不著店,進退失據。

看看路左邊的一條小溪已經乾涸了,就趕緊走下去,藏匿起來。突然身前站立一個三尺高的巨大怪物,從頭到腳閃爍著燈一樣的光,兩個抬轎子的僕人當場就嚇得幾乎暈厥死去。挑夫急忙跳到轎中屏息隱匿。

洪洋平日總是持念佛咒,情急之下,他趕緊口中唸唸有詞,一直不停地念,念了恐怕有幾百遍。那怪物兀自矗立在那兒不動。洪洋也嚇得魂不附體,但仍舊持咒不輟。

怪物稍稍退後兩步,漸漸地遠去了,嘴裡高呼:「我去矣!」逕直向魚陂畈下一里地的鄉民家去了,隨後不見蹤影。

洪洋回到家後就病了,一年後病才好,挑夫也是病了一年,兩個轎夫則都死了。後來洪洋去魚陂畈一里地的鄉民家去問詢情況,那一家五、六口人染疫死絕了。這才知道那個怪物就是癘鬼。

——轉自看中國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