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7月05日訊】2020年6月27日,湖北宜昌市遭遇洪水襲擊,整城一片汪洋大海。現場網絡視頻顯示城區水位竟然淹沒過轎車車頂。一輛正在前行的電動車主,被洪水沖擊後,手抓住了街道的鐵欄杆,胯下電動車隨著湍急的水流瞬間甩出去十多米遠。宜昌市文旅局已發布緊急通知,關閉所有涉水景區。

自6月以來,長江流域及珠江流域的十多個省遭到暴雨侵襲,南方很多地區已成洪澇重災區。中共6月下旬宣稱三峽、葛洲壩、溪洛渡、向家壩4座水電站正在全力攔洪蓄洪發電,27日的宜昌水災繫暴雨所致,亦即天災。

6月中旬以來,中國南方地區持續強降雨,貴州、重慶等多地出現洪災。圖為被淹的綦江縣城。(圖:視頻截圖)

但據港媒《東方日報》6月25日報導,中共國家及長江防洪防汛總指揮部近日已下令三峽緊急往葛洲壩洩洪,以防三峽大壩崩潰。宜昌位於三峽下游,因此,外界紛紛質疑中共偷偷洩洪,導致了宜昌的巨大水患。

也就是說,宜昌水災,似是天災,實為人禍。這就不得不提及,中共黨魁江澤民當政期間強行上馬的長江三峽工程。這項工程,半個世紀以來曾備受爭議,是受到中國頂級水利水電專家極力反對的人禍工程。

一、連蘇聯專家都反對的淹重慶建水庫方案

1954年長江發生特大洪災,武漢被洪水圍困將近兩個月。中共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林一山突發奇想,要建立一個巨大水庫,將1954年衝出長江防堤外的1000億立方米水裝起來。林一山將想法彙報給了毛澤東,1955年,水利部提出犧牲重慶、淹掉重慶,在三峽建水庫,解決湖北洪水問題的方案。因為方案太荒唐,連蘇聯專家都持反對意見。

1956年,毛暢遊武昌,寫下了「高峽出平湖」的詩句,顯然,毛澤東對這項以淹掉重慶為代價,建立三峽水庫的「大躍進」工程動心了。

1956年夏,林一山在《中國水利》雜誌發表了兩萬字的論文,稱要建立235米高的蓄水大壩,將1000億立方米水像裝進水缸一樣裝起來。並希望一年就能建成。那意味著甚麼呢?大半個重慶市和四川沿江十幾個城市將被淹掉,200萬人口要遷移。

此方案遭到了當時的電力工業部部長助理兼水電局局長李銳的堅決反對。李銳寫了《論三峽工程》寄給《人民日報》。但因毛澤東有意向建三峽,此篇批評三峽工程的文章被壓了下來。

二、擔心成西方「敵人」目標而擱淺

1958年中共南寧會議上,也就是中共發動大躍進的黨內動員會,林一山和李銳就三峽問題公開辯論。「御前辯論」結果反對派李銳勝利,毛澤東決定暫時不修建三峽工程。個中原因是,李銳在談到三峽工程移民困難、也會嚴重影響全國電網運行等種種危害後,提及了工程的國防問題,容易成為攻擊目標。這無疑擊中了毛澤東的心思。林李二人辯論時,毛插話道:「這樣的工程當然會吸引敵人注意,決不能遭敵人破壞。」

淹掉重慶、犧牲重慶及十幾座城市這個人民生計、財產的巨大代價,對中共來說無足輕重。但對於意識形態中的「西方敵對勢力」的攻擊,卻抓住了共產黨人的注意力。於是,荒唐的狂想被擱置,重慶和十幾萬城市暫時保住了。

毛儘管沒有修成三峽,但始終醉心於「高峽出平湖」的浪漫奇蹟。在其1970年12月26日生日時,終於搞了個葛洲壩工程。因為這也完全是個政治工程,圖紙還沒設計好就開工,中途被迫停工兩年,建成後又很快出了事。

三、水利專家黃萬里指出「三峽高壩禍國殃民」

黃萬里為黃炎培之子,1957年被中共打成右派。1937年,從美國歸國後,他曾對長江上游進行考察,考察後他得出結論,長江上游的卵石年移動量不少於一億公噸,三峽大壩建成後會把好田毀掉,長江在四川的四分之一流域將淪為澤國,生態面貌完全改變,航運也會遭到破壞。

因此,黃萬里不斷上書中共,著文《長江三峽高壩永不可修的原由簡釋》。80年代,黃萬里曾在市政協會上正式提出反對修建三峽的報告提案:「三峽高壩禍國殃民,請決策停修。」

然而,因堅持直言上書反對三峽工程,黃萬里在清華大學很受排擠。2019年7月,其女黃肖路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父親黃萬里曾經給中共中央領導寫過6封信。黃萬里說,給中共領導人講半小時的課就能讓他們明白利害關係,但中共從來沒有給過這個機會。

黃萬里更指出反對建三峽大壩的主要原因是:「自然地理環境中河床演變的問題,和經濟價值中所存在的客觀條件,不允許一個尊重科學民主的政府舉辦一個禍國殃民的工程。」

黃萬里並預言如果大壩被建,終將會被炸掉。

如今,黃萬里曾預言的三峽大壩將帶來氣候異常、地震頻發、生態惡化、水患嚴重等12種災難性後果,已經應驗了11項。最後一項「終將會被炸掉」也恐將為期不遠。

四、三峽不是科學問題而是中共自身的問題

李銳和黃萬里是三峽工程反對派的兩大元老。最終,他們都深刻的意識到了:三峽問題其實質不是科學、民生和經濟問題,而是中共自身的問題。

李銳說:「(中共體制中)正確的意見被否定,錯誤的意見吃香;對人才的使用是淘汰好的,啟用壞的。」

正如《九評共產黨》所言:「在共產黨那裏,沒有普遍的人性標準,善良和貪惡、法律和原則變成隨意移動的標準。」

五、「三峽大壩總設計師」夢見自己永墮魔道

素有「新中國第一代水電人」、「三峽大壩總設計師」之稱的已故中共兩院院士潘家錚,曾經一聽到有人反對三峽大壩就非常惱火。他和錢正英等人是鐵桿的三峽大壩建設支持者和建設者。

以其專家的學識、科學經驗及多年的考察論證,潘家錚非常清楚三峽工程的危害性。他曾列出了三峽工程的「20罪狀」:淹沒大量土地、樹林;侵犯人權的移民遷居;誘發地震;淹沒文物古蹟;惡化水質;妨害通航;垮壩風險,等等。因此,潘家錚曾在《三峽夢》中寫過自己做過一個噩夢:夢見自己在「國際生態環境法庭」上受審,他因主持設計建造三峽大壩而被判「開除人籍,永墮魔道,發往陰司地獄,去受凌遲之苦。」

黃河長江是中華民族龍脈的象徵,因此中國人也被稱為龍之傳人,如果長江真的是一個生命,在江中建壩,無異於攔腰屠龍,不只是禍害百姓,破壞自然,造下的千古罪孽無可估量。

自古以來,五千年的神傳文化孕育出的君君臣臣,凡遇天災人禍,從來都是面對皇天俯首懺悔自己施政不德之處,檢討朝綱是否於民懷柔,是否忤逆天意,是否背離民心,罔顧先聖先賢的教悔。故有史上商湯禱雨的美談,漢武帝發輪台罪己詔之典故,就連亡國之君的崇禎朱由檢也誠請道家張天師驅疫避禍。

然而中共的無神論和鬥爭哲學迷惑和毒害了中國人,將「人定勝天」的狂妄,「改造自然」、「征服地球」的政治運動口號當作了行動的指南。

潘家錚的思想後來是如何轉變的呢?有三個支撐點:一是,科學萬能,人定勝天;二是,不能因為有20條罪狀就不建大壩了;三是,反壩勢力主要是依托西方反對勢力。於是,他「代表中國人民」宣稱:「絕不允許江河自由奔流。」

多麼的狂妄和不明智!那「20條罪狀」本身就是科學論證的結論,最後被竟被中共階級鬥爭的意識形態要求給否定了。

潘家錚在參與工程建設之後,親歷了移民狀況。他記述道:「那裏簡直像面臨大瘟疫和大戰役的前夕,遍地狼藉,一片混亂和淒涼。」他也曾懺悔道:「我們確實對不起移民。」

罪孽還不只是這些。三峽工程的上馬,裏面包藏著多少骯髒的政治角鬥與權錢交易,留下的禍害如同一把懸在長江流域居民頭上的利劍。

六、江澤民上馬,三峽工程作為政治交易

人們都知道,江澤民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凶。1999年7月,中共和江澤民狼狽為奸,對擁有億萬修煉者的法輪大法發動了慘無人道的迫害,至今還在持續。21年的迫害中,數十萬人被非法投進監獄和勞教所,無數家庭被摧毀,還發生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行──國家性的有組織的活摘大法弟子人體器官謀取暴利。為了綁架民眾仇恨法輪功,不惜製造天安門自焚騙局。江澤民在位期間,中共的政治生態和司法環境處於有史以來的最低點。

江澤民製造的另一場巨大人禍就是三峽工程的上馬。

江澤民是1989年踏著「六四」學生鮮血上台的,到了北京之後,為了穩固權力,力推三峽工程。期間不顧黃萬里和李銳的上書反對,威脅二人閉嘴。

三峽問題專家王維洛博士在其《三峽工程三十六計》一書中揭示,三峽工程建設是江澤民上台後與李鵬之間的一筆政治交易。「江澤民89年『六四』之前,三峽是甚麼東西也許他還不清楚。但是89年『六四』一過以後,他第一個在國內視察的就是三峽工程,他到那裏去表態支持三峽工程。」

據其李銳的女兒李南央回憶,1992年,江澤民指示七屆人大強行通過上馬三峽的議案,表決結果出來後,李銳在住所後面的一條非常窄的夾道裏徘徊,感嘆「怎麼得了,怎麼得了……」1996年,三峽已上馬一年,李銳仍通過朱鎔基上書江澤民,希望能夠停工,江澤民威脅李銳,要他「照顧大局,以後不要再提反對的意見了」。李銳去世後,中共抄走了他北京家中書房裏的所有書籍和文稿。

王維洛揭示:「在全國人大(1992年全國人大七屆五次會議)投票之前,中央政治局開會的時候,害怕有過半數的代表不支持三峽工程決策。然後江澤民就去全國人大召開黨員代表大會,用黨的紀律要求黨員人大代表都投票支持。所以最後投票比例和黨員在人大代表當中的比例基本上是一致的。」人大七屆五次會議,以67%的贊成票通過了長江三峽工程上馬的決議,成為中共人大有史以來最低的贊成率。

脅迫全體黨員支持三峽上馬,這和江澤民後來迫害法輪功的手法如出一轍。當時七個政治局常委中有六個反對迫害法輪功,江澤民暴跳如雷,以不迫害就會「亡黨亡國」為理由,強行讓迫害政策通過。

七、三峽工程成為江澤民集團的圈錢工具

2012年4月,大陸財經網發文《安邦諮詢:三峽工程正在成為一個無底洞》,稱三峽工程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超級工程之一。它不僅投資巨大,而且遺留的問題眾多。

王維洛博士在另一篇文章《三峽集團的反撲──誇大效益,不談損失》中提及,三峽工程投資中的1800億元是老百姓繳納的三峽基金。但百姓至今本息全無,中共根本沒有兌現承諾。2014年5月,更有陸媒報導,自1994年三峽工程始建20多年來,全國人民累計交給三峽工程的錢逾5000億元人民幣,但百姓連用電方面的便利都沒有享受的到。不僅如此,大旱、高溫、洪水、地震等災禍年年頻發。

2013年6月,中共審計署公布,長江三峽大壩工程共被查出76起違法和經濟犯罪案件,涉案人數達113人,違規金額達人民幣34.45億元。有消息人士爆料說:三峽集團的巨額資金被挪用去開發房地產,圈來的錢大部份都流向了江澤民集團。

中共巡視組和審計署也承認三峽工程已經淪為私人定製的牟利機器,侵佔國有資產、壟斷公共資源、貪污腐敗,幾乎到達失控的地步。

從2019年至今仍在蔓延的武漢肺炎疫情,到香港的反港版國安法抗共暴運動,到美國對中共高官的制裁法案和國際社會對中共的追責,天滅中共的節奏越來越快。還在為中共站台、做中共幫兇的人們,如不悔改,餘日不多。被中共欺騙和迷惑的人們,應抓緊上天給予人類的最後的機會,認清中共,從內心拋棄它,獲得新生,迎來未來。

主要參考資料

1.李銳:《我知道的三峽工程上馬經過》
2.韓磊:《關於三峽的一場「御前辯論」》
3.李楯:《潘家錚與三峽工程》
4.自由亞洲:《李銳黃萬里兒女回顧父輩反對三峽大壩的經歷》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進

分類: 歷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