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7月12日訊】

【古訓1】推賢讓能,庶官乃和。(《尚書‧周官》)

今譯:推薦有才有德的人,並把職位讓給他們,這樣一來,各級官員就會和諧一致。

【古訓2】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鮮不及矣。(《周易‧繫辭下》)

今譯:德行不厚,但地位卻很高;智力低下,卻謀劃(軍國)大事;能力小,卻擔當大任。這是很少不遭受災禍的。

【古訓3】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亂。是以,身安而國家可保。(《周易‧繫辭下》)

今譯:君子處在平安的地位,但不要忘記有傾危的可能;政權牢固,但不要忘記有滅亡、喪失的可能;國家雖得到治理,但不要忘記有出現禍亂的可能。這樣做了,不僅可以個人安全,而且國家也能保得住。

【古訓4】舉人之周也,與人之一也。(《左傳‧文公三年》)

今譯:提拔一個人就要對他作全面的考慮,任用一個人就要對他一心一意(不亂猜疑)。

【古訓5】使能,國之利也。(《左傳‧文公六年》)

今譯:使用有才能的人,對國家是有好處的。(使用「聽話」的人,只是對自己暫時有益而已。)

【古訓6】天生民而樹之君,以利民也。(《左傳‧文公十三年》)

今譯:上天創造出百姓,還為他們樹立君主,是讓國君來給百姓謀利益的。

【古訓7】天之愛民甚矣,豈其使一人肆於民上,以從其淫,而棄天地之性?必不然矣!(《左傳‧襄公十四年》)

今譯:上天非常愛護百姓,難道會允許國君一人,在百姓的頭上為所欲為,放縱他的邪惡,而丟棄天地撫育百姓的本意?一定是不會這樣的啊!

【古訓8】苟利社稷,死生以之。(《左傳‧昭公四年》)

今譯:只要有利於國家,死生都不管它,置之度外。(這才是國君的良知、良能!)

【古訓9】聞以德和民,不聞以亂。(《左傳‧隱公四年》)

今譯:只聽說用德行來安定老百姓,沒有聽說用禍亂來安定老百姓的。

【古訓10】憑兵無眾,安忍無親。眾叛親離,難以濟矣。(《左傳‧隱公四年》)

今譯:依仗武力而沒有民眾的支持,暴虐殘忍而沒有人親近。民眾背叛,親人遠離(妻子兒女都離他遠去),這種國君不通人性,無濟於世,只有死路一條!

【古訓11】亂政亟行,所以敗也。(《左傳‧隱公五年》)

今譯:急速的施行使國家混亂的政治措施,這是使國家敗亡的原因。

【古訓12】親仁善鄰,國之寶也。(《左傳‧隱公六年》)

今譯:親近仁義,與鄰國良好的相處,是一個國家最寶貴的東西。

【古訓13】政以治民。刑以正邪。(《左傳‧隱公十一年》)

今譯:政策是用來管理老百姓的。刑法是用來糾正邪惡的。(不能用刑法、苛政,來鎮壓百姓。)

【古訓14】國家之敗,由官邪也;官之失德,寵賂彰也。(《左傳‧桓公二年》)

今譯:國家的衰敗,是由於官吏的邪惡;官吏沒有德行,專寵、賄賂就會公開盛行。

【古訓15】禹湯罪己,其興也勃焉;桀紂罪人,其亡也忽焉。(《左傳‧莊公十一年》)

今譯:夏禹和商湯這些賢明的君王經常檢討、責備自己,因此他們的國家很快便興旺、發達;夏桀、商紂這些暴君,經常怪罪、責備別人,因此他們十分迅速地滅亡了。

[明] 沈周《支硎遇友圖卷》局部 。 (圖:公有領域)

【古訓16】難不已,將自斃。(《左傳‧閔公元年》)

今譯:經常的給國家和人民帶來災難(沒完沒了的亂折騰),這樣的國君必將自取滅亡。

【古訓17】信,國之寶也;民之所庇也。(《左傳‧僖公二十五年》)

今譯:講信義,這是國家的寶貝。人民是靠它(國君講信義)來得到庇護保障的啊!

【古訓18】違民,欲猶多,民何安焉?(《左傳‧宣公十二年》)

今譯:違背老百姓的願望,國君私慾又很多,老百姓怎麼能平安地生活?

【古訓19】舉不失德,賞不失勞。(《左傳‧宣公十三年》)

今譯:選拔人才,不要遺忘有德行的人;賞賜功臣,不要遺忘曾經出過大力的人。

【古訓20】背施,幸災,民所怨也。(《左傳‧僖公十四年》)

今譯:(官員)背棄所受過的恩惠(受人民養育、擁待、支持、幫扶),又幸災樂禍,這種官吏是百姓所怨恨的人!

【古訓21】無信,患作;失援,必斃。(《左傳‧僖公十四年》)

今譯:沒有信義,禍患就會發生;失去援助,必定要滅亡。

【古訓22】恃才與眾等,亡之道也。(《左傳‧宣公十五年》)

今譯:依仗個人的才能和依附自己的人多(而不顧仁義道德和別的一切),這是走向亡國的路。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高進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