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是人類文明的重要載體,小說更是人們喜聞樂見的藝術形式。歷經數千年的文明洗禮,蘊藏著豐富歷史風貌和文化精髓的中國古典小說《水滸傳》、《三國演義》、《西遊記》、《紅樓夢》更是璀璨奪目。

(接上文

那麼四大名著在人類的歷史發展過程中是否具有甚麼特殊的使命呢?

從修煉的角度說,整個人類的歷史和宇宙的變化是一致的,都是有規律的。本期人類文明的歷史已經走過了一個從產生、發展、興盛、到衰敗的全過程。釋迦牟尼佛講過,到「末法」時期轉輪聖王要下世正法度人。這樣看來,歷史所積澱的一切文化都是在為正法的開傳奠定基礎。李洪志先生傳授的法輪大法所揭示的宇宙法理正在為今天的大法弟子的修煉實踐所驗證。

我們把話題回到開頭。人從哪裏來?又到哪裏去?為甚麼說現在正處於「末法」之時?這在修煉界是一個共識,不論是佛教、道教、基督教,也不論是何種修煉方法,包括各個民族有關自己民族起源的傳說,都有一個共同的意思表達:人是來自天上的;是因為自身的罪業導致自己在人中受苦。所以才有各種宗教及許許多多的修煉方法。跳出人的生死輪迴和回歸天國,成了所有信仰的基本和一個最高的人生指向。

「三國」的故事流傳了一千五百年左右,到羅貫中這,才集之成書。紛紛紜紜的百年「義」事怎麼會有這麼旺盛的生命力?其實在流傳過程中,不就是在把「義」理廣播人間嗎?中國人對「義」的理解和實踐,是其它任何一個國家的人都無法比擬的。當然「神州」之地所發生的有著特定內涵的史事,都不可等閒視之。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都寫在明朝,也是有原因的。可以說中華民族的鼎盛時期是大唐。不是指國土,是指文化、民風及社會治理,以及在世界上的影響等。我們舉例說,以清朝、民國,或中共掌權的這幾十年來看,中華大地怎麼沒有為人稱道的有關「義」的人和事呢?其實即使有,人們也不會像對待「三國」故事那樣的流傳下來。人性的冷漠也是像整個社會一樣一點點、不知不覺的退化到今天的。今天的媒體能使新聞在世界各地同步播出,可是,人們心中已不再有英雄的空間,也在逐漸的降低著「義」的標準。其實準確一點說,是人的道德水準完全降下來了,人性的自私已摧毀了人的「義」節。特別是在中共掌權的幾十年間,由於作為個體的人的一切都被中共壟斷,中國人思想深處對傳統的「義」的價值取向已不為中共所容。連古代一個乞丐武訓靠行乞辦學的「義舉」都被撻伐,還有甚麼「義」可言?「義」越來越變成一個字,而失去它應有的內涵。

然而「義」畢竟在歷史上作為中國人所特有的一種文化特質存在過。羅貫中「演」「義」的同時,既給「義」作了全面透徹的表達,又為後人指明了「義」的價值。所以,今天人們在心中對「義」的理解儘管被強制剔除,可還在思想深處有著對「義」特有的解讀。

這才是中國人之所以為中國人的原因。

李洪志先生用現代漢語傳法輪大法,洞悉國人特有的文化內涵。所以儘管道德下滑,一旦人們接觸了真正的佛法,深藏在心底的佛性就會被喚醒。人們理解大法的洪大與精深,人們道德意識的自我復甦也在與日俱增。所以當大法橫遭迫害時,大法弟子出於對大法的尊崇和堅定,面對隨時都可能失去一切的危險中站了出來。這一「義」舉,空前絕後。當這一頁歷史翻過後,人們會明白今天的大法弟子確實做了他們所做的。用「義」來形容大法弟子證實法的壯舉,倒顯的太單薄了些。那是人們發自生命本源對大法的堅定信念所致,那是一個生命沒有任何理由,也不需任何理由都要為之捨棄一切的本性的體現。

因為這「大法」是一切生命的根本!是生命的一切的根本!(待續)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余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