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8日,神韻交響樂團2017年全球巡演首次在台中國家歌劇院登台。留法八年、創作不懈的彩墨畫家于傳騏讚嘆神韻音樂「既能文雅,又能夠壯闊;既能夠深沈,又能夠愉悅,這是東西方交融的很好的情境。」他說這是他所聽過的所有交響樂中,「將東西方樂器合璧的最融洽,而且可以把東西方樂器的精髓,藉由曲目表達的非常的完整,這是最令我感覺到驚艷的。」

「我覺得神韻交響樂團所呈現出來的,本身表達的是一種比較壯闊,非常有內涵的氣勢,而這種氣勢,我覺得純粹西方或純粹東方都比較難表現,所以是在開創新的局面。」

于傳騏過去有八年時間沉浸於法國及巴黎整個西方文化藝術的薰陶,同時他也心存對於中華文化特有的豪邁與典雅的追尋,神韻音樂引出了他內在的思索。

他說,神韻是他聽到最好的音樂,「東西方音樂本來就是二大不同的民族風,可是神韻音樂能在民族風裏面,利用不同的樂器,東西方的特長,把它表現出來,像《水袖》、《藏鼓豪情》,我聽到目前為止就是新的感覺,一種新意。」

于傳騏說:「我覺得現在在進入世界大同,世界大同就是地球村,有一很好的價值觀,自由民主,具有地方特色,又具有世界融和的表現。我想在音樂這方面,世界各國已經慢慢摒除了國界。

歐洲從17世紀巴洛克,到近代交響樂團,不管是華格納也好,或者是蕭邦,他在民族風格裏面,以西方人觀點來看當然呈現是非常好的。因為東方的崛起,東方文化的再現,東方的音樂也是其中的一部份,現在的科技還有思想已經慢慢地沒有國度國界分別,這是一個好現象,我覺得可以朝向世界大同理想去靠近。」

神韻是清流砥柱 展現非常崇高的理想

于傳騏覺得要對朋友形容神韻音樂,介紹他們來看,他會說,這是另外一種不同的新面貌、新局象,「最主要是新的文化的氣象,這文化的氣象才是重要。」

他說:「她(神韻)不但是正向,而且是一個非常清流的感受。因為現在很多搖滾,很多吶喊,對社會的批判,對社會的低俗,對人性的敵視,我覺得神韻是一個清流砥柱,非常重要的,展現的是一個非常崇高的理想。」

「音樂它是有聲的詩,藝術繪畫它是一個有畫面的樂曲,所以在藝術的領域來講,它是有共通性的。音樂它可以振奮人心之外,也可以表達人性善良那一面。所以對於樂曲來講,不管是歐洲的歌劇,或者是東方的民族風樂曲,他都是一個能使人精神還有感官方面提升的重要部份。」

神韻音樂對於專業領域是否有所啟發?于傳騏說:「當然有,對於我繪畫的格局,對於繪畫的氣氛,都有。我想對藝術創作來講,聲樂形象跟圖畫是共通的,源自於人對於美的導向,所以美的歷史、美的文化、美的感受,他都包含在那,都可以對於創作有新的啟發。」

來源: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