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銅錢,外圓內方,圓象徵天,為先天之智慧是經商之本;方象徵地,為個人修為以誠信立身。銅錢在市場上交易流通時,難以折毀象徵長壽,銅錢長時間使用不缺象徵道義,所以能夠長久。
「錢」也有泉的意思,具備了應有的智慧與修為後,做生意的時候「錢」就像泉水一樣源源不斷的湧進。

以德經商舍人以體面

清朝晉商喬致庸就能以德經商。他在太平天國時期集資到南方販茶,要把中斷的茶道恢復起來,這件事情有很大的危險性。

他帶人到南方把茶葉運回來,給集資人家送去茶葉。茶葉店老闆說:「給我稱一下這個茶葉,看夠不夠份量。」他的伙計稱量後高興地說:「老闆,每包是一斤二兩。」喬致庸每斤多給了二兩。老闆一聽特別高興說:「快,趕緊重新打包,變成一斤的!」

旁邊的老者就說:「完了,以後這個茶道全部都是喬致庸的了!」

有一年鬧災荒,有的人吃不上飯,就得要飯或接受施捨,窮人要飯是無所謂的了。稍微有點知識、有點身份的去要飯覺得沒有面子。喬家考慮到這些,就用蓋樓的方式救濟別人,搬一塊磚就管飯,不是要飯,是因為幫忙幹活了才吃的這個飯,給人留一個體面,多善良啊!

無尖不商的黃金法則

中國古代的秤,是十六兩制,分別以十六顆星作標識,前六兩是南斗星六顆,再七兩是北斗星七顆,最後三兩是福、祿、壽三星,南斗主生,北斗主死,福祿壽主福氣、財富和壽命。

也就表示稱量關乎生死,掌管福、祿、壽三顆星的神仙會監督商人的行為。商人如果少給人一兩,神仙就消減他們的福氣;少給人二兩,就減少俸祿;少給了三兩,就要折壽。所以古人在稱量的時候都會給顧客讓利,給出多的部份。

現在有一句話叫「無奸不商」,好像所有的商人都得「奸」。這是現在變異的詞,在古代不是這個「奸」字,古代的「尖」是冒尖的「尖」,所以叫「無尖不商」。

現在有一些商鋪、辦公室都供著武財神關公,或者文財神趙公明。文財神趙公明開始做的買賣是糧食,過去賣糧食的,是用斗和升的容器來稱量,斗是圓錐形的容器,升是圓柱形的容器。

古代人與人之間交換糧食用斗升來量,盛滿了東西用刮板一刮,平了就可以,不多不少,沒有刮板就用手心朝下一刮。有的人就奸,當手心往下邊使勁一點,給的份量就少點。厚道、寬厚的人,手背往上拱起這麼一點,手心虛一些,就會有冒尖的部份高出來,給的份量就多一些。趙公明賣糧食時每次都冒尖,這就是「無尖不商」的含義。冒尖的商人是厚道、誠信的好商人。

「無尖不商」是商人給顧客讓利的說法。商人口碑好了,生意自然能做大、做好。除了賣糧食,賣布的也有「足尺放三」的說法,在丈量到最後一尺的時候,再加放三寸。還有打油、打醋,商人也會最後再多添加一點給顧客。

所以,「無商不尖」的讓利行為,是古代商人做生意奉守的黃金法則,也是商人成功的秘訣。

天生我才必有用 千金散盡還復來

春秋戰國時越國人范蠡,字號陶朱公,是越王勾踐的謀士,他的《商訓》也稱《陶朱公商經》是中國古代的生意經,後人尊他為商祖,經營之神。

他花了二十多年的時間輔佐越王勾踐復國,功成之後,不要任何賞賜,空手離開,去了齊國。

在齊國,范蠡白手起家做生意,因為生意做得太好,被齊王招為相。但是他散盡家財,歸還相印又兩手空空地走了,舉家搬到了陶地。在這個地方,范蠡再次從零開始經營,19年的時間裏,他三次積攢了千金的財富,又三次把錢財都散了出去。

李白詩曰:「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講的就是范蠡的故事。但是在他眼裏,高官厚祿、家財萬貫都是隨手可拋的身外物,有捨才有得。

19世紀的韓國第一巨賈林尚沃,生前並未留下任何遺產,財產全數捐給了國家。西方的大富翁、大富豪大多都是大慈善家,賺到的錢都會幫助需要的人。

其實,財富就像泉水一樣是流動的,即使不以金錢的形式,也會變成其它福報回來的,是你的丟不了。

一次,范蠡經商資金周轉困難,向一富戶借了10萬錢。一年後,富戶帶著借據出門討債,包裹不慎掉到江中,借據和路費都沒了,於是投奔范蠡。即使沒有借據,范蠡不僅連本帶息歸還欠款,又額外送他路費。范蠡的仁信之名廣傳天下。在日後的經商中,各富戶願意主動送錢上門,幫范蠡渡過財政危機。

范蠡經商十分講究道德和道義,他十九年之中一再把財富分給窮人及較疏遠的兄弟,不為金錢所累。

為人慷慨 見義必為

清朝乾隆年間的糧商吳鵬翔,是休寧縣人,常年在漢陽做生意。有一年,吳鵬翔做胡椒生意,與人簽合同後買進了800斛胡椒。「斛」是古代容量單位,800斛大約是今天的8000公斤。

很快,收到貨後,吳鵬翔伙計發現這批胡椒有毒。這個消息傳到了賣家的耳中,賣家要求吳鵬翔退貨,並中止合同,同時將貨款退還。

吳鵬翔拒絕了賣家的請求,不僅沒有退還貨物、收回貨款,反而將有毒胡椒付之一炬,損失巨大。

有人問其原因,他說,如果賣家收回胡椒,一定會再次轉售,這樣將會坑害很多人,將有毒胡椒全部銷毀,就可以避免大規模中毒事件的發生。

在乾隆四十八至四十九年間,湖北大旱,大米的價格飛漲。剛好吳鵬翔從四川運來了數萬石大米,但他沒有趁機漲價,而是以低價銷售,幫助當地百姓度過難關。

他就是孔子說的君子吧!子曰:「君子去仁,惡乎成名?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

也就是說,君子如果離開了仁德,又怎能叫君子呢?君子時刻都不違背仁德,即使在最緊迫的時刻,也必須依照仁德做事,在顛沛流離的時候,也同樣如此。

當代仁義商人

古人講:「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不管做甚麼,都不能違背原則與道義」,這是做人的基本準則。反觀現今社會的亂象,人們為了錢可以無惡不做,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坑矇拐騙,甚至殺人放火,這和中國幾千年來的道德準則背道而馳。

然而,在大家都忙著追名逐利的今天,卻有一批逆流而上的仁商。明慧網上有一篇文章《上等辣椒粉帶出一群上等商人》,發表於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

文章的主人公是做辣椒粉批發生意的。修煉法輪功後,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做生意。他決定把最後一批沒有摻假的辣椒粉按成本價賣給商家後,改行去建築工地做小工,儘管是成本價可也比市場價高。

他把沒有摻假的辣椒粉拿到商場去批發。對經銷商說:「這辣椒是我的最後一批貨,一點假也沒有摻。因為我煉法輪功了,要做好人,講真善忍。所以沒有摻假。賣得比往日貴,給出我的油費與工時費就行。」經銷商是行家,當時就出了好價錢把貨買走了。

還沒有等他找到建築隊,經銷商又向他訂貨了。就這樣,他的辣椒粉生意就又做了起來,而且越做越好,錢賺的也越來越多。同行向他請教,他如實相告:「因為我煉法輪功了,要做好人,講真、善、忍,所以沒有摻假。雖賣得比往日貴,但是他們都願意要。」在他的帶動下,這些供應商也漸漸不做摻假的辣椒粉了。

市場上的辣椒零售商經常風趣地說:「嗬,李大師的法輪功厲害。他的徒弟做好人,不摻假,用上等辣椒粉帶出一群上等商人,把我們也改變了。」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羅永傑是法輪功修煉者,台灣房屋經紀人,做成一單新台幣八千多萬元的買賣,按照達成的約定,賣方付給二百多萬元中介服務費,買方付給五十萬。簽約當天賣方如數給付,買方則簽完約後藉口有急事隨即離開,五十萬未付一分。

事後公司責成永傑與買方洽談,買方自知理虧,塞給他二十萬元,要求永傑私自收下就好,永傑回去後將二十萬元全數交給公司處理,公司對買方背信和事後的惡質行為非常氣憤,打算對其提告,但永傑向公司反映:如果純為永傑個人利益提告,他並不主張,如果公司基於整體考量採取提告措施,他將全力配合據實作證。

公司權衡利弊得失後打消此意,這事隨後不了了之。永傑說:「該是我的跑不掉,不是我的也爭不來,也許是我欠他的這輩子還了,這很好,如果是他虧欠我了,在其它地方也會把我的損失補回來,錢財事小,最惋惜的是人品道德失去了,說甚麼都很難再找回來。」

永傑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只要設身處地多為對方著想,人間處處有芬芳。」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余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