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舉目眺望這深邃漆黑的天空,她暗暗地為黑子祈福,希望牠得到安寧和幸福。不僅是人類,如果連動物都能被愛心溫暖著,牠們也會變得友善、隨和……

– 那條黑狗很好看哦,樣子也很不錯啊!

– 一看就知道很兇了。牠專門坐在門前咬過路人的。

– 那為什麼不把牠鎖起來呢?

– 這條狗很兇,哪兒能碰牠一根毫毛呢?不知道牠咬了多少人!

– 這樣啊!難辦啦!為什麼不把牠給燉了不就完事了啊?

– 你不知道,牠很精明的,一直不讓別人靠近。

聽到兩個保安的對話,小兒不知不覺中向在辦公室門前打瞌睡的小狗黑子望去。

小兒從外地來,剛到這個辦公室工作沒幾天。不知何故,只要是狗,不管牠是瘦是肥,是黑是白,是好看還是難看,小兒都覺得牠們很親切可愛。剛走進公司門口,小兒就注意到三條狗,兩條黑黑的和一條像虎皮一樣有斑紋的狗,牠們都很兇,也對人懷有敵意。

尤其是剛才兩個保安說的黑子,牠一眼就吸引住小兒的眼球。要承認牠很「帥氣」,也很有「風采」。眼珠黑溜溜的,好像從天空上摘下來的星星。牠的毛漆黑,像絨毛一樣柔軟,四條腿很健壯,身軀結實、豐潤,只少了「六塊腹肌」。

小兒心想:「難怪那兩位狗狗姑娘對牠那麼殷勤,又舔又咬虱子。黑子也明白兩個狗姑娘對他的心意,所以很得意。那時候,黑子的雙眼迷離,顯得很舒服。」

三條狗(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CC0 Creative Commons

三條狗用冷漠的眼神看著小兒,就像看著走進這家公司的其他人。當看到小兒目光炯炯,雙手向她們揮動並溫柔地叫道:「黑子過來,讓姐姐抱一下。」,牠們的眼神突然失神。

當然,牠們不稀罕小兒的舉動,冷漠地搖著尾巴走去。幾個保安看到這種情況都嘰嘰喳喳著。小兒看到三條狗的背影,淡淡的笑著。

黑子任意縱橫,在工業區裡「稱霸」。

黑子心想:「人類不會對我們犬類好。如果我不在這守夜、抓老鼠,恐怕他們早就把我當盤中菜了。上次還有幾個小偷想誘我上鉤,我深知你們的壞主意。」

在工業區的公司門口,下班時,人們經常看到一條黑狗的身影。有時候,路人會大喊起來。原來只要是黑子看不高興的人,黑子就會拼命地追著他,就像要把他生吞似的。

年輕人很生氣,反而把黑子追到公司門口。但牠本性難移,好像看到人們恐懼的表現讓牠覺得很好玩似的。

每當有人進公司交貨,保安們又要注意到黑子。但牠還是偷咬了好幾個人,有越南人,也有外國人。還有人被咬之後要去打針才放心,但從未有人過去教訓黑子一頓。

黑子偶爾很狼狽地回到公司,都是被工業區裡其他公司的狗圍剿。有時候被咬破了皮,滲出血來,但牠死性不改。在整個工業區內,他任意縱橫,在此「稱霸」。

自從小兒到這裡來,人們看到黑子已經有所改變。

不管黑子冷漠地不理她,小兒天天都親密地叫著黑子和另外兩個狗姑娘。那是牠們從未看到的事情,因為小兒跟公司裡的所有人不一樣。以前只看見牠們的飯盆很髒,到吃飯的時候,只要聽到鏗鏗的聲音,三條狗都馬上過來。

但小兒不那麼做。黑子從牠們的飯盆裡開始感受到小兒給牠們的溫暖和真摯的感情。每天下班後,小兒都把盆子帶出來擦洗乾淨。別人問原因,小兒只笑著說:「家裡乾淨就會很清爽,碗盤乾淨飯就會好吃。牠也像我們人類一樣!」

現在黑子已經習慣了小兒親密的聲音。吃飯時,她都叫牠們「黑子、小黃回來吃飯!」。三條狗撲到盆子邊爭著吃。小兒只坐在旁邊看著牠們吃得津津有味而微笑。

偶爾有塊好吃的骨頭,她都分成三份,叫三條狗過來分配。牠們慢慢習慣了小兒的出現,並對她產生好感。公司的一件天大的事情發生:小兒是黑子讓靠近她的第一個人。但不管怎樣,牠還是比較警惕的。

小兒是黑子讓靠近她的第一個人。但不管怎樣,牠還是比較警惕的(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CC0 Creative Commons

「兇猛小霸王」心甘情願兩年內連續護送小姑娘回家

小兒在離那兒不遠的一個貧窮的村莊裡租房,村莊離公司大概一公里。她經常在公司吃三頓飯,還加夜班,很晚的時候才回家。自從跟小兒處得很好,只要她走出公司,黑子就跑過來。小兒走一步,牠就跟着一步。工業區很少人往來,晚上女孩子們都不敢一個人回去因為怕被年輕人輕薄。

小兒最怕的是連接工業區和小村子的那段鄉村小路。路上偏僻、寥落又黑洞洞的,連一盞路燈都沒有。這裡的居民也很稀少,到了晚上八、九點,路上就幾乎沒有人了。小兒孤身一人,在村子裡除了房東伯伯以外,誰都不認識,有時候也覺得不寒而慄。

奇怪的是,黑子好像很懂這裡的地形,也想報答小兒的一片真心。牠一天不差地跟著小兒回到村莊裡。

有時候牠在前面帶路,有時候在後面斷後。小兒在村莊裡住了兩年的時間,人們也習慣了一個女孩子和一條狗前前後後的背影。除非黑子「有事出差」,小兒才要一個人回家。但這種事也很少的,因此兩年來,沒有一個男的在小兒回家的路上敢調戲她。

黑子通常只把小兒送到村子市集前那條黑呼呼的鄉村小路,有燈光和人們來往就跑去東張西望了。偶爾牠把小兒送到房門前才轉身回去。高興時,黑子跟她走進房裡,躺在地上睡到天亮才回公司。

兩年後,公司給員工們修建了院內宿舍,小兒也搬了進來。從此,人們也不再看到黑子在工業區裡給小姑娘帶路了。

「霸王」從良因為相信一個小姑娘真誠的感情

慢慢地,小兒可以把黑子抱進懷裡了。她撫摸著黑子,跟牠低聲說道:「黑子啊,你那樣追著她們,她們非常害怕的,如果騎車不穩就會摔倒,很可憐的。她們還要照顧家人呢。你追著他們,如果遇到厲害的人,他又追趕你、打你。我不想看到那一幕的,我只想你們快快樂樂地跟我在一起。」

黑子伸出灰色的舌頭來呼吸,顯得很舒服,牠眨著眼睛看小兒,好像明白了她在說的話。

從此,在工業區裡,人們不再看見黑子兇猛地追著想咬人了。牠只在辦公室門前打瞌睡或者在廠房裡躺著。牠的眼神比以前也溫順多了。牠不再對人們有敵意了,在牠心裡,對人的信賴也慢慢回來了。

但一天晚上,不知道黑子跑到哪裡去,等了很久都沒見牠回來。小兒不停地叫著黑子!黑子!人們不知道黑子出了什麼事,只知道黑子從此沒有回到公司來了。

人們不知道黑子出了什麼事,只知道黑子從此沒有回到公司裡了(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CC0 Creative Commons

小兒舉目眺望這深邃漆黑的天空,她暗暗地為黑子祈福,希望牠得到安寧和幸福。不僅是人類,如果連動物都能被愛心溫暖著,牠們也會變得友善、隨和。當失去了對人的信賴才讓牠們變成兇猛、可怕。

小兒希望有一天,在越南的所有貓和狗也像在台灣和新加坡的同類一樣命好。那些地方,人們看到遊盪的胖狗在路邊曬太陽,陌生人來到身邊也懶懶地抬頭看。

在那裡,人們經常看到像「北京烤鴨」一樣肥嫩的貓貓在百貨店貨架後雙眼迷離地躲著。一有人來撫摸,牠們就撲進懷裡發嗲。那些地方,貓和狗不必日夜擔心自己的性命,害怕自己的主人或偷狗賊。在那些地方,牠們對人有真正的信賴並把人們視為最好的朋友。

 (責任編輯:玉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