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拿着詩人阮輝黃的3顆糖,盲人預言家萬加靜靜感受他傳進糖裡的能量,對他失蹤多年的女孩說出預言。這可能是這位20世紀著名先知者的最後一次預言。            

那是1996年8月11日,在對失蹤越南女孩子命運說出預言後,萬加就駕鶴歸仙了。

誰聽到有關阮輝黃之女——瓊娥                 

13歲失蹤不免讓人覺得心酸。更讓人心痛的是,20年來,輝黃沒有一天對尋找女兒一事灰心過。他在廣闊而遼遠的俄國每一條巷子、每一個街頭,甚至世界上許多地方都找遍了,希望能根據巴巴·萬加的預言來找出女兒。

(圖片來源:圖片由阮輝黃詩人授權)

「我女兒失蹤的事情就是命運,我相信萬加先知者的預言也就是我的命運,我還在等待,沒有一天灰心過……」阮輝黃推心置腹地說。

命運的出行

瓊娥13歲那年夏天,阮輝黃得知女兒學習成績很好便兌現承諾,帶她去旅遊。但那時候,他們夫妻還要趕着準備資料參加博士答辯會。聽到一對夫妻朋友打算去索契海洋城市旅遊,他讓孩子跟著這對夫妻倆同去。他沒想到的是,他生命中的黑洞就從那次旅行開始……

在莫斯科,正在被博士論文答辯的事情纏得頭昏腦漲,阮輝黃接到朋友夫妻的電話說他的女兒失蹤了。當天下午,他們倆下海游泳,瓊娥在沙灘上跟一個俄國女人說話。他們上來的時候,女孩子不見了……

接到那通電話後,阮輝黃往索契跑了2000公里路去尋找瓊娥。剛開始,白天他在所有的地方找女兒,夜晚,他在海濱望着大海。他廢寢忘食,根本忘了注意到自己。當在路邊商店的鏡子看到自己返照的影子,他才發現自己頭髮都白了。

他們夫妻在索契租了一間房勉強度日,6個月來一直尋找女兒。那個時候,阮輝黃的故事震撼了整個俄國。索契海域每天都有船隻來往,在海裡尋找女孩。人們猜測她可能被海浪捲走或者被綁架了。

但憑着神聖的信念,他一直相信女兒還活着,現在身在某處,並總有重逢的一天。他和妻子放棄了自己所有的前途,留在俄國尋找女兒。俄國所有的省市他都找遍了,還請越南朋友和其他國家的朋友幫忙,在歐洲、亞洲等俄國的鄰近國家打聽消息。

阮輝黃說:「我們留下來就得面對謀生問題。我不會做買賣,只會寫文章和對外發表。有一次,我也在一個越南人開的公司做文書工作,但收入很低,所以回到文章的事業來。以前在羅蒙諾索夫大學當科學雜誌兼職以前,還有房子住,但後來這種制度改變了,我們夫妻要到外面租房找女兒。」

「我已經盡自己的努力,奔波四方,祈求所有的人,也認命承受艱苦的生活,歷經難以言喻的無窮苦楚。當一切不在自己掌握,我只得聽天由命,把自己疼愛女兒的心掛在希望的釘子上。俄國冬天的夜晚好像無盡地長。」

「從下午5點,天慢慢變黑了,路燈已開了;到上午9點,路燈才關掉,景物在冰冷的空氣中瀰漫顯現出來,白天的陽光微茫如霜。有不少冬天的夜晚,我在窗戶前站了幾個小時,披上一條薄薄的被子,看着漫天雪花,總希望有一種神奇的力量能把女兒帶回我的身邊……

詩句讓他寄託自己的感情,寬解了他痛徹心扉的痛苦:

「爸爸不嫉妒別人

我們家薄福所以才會如此

我不夢想圓滿、足夠

我認這苦命,等待能再看到你的那一天」

還有:

「在漫天的細雨中

有誰的聲音在呼喚,還是歲月之聲

回來的路上很遙遠、孤獨

冬天傍晚,獨行的腳步很疲憊」

或者:

「九月份的初雨開始冷了

風也轉向,讓樹枝也偏轉

冰雪就會浮蓋在孤寂的河面上

在遼闊的俄國,你在何方?」

瓊娥——阮輝黃詩人之女(图片来源:圖片由阮輝黃詩人授權)

他一直在無望中苦苦的尋找,直到有機會知道在遙遠的保加利亞,有位失明的先知者巴巴·萬加,她的預言給了他堅定的信念。

失明的先知者播下希望的種子

1996年,他的一個老同學–保加利亞索菲亞綜合大學副校長,到俄國羅蒙諾索夫大學讀博士。這個朋友同時也是萬加助理的好朋友。得知他的故事後,他覺得阮輝黃的故事太傷心,也太感人,所以請萬加的助理把這個故事傳達給萬加。

阮輝黃說,他聽了很多有關這位有名先知者的故事。她能對人的命運說出預言,但能與她相見是不敢想像的事情。阮輝黃說,萬加的生命中有很多神秘的事情。

萬加於1911年出生,在保加利亞彼得里奇的一個偏僻村子科爾朱特生活。

12歲時,萬加被一陣狂風捲走之後,失去了自己的視力。人們在塵土和石頭裡找到一個小姑娘,她在裡頭奄奄一息,眼眶都被塞滿了沙土。萬加從此與黑暗作伴。16歲那年,她第一次說出預言,但是萬加的先知能力直到30歲才達到最高境界。

她準確預言了911事件、2004年在印度洋的海嘯、俄國著名庫爾斯克核潛艇災難、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當然,有些預言沒有成為現實,但這麼多準確的預言,並在幾十年前就說出,足以震驚任何「邏輯大師」。

見證這些事情,我們不得不佩服人體玄妙的潛能,在一些領域上,到現在還有無數現代科學尚未能解釋的事情。

萬加以及她值得驚訝的預言  (圖片淶源:Pixabay/CC0 Creative Commons;Wikipedia/CC BY-SA 3.0; 美麗日報合成)

阮輝黃相信她非同常人的能力,並相信她能預知瓊娥的命運。當時,只有國家元首才有機會跟萬加見面。但聽到阮輝黃夫婦的故事,萬加已經同意約見他們一次。

當時,越南人從俄國到其他國家非常難,阮輝黃夫婦要用盡辦法才能申請到去保加利亞的簽證。但到了機場的出關口,他才發現保加利亞的使館人員忘了在他們的簽證上蓋章。

又一次,他相信緣分,他沒有緣分與萬加相見。從機場回到家裡,他覺得非常無力。回家的那條路上穿過偏僻的森林,阮輝黃覺得自己的腳步和心裡格外沉重……

通過三塊糖找女兒

看到朋友心痛不已,阮輝黃的保加利亞朋友又一次請求萬加。先知者同意通過物品幫他找女兒。根據萬加的指引,阮輝黃拿3顆方糖(白糖壓成方塊,用來喝咖啡的哪一種)放進自己的手掌心裡。

萬加先知者 (圖片來源:Wikipedia/CC BY-SA 3.0)

萬加囑咐:「父親要把能量傳到那幾顆糖。」

記住先知者的話,當把3顆糖放在手裡時,阮輝黃用另外一隻手罩在上面,靜靜地傳能量。當手掌心變熱了,他把3顆糖放進一個玻璃瓶子裡,用封口封住。

他的保加利亞朋友也提醒他,應該送萬加一條圍巾和一個俄羅斯的娃娃。萬加非常喜歡俄羅斯的圍巾,那種圍巾生產自擁有300年歷史專製手工圍巾的俄國小村子裡。阮輝黃已經找到那個村子,並選出一個合意的圍巾送給萬加。

之後他把放糖的瓶子和兩個禮物寄到索菲亞。從索菲亞到萬加生活的村子還有200公里。他的保加利亞朋友又幫他交到萬加手裡。

收到阮輝黃寄來的3顆糖,萬加放進自己的手裡,握住之後深深地感受阮先生傳到裡面的能量。一般來說,當要為一個人預知命運時,如果那個人直接來,萬加經常點蠟燭,從那人身上直接感受能量。但是當萬加把阮輝黃寄來的3顆糖放在手裡,她靜靜地坐了一會,開始預知。她說的話都被助理記下來,後來寄給阮輝黃。

萬加的心裡明明說道:「我不能告訴你,你會怎樣找到你的女兒,但是她還活着。你們夫妻會在俄國跟她重逢。」

萬加收下了圍巾,卻把娃娃寄了回去,當做瓊娥日後回來時送給她的禮物。

阮輝黃家庭,瓊娥在最左邊  (圖片來源:圖片由阮輝黃詩人授權)

根據那位保加利亞朋友表示,當時萬加因為年紀大,所以身體很弱了。在為瓊娥預知命運後,她就去世了。那個保加利亞朋友說,那應該是失明先知者的最後一次預言。

一直等待

自從知道萬加去世後,阮輝黃一直希望有一天當他走在路上,他的女兒就像在童話故事裡出現在他面前。他相信自己的命運有上天安排,就連失蹤的女兒也是命運所在,他也相信萬加的預言。他一直等待,從未灰心過。因為他對女兒有無限的愛,所以他還是抱著希望,另外,他也對具有超能力的萬加的預言非常信賴。

阮輝黃詩人在Facebook上註冊了「尋找阮輝黃詩人的女兒」一個頁面。各位如果有任何有關他女兒的消息,請通過這個社交網站通知他。祝他們一家人早日團聚。

(責任編輯:紅蓮)